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章 慕艾(客户端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这让他在梦境中忍不住笑出来的曲子,熟悉而动听。

    沈久留的目光看向破庙外,紫裙薄纱的女子好似察觉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他醒了过来,朝着他莞尔一笑。

    瞬间,沈久留便觉得心口溢满了幸福温暖的情感,好似某种巨大的空洞在这时被填平了,那种满足是什么都比不上的。

    他缓缓地,也扬起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

    “这首曲子是叫顽童吗?”沈久留轻声问道。

    容娴讶然的看着他,清澈的凤眸里复杂的让沈久留完全看不懂。

    半晌后,容娴才轻声说道:“嗯,叫顽童,是我送给一个儿时玩伴的曲子。”

    她犹豫了下,那双清澈的凤眸里带着些许期冀,小心翼翼的问:“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

    她心底闪过一丝怀疑,难道沈久留恢复了记忆?

    沈久留皱了皱眉,除了那双干净的凤眸,他依旧记不住梦中人的模样。

    沈久留无奈道:“听出来的,曲子很可爱,就像顽童一样。”

    他隐隐意识到,容娴便是他梦中那个他怎么都记不住容貌的女孩儿。

    他们很可能属于同族!

    敌人还在暗中窥伺,若那些人知道郁族除了他还有小娴也活着,小娴一定很危险。

    她不像自己这样修为高深,一旦遭遇危险恐怕只能束手就擒了。

    再等等,等他想起一切,等他确定了凶手……

    容娴知道他没有说实话,但却没有深究,她面上划过一丝失落,将玉笛收起。

    看到她这番姿态,沈久留心中刺痛了一下,却只能故作不知。

    容娴没有准备让两人尴尬下去,她转移话题道:“没想到久留说的住处是这里,我本以为是客栈呢。”

    沈久留目光游移了下,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有住处,转眼间就被小娴发现自己在破庙,他耳根微红,张口解释道:“昨天我身体不适,没来得及去客栈,只能就近找了这个破庙呆着了。”

    他这么一脸认真的解释,让容娴眼里划过一道笑意,上前替沈久留把了把脉,柔声说道:“已经无碍了。”

    她随口说道:“昨夜我想起还有些嘱咐忘记告诉小茹娘亲,连夜来到这里办完事,返回时雨却更大了,本想着在庙里避避雨,却意外见到了久留。”

    她只是单纯来找沈久留,但她用禁制追踪沈久留的事情还是不暴露的好。因而,在发现沈久留在破庙中后,她先去了小茹家随口叮嘱了几句,让这一趟变得合情合理,这才回到了破庙中,她做事一向尽善尽美,不留半点痕迹。

    容娴心底的思绪不露分毫,面上带着些微庆幸:“还好我来了,不然久留一个人在这里硬撑一夜,让我如何心安。”

    沈久留惊讶的坐起身:“你在这里待了一整夜?”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完全没有以往痛苦过后的瘀滞苦闷。

    他猛地看向容娴,不可思议道:“小娴,你能治我……”

    他的身体他清楚,这不是病,是连师尊都无法的诅咒,小娴一个大夫居然能治,太令人惊讶了。

    容娴手指弯曲,敲了下他的脑袋,笑吟吟道:“我可是大夫,当然能治了,难道游风让你来找我时没告诉你吗?”

    沈久留站起身走了两步,气脉畅通、灵气运转自如,他回头看向容娴略显苍白的脸,发现她眉宇间有着怎么也藏不住的疲惫,抿了抿唇:“小娴,我不是得病了。”

    容娴理了理头发,眼神明亮温暖:“我知道你不是得了病,这是诅咒,会让你一直难受的力量。”

    她实话实说,没有任何隐瞒,这件事本就不该隐瞒的。

    看到沈久留惊讶的看着自己,容娴忍俊不禁:“很惊讶我会这么清楚是吗?”

    沈久留点头,确实惊讶,没想到小娴真的知道。

    “我在外行医八年,这八年来游历天下,走过了无数的地方,见识了许多没有见识过的东西,单纯的疫病也罢,不单纯的妖邪诅咒也罢。”说到这里,她展颜一笑,如冬日煦阳般让人温暖:“对我来说,久留身上的诅咒虽然难一些,但也可解。”

    想让自己说出的话轻易被人相信,就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从不说谎。

    这种小细节上的事情,容娴做得无比细腻,就像她不嫌麻烦多跑了一趟小茹家。

    细节决定了胜负成败,她从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让自己满盘皆输。

    认识容娴的人清楚,她为人诚恳真挚,只要她说出的话,没一句是假。

    不说假话的结果就是,在不能说真话的时候,要学会避重就轻,以诱导为主。

    而容娴在外行医八年,见识过许多奇异事情不假,诅咒可解也不假,但这完全是两件没有任何因果的事情。

    连沈熙都没办法的诅咒怎么可能会被普通大夫解决,一切不过是因为容娴不普通罢了。

    但容娴话却诱导着人朝着她需要的方向而去,一般人听罢后都会以为她在外见识多了便懂了。

    沈久留此时大脑一片空白,猜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另一回事。

    这困扰了他十三年,本以为会随着他到死的诅咒竟然真的能解了?

    一时激动之下,他大步上前抱住了容娴,语不成语、调不成调:“谢谢、谢谢你小娴。”

    容娴微愣,放在他背后那纤细白皙的手上灵力悄然隐去,差点以为这人扑上来想打架呢,原来是太高兴了。

    她忍不住低声轻笑,笑意盈然的眉眼说不出的灵动柔和:“久留还要抱多久?”

    戏谑的声音让沈久留回从激荡中彻底回过神来,触手一片柔软,鼻尖还溢散着醒神的药香,他耳根一红,连忙松开手,后退了几步,这才垂眸掩饰自己的羞窘,道:“是我孟浪了。”

    看到他眼底深处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情感,容娴神色不动,却伸手不经意的抚了下衣衫上莫须有的褶皱。

    嘛,十几年不见,曾经单纯的小孩儿也到了少年慕艾的年纪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