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1章 噎住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清波眼巴巴的看着自己。

    她收回丝线,面上稍稍缓和了些,对着清波说道:“修士本可以以灵力修复自身伤势,而夫人却因为丹田破碎,只能靠外力。而她身体因伤衰竭,连药物的灵气都承受不住。夫人能维持生机这么久,师叔真是费心了。”

    听到容娴将妻子的情况一字不错的说出来,清波激动的问:“师侄可有法儿治?”

    容娴垂眸掩去了眼底的流光,曾水这点伤势木灵珠内的灵气转上一圈便完好无损了,但她不愿意暴露自己,也不愿曾水很快好起来。

    她好不容易有了借口来到紫薇城,计划都没有实施呢。

    所有念头不过是转瞬间罢了,容娴装模作样道:“可以治,但耗时不短。”

    清波这会儿哪管的上耗时啊,能治就是最大的好消息了。

    他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师侄尽管治,有需要的东西我会亲手准备。”

    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差几个月了。

    容娴颔首,从药箱中拿出银针,针上灵力闪烁,她飞快将银针刺进嬴水体内。

    等待了片刻后,才一根根将银针拔了下来。

    “这样就行吗?”清波在一旁询问道。

    容娴将银针一根根放好,似是无意间将一根银针掉在了冰层上,很快便被寒冰冻结。

    清波此时全身心的都在妻子身上,并没有发现这一幕。

    容娴将银针放进药箱后,肯定的说:“这样就行,我先为夫人调理身体机能,急不得。”

    她装模作样地拢了拢披风,假惺惺的轻咳了两声。

    虽然她修为被剑帝精血封印住,但也能强行动用一丝灵力。外表虽与普通人无异,但强大的灵力也会自动护主,这点冷气她还真没看在眼里。

    不过‘容大夫’术法不精,还在普通人范畴内,当然要多注意些了。

    清波也意识到以容娴的废柴体质再在这里待下去肯定会出事的,好不容易有一个能治好妻子的人,若妻子没好她先倒了,那也是倒霉了。

    清波连忙将人带了出去,并准备了一条火狐披风,下次容娴再进冰室时能好受一些。

    回到房间后,容娴敲定了治疗曾水的计划便走到桌前。

    她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纸,她的动作轻巧而优雅,目光看似温柔,但眼底却平静无波,总给人一种好似被寒冰封住一般。

    不一会儿,小巧的纸鹤便在手中形成。

    她指尖弹出一抹灵光击在纸鹤身上,诡异的是手中那纸鹤竟然动了动。

    那双被容娴亲手折出来的翅膀扇了扇,脑袋亲昵的蹭了蹭容娴的手心,展翅飞向虚空。

    而此时,云游风跟着查到的零星线索来到了北州。

    追着那群踪迹可疑的人来到北州后,云游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被调虎离山了。

    他用力拍了下脑门儿,响亮的声音让人忍不住发笑。

    天色已晚,他只能在这片树林里将就一晚了。

    生好火后,云游风抱着刀靠在树上坐好,心里总是不得劲。

    那些人绝对是紫薇城的人没错了,但这些人引开他到底想干什么,别是想对容娴出手吧。

    若容娴在这段时间里出了什么事情,他哪还有脸面去见三娘,见不到三娘就喝不到美酒,人生也会无趣的很。

    深夜,刚才还熟睡的云游风睁开眼睛,眸光清亮犀利,完全看不出他刚才已经睡着了。

    站起身循着那若有似无的闷哼声而去,借助昏暗的月光,他看到靠在树上眉宇间一抹朱砂如仙般的青年额上满是冷汗,好似承受了巨大的痛楚。

    难道是受伤了?

    云游风将手里的丹药一股脑的塞进青年的嘴里,眼看青年还痛的厉害,他又掏出一个瓷瓶准备继续塞,却不料手被紧紧扣住了。

    沈久留费劲全力拉住来人的手,断断续续道:“多、多谢兄台,不用丹药了,这是老毛病了,天亮、就好了。”所以别塞丹药了,他被噎住了-_-||

    看了眼天上的月牙,沈久留垂眸默默地忍受着,从每月月圆之夜的噬心之痛到每三天复发一次,而他出了圣山后居然成了两天一次,这其中的变化到底代表了什么?

    “麻烦兄、兄台了。”沈久留白着唇说道。

    云游风却不敢真由这人这么疼着,他看了看四周荒凉的环境,一把扛起没有反抗力的青年飞快的朝着紫薇城而去,边走边说:“我不知道你怎么了,但看你的模样很痛苦,我认识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我带你去找她。”

    大夫?他这可不是病,大夫哪能治得好,不过这人一片好心却让他觉得温暖。

    “她叫容娴,你应该听过的。她在外面行医八年,救了无数的人,基本上大家都知道容大夫这个名号。”云游风继续道。

    他也没计较背上的人不回应他,这段时间一直都是一个人在赶路赶路的,他都快憋坏了。好不容易有一个人跟他在一起,当然是可劲儿的唠叨了。

    沈久留意识模模糊糊间听见容娴这个名字,下意识叫了声‘小娴’,可因他声音太过弱小,直接被云游风忽视过去了。

    时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血色的梦境中,但这次却不是凄惨的哀嚎,反而是小孩儿被鸟追着啄的场面。

    这场景看上去格外的好笑,他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郁修,你现在飞不到树上去,以后一定可以的,你一定会很厉害的。”

    熟悉的让他想要落泪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他回头看去,只见女孩弯着一双凤眸笑吟吟的鼓励着小男孩儿。

    他看着那女孩儿,轻声问道:“你是谁?”

    女孩儿没有答话,只是目光清澈的看着身边的男孩儿。

    他上前一步刚想问问这女孩儿是谁,却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兄台,你终于醒了,这会儿还难受吗?”云游风关心的询问道。

    他很担心容娴,本来急着赶到紫薇城,但看着这青年却鬼使神差的带在身边了。

    若是别人这么拖累着,他早就扔下托付给别人了。

    但这个青年却不一样,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之感。

    云游风觉得有些不妙,因为上一个给他这种感觉得正是他的苦主,容娴。

    尽管脑中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强,但云游风还是没有将人扔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