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4章 小娴
    ,精彩小说免费!

    二人对视许久,沈久留努力忽视掉心底那一丝熟悉感,疑惑的问:“你刚才说什么?”

    刚才这人声音太小又被雷声盖过去,他没听清楚。

    容娴沉默了片刻,张嘴想要唤他。

    “容大夫。”沈久留刚好出声,让她的话咽了下去。

    听到这声‘容大夫’,容娴眼里划过一丝诧异,试探道:“我是容娴。”

    青年微微颔首:“嗯,容大夫。”

    容娴眸光一闪,看着青年许久,终于确定了这人是完完全全将自己给忘了。

    没想到分别十三载,却相逢不识。

    她叹息道:“是我。”

    女子眼里的失望似乎太过明显,沈久留心里微微刺痛了下,他闹不清这突如其来的情绪是什么,只能装作不在意的说:“是游风让我来找你的。”

    容娴站直身体,声音恢复了以往的温柔,似乎刚才的失态完全不存在:“原来是游风。”

    她面带感激的说:“劳烦少侠跑一趟了,不知少侠名讳?”

    沈久留轻声说道:“沈久留。”

    “沈久留吗?”容娴将这个名字在嘴边绕了一圈,喃喃道。

    连名字都变了,也许这人并不是单单忘了她,而是将整个石桥涧全都忘记了。

    沈久留撑着伞,看着女子苍白的脸色,心底莫名泛起淡淡的怜惜:“容大夫,这大雨一时半会儿可能停不下来,我先送你回去吧。”

    容娴看了他一眼,欣然点头。

    两人撑着一把伞,在雨中并肩而行,前往城主府。

    “少侠如何与游风相识的?”容娴开口问道,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寂。

    沈久留也没有任何隐瞒:“我们在东州外相识,当时我身体不适,是游风救了我。”

    容娴颔首表示了解,她轻步慢行,星星点点的雨水打在她的脸上,冰凉的感觉格外明显,她这才想起自己此时‘病弱’的人设,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

    沈久留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走到容娴的身侧为他挡去冷风:“容大夫,你的身体更重要,只要你身体康健,才能救更多人。”

    他一直想知道容娴是什么样的,因而在来到紫薇城后也没有急着去见她,反而守在暗处,每每在容娴出门看病才会跟在暗处。

    至于城主府中的侍卫,修为低下,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只能远远守着了。

    他来到紫薇城三天,跟了容娴三天。

    这人果真像传说中的一样,仁心仁术,至纯至善。

    她善良而聪慧,温柔而慈爱,好像上天将世间所有美好的品质都放在了她身上,不管面对的病人是富商还是豪强,是卑贱还是高贵,在她眼中都一视同仁。

    脾气再暴躁的病人、性格再难缠的家属在她面前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了下来,即便他们态度再不友好,容娴也从未发过脾气,温柔如初。

    这样一个人,在治病的时候总是顾不上自己身体,就如同刚才为那位老人看病,明明自己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还非要勉强。

    看到她虚弱的靠在树上咳得撕心裂肺,沈久留心脏蓦然一痛,那一瞬间,他差点冲出来将人带走。

    沈久留被自己的脑补感动的在心里哭成狗,而容娴听出他语气中的担忧,眉眼弯弯,嘴角的浅笑柔和而温暖,似乎一丁点儿的善意就让她很满足:“多谢少侠关心,以后我会注意的。”

    “沈久留。”沈久留忽然道。

    容娴疑惑的看着他,半晌后才反应过来,嘴角的笑意加深,轻声叫道:“久留。”

    明明是两个平凡的字眼,却在雨声下给人一种缱绻温柔的意味。

    沈久留耳根一红,不知为何,他的名字由容大夫叫出来,莫名让他脸红心跳。

    “久留也别叫我容大夫了,太这么见外。”她弯眸一笑,眼里好像容纳了漫天的月辉。

    这双弯弯的凤眸温柔的注释沈久留,沈久留像是受到蛊惑一样,脱口而出:“小娴。”

    容娴嘴角微翘,笑吟吟的应道:“嗯。”

    她的目光从沈久留脖间扫过,能清晰的感受到两个石娃娃的禁制,十几年了,即使是失去记忆,他依旧会保护好自己送给他的东西。

    容娴脸上的神色好似带着些许羞怯,假惺惺道:“明明才刚认识,我却没有任何矜持的交换了我们的名字。久留,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轻浮?”

    沈久留连忙摇摇头,明明看上去那么清冷的一个人,此时却像个毛头小子在心爱的人面前一样手足无措:“不、不会,容、小娴一点儿都不轻浮,事实上,我从第一次你时,我就想这么叫你了……”

    说完后,他猛地呆住了,好像一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容娴忍俊不禁,看着近在咫尺的城主府,停下脚步,歪歪脑袋问:“久留可要与我一起住在城主府?”

    沈久留眼神游离了一瞬,拒绝道:“不了,我在外面有住处,天气寒冷,你快回去吧。”

    小娴身体弱,还有些咳嗽,最好不要再受凉。

    而且紫薇城主还有些问题,他没忘记游风说过小娴是被紫薇城主抓来的,且每次小娴出门暗中总有人跟随。

    他还是留在外面以防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容娴也没有勉强,她看着沈久留,眼里有着化不开的真诚:“能认识久留,我很开心。”

    容娴就是有这样的本事,只要她愿意,就能让任何人感受到她发自内心的真挚,让人忍不住去动容。

    沈久留清冷的眉眼此时柔和的不像话,他将伞递给女子,淡漠的声线染上了丝丝暖意:“我也一样。”

    这个拥有一颗柔软内心的女子,让人忍不住去佩服,去追逐。

    容娴笑了笑,接过伞缓步走进了府内。

    这人已经到了她面前,十三年已经等过了,不在乎这朝夕了。

    沈久留站在原地许久,直到那道身影再也看不见了,才转身离去。

    人的缘分就是这么奇妙,有些人相处十几年依旧清清淡淡,有些人只见第一面便忍不住牵肠挂肚。

    容娴刚刚进府,清波便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第一句话便是:“师侄,我听说你今天在外面认识了一个新朋友?”

    容娴将药箱交给婢女带回房间,弯起的眸子看起来十分愉悦:“是啊,改天有时间我带师叔见见他,那是一个很可爱的朋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