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 相见
    ,精彩小说免费!

    时间缓缓过去,容娴神色忽然一动,放下医书,换上绿裙外罩纱衣,背着药箱就朝外走去。

    门口,婢女看到她这副姿态没有任何意外,这七天容大夫每每为夫人诊治完后都会出府为其他人看诊,城主也默认了此事。

    “容大夫这次也不用人跟着吗?”婢女习惯性的问了一句。

    容娴摇头拒绝:“不用了,我是去看病,又不是去游玩。”

    婢女恭敬的退到一边没有再阻拦她。

    容娴走出城主府后,路边的百姓都热情的朝着她打招呼,容娴也面带笑容回应了每一个人。

    直到走到僻静处,她脚步微顿,阴影处的曲浪低声说道:“大人,沈久留这几天一直暗中跟着您。”

    容娴摆摆手,曲浪会意退下,她烟波一闪,眼底带着暖暖的笑意朝着这片贫居而来。

    路口衣着破旧却意外干净的小孩儿大老远的看到容娴出现,惊喜的喊道:“容大夫,您来了啊。”

    话音落下,从墙下小洞、从树上、从大石后冒出一个个小孩儿,全都围着容娴叽叽喳喳的说话。

    “容大夫,我娘在家熬了鸡汤,您中午去我家吃饭吧。”

    “我娘也熬了鸡汤,还炸了螃蟹,可香可脆了,容大夫,您去我家吧。”

    “容大夫才不吃肉呢,容大夫说她食素,我会下面条,容大夫去我家吃吧。”

    “我姐也炒了好几样菜,都没有肉的,容大夫去我家吧。”

    容娴无奈扶额,她摸摸几个小孩儿的脑袋,温声道:“今天我要去给小茹的娘看病,可能来不及吃饭,你们一个个都乖,家里有香喷喷的饭菜就赶紧吃,一个个吃饱饱的才不会生病。”

    小茹拉起弟弟的手,歉意的对着容娴道:“容大夫快请,我娘已经等候许久了。”

    容娴朝着几个孩子安抚的笑了笑,跟着小茹朝着那破破烂烂的院子而去,边走边问:“你娘精神如何?”

    小茹脸上带着几分喜色说:“娘听说容大夫要来,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今天已经能坐起来了。”

    容娴神色满是欣慰,她走进房间后,也没有嫌弃屋子的阴暗潮湿,直接坐在床边对着睁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妇人道:“嫂嫂看上去确实精神了很多。”

    妇人感激的笑了笑,哑声说道:“都是容大夫妙手回春。”

    容娴替她把了把脉,从药箱拿出银针,双手飞快的将针扎在了她的身上,又拿出一粒补气的丹药让妇人吃下,这才慢条斯理的拔下银针:“没事儿了,以后凡是想开些,别憋闷在心里。嫂嫂之前是身体虚弱,这两天我为你调养了下,下午便试着下床走动走动,多走走身体也好的快。”

    妇人高兴的说:“好好好,都听大夫的,谢谢容大夫,要是没有您,我可能已经抛下一双儿女撒手人寰了。”

    容娴手一顿,将药瓶放在她手里,温声说道:“嫂嫂怎么说这样的丧气话,你要是去了,让小茹和小乐怎么办?放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这瓶药每天温水吞服一粒,不出十日就完全康复了。”

    妇人常年苍白的脸上因为激动漫上了一层红晕,她又一次感谢了容娴后,再三的请求容娴留下来吃顿饭再走。

    容大夫为她看病不收诊费,连药费都不收,这让她心底过不去的同时也满是感叹。

    世上还是好人多啊,希望上天保佑容大夫这样的好人一辈子平平安安,长命百岁。

    小茹将人送到门口后,不舍的问:“容大夫,您真的不在我家吃顿饭再走吗?”

    容娴背着药箱,笑容柔婉:“不了,我还要赶去你李爷爷家呢,小茹乖,在家里好好照顾你娘,下午扶着她在院子里多走走,屋子里潮湿的被褥多晒晒,以后就不会老是生病了。”

    “嗯。”小茹乖乖的应了。

    容娴这才放心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来到了这位李姓老人的家里。

    老人跟他孙子相依为命,一直以卖茶为生,前些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被人发现抬回来时已经不能动弹了,家里穷也没有钱请大夫,只能一直瘫在床上。

    容娴银针刺穴,为他疏通了筋脉后,手中灵力闪烁,飞快的在老人身上点了几下,将伤处的筋骨打断重新接好,又快速的拿出续命丹塞进老人嘴里。

    感受到他气息的平稳,这才松了口气。

    “容大夫,我爷爷没事了吗?”之前说他会下面条的小孩儿紧张兮兮的看着床上熟睡的爷爷问道。

    容娴拿出一个瓷瓶交给他,说:“别担心,你爷爷不会有事的。这里面的药都是补身体的,每天给你爷爷吃一粒,他很快就能带着你再去卖茶叶了。”

    木木开心的接过瓷瓶,仰头说道:“容大夫,这会儿都中午了,我给你下碗面条吧。”

    容娴整理着下药箱,委婉拒绝:“我要去给别人看病,还要回去补充药材,你在家好好照顾你爷爷,他一会儿就应该醒了。”

    木木十分懂事的说:“嗯,我会的。”

    容娴站起身背起药箱朝着外面走去,刚刚走出小院,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眼里飞快掠过一道幽光,扶着路上的树身形晃了晃。

    她脸色有些苍白,靠在树上掩唇咳嗽了许久。

    ‘轰隆’一声雷响,容娴抬头看去,乌云聚集,马上就要下雨了。

    她没有动弹,好似全然不在意,紧闭着双目靠在树上好似睡着了,那眉宇间的倦怠疲惫格外让人心疼。

    ‘轰隆’

    一声雷响,大雨倾盆而下。

    一把油纸伞突兀的出现,遮住了大雨。

    容娴嘴角隐秘的翘了翘,她睁开眼睛看去,大雨中,青年白衣纤尘不染,周身萦绕着清冷的气息,一双清亮的眸子干净的紧。眉宇间一抹朱砂耀眼惑人,在雨幕之下,他就好像从天而降的仙,又像是雨中的妖精。

    他与小时候完全不同了,小时候调皮捣蛋,坐下来就好似浑身长虫子一样难受,如今整个人却沉稳了下来,气质清绝,冷然孤寂,淡漠脱俗。

    容娴嘴角动了动,声音轻若蚊闻:“……郁修。”

    轰隆一声雷响巧合地将她的声音盖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