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章 耿直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目光温柔,好似透着一丝缱绻柔情,让沈久留心颤了下:“无妨,久留也是因为太过高兴才失了分寸,我能理解。”

    说话间,她手腕一转,一粒丹药出现在手中。

    “吃了吧。”容娴说道。

    沈久留接过药丸,连犹豫都没有,直接吞入腹中。

    这幅全然信任的姿态取悦了容娴,让容娴眼里的笑意更加明显,她眉眼弯弯,拿出同样一粒丹药也吞了下去。

    沈久留虽然满是疑惑,却没有问出口,安心等着容娴给她解释。

    容娴也没让他等太久,刚刚吞下药丸后,双手飞快的结印,两朵若隐若现的杉树花浮现在两人面前。

    沈久留讶然,下意识按在胸口的荷包上,这是能给人带来幸运和重生的杉树花!

    “刚才我们吃的是用杉树花粉制成的丹药,以后不管你去了哪里,只要我想要找到你,杉树花会带我去的。”容娴郑重其事的说道:“这是我自创的法诀,我教给你,你以后想要寻我会容易很多。”

    嗯,为自己以后能准确找到沈久留铺一条光明正大的路来。

    她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道:“你的诅咒之力我已经全部清除了,但却没办法根治,你若下次复发我却不在,你可以用杉树花引路找我。”

    容娴挥手打散了花朵,双手抬起结印,这次的速度放慢了些许,等重复了两遍后,看向沈久留问:“学会了吗?”

    沈久留抿了抿唇,抬手缓慢又准确的动了起来,待他停下后,便看到两朵杉树花绕着他转圈。

    他神色依旧清冷,声音却染了几分以往没有的烟火气息:“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你走丢了。”

    再次看到杉树花,沈久留有七成把握,小娴就是梦中那女孩儿,他脖子上的荷包很可能就是出自小娴之手。

    容娴被他的孩子气逗笑了,她轻步走到门外,将伞收了起来,说:“已经不早了,该回去了。”

    沈久留下意识上前两步,不沾红尘的清冷到底染上了几分难得一见的暖意:“我送你。”

    容娴沉默了片刻,拒绝道:“不了,久留,你若无事便不要出现在城主府范围内。”

    她咬咬唇,似乎有些为难:“昨天我刚回去后,师叔便跑来询问我你的消息,还再三叮嘱带你回城主府。我总觉得师叔对你太过于热络,有些不对劲。”

    让沈久留对清波防备起来,也能让她的计划更加顺利。

    看到沈久留严肃着一张脸,容娴弯眸一笑,假惺惺道:“不用紧张,可能是我想多了吧。”

    沈久留:“你师叔是?”

    容娴眨了眨眼,凤眸里满是茫然:“我没告诉你吗?我是玄华山掌门弟子,清波城主是师父的同门师弟,也是我师叔。”

    沈久留将疑惑放在心底,轻声说道:“你师叔可能是担心你吧。”

    容娴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模样,知道他已经听进去了,便伸手将伞递给他:“雨停了,伞原物归还,我回去了。”

    沈久留紧紧握着伞,微微颔首:“慢走。”

    看着那一丝倩影远远而去,沈久留无意识的抚摸着纸伞,上面似乎还带着女子身上的清淡药香。

    她才刚刚离开,他却已经忍不住开始想念。

    想念她的低眉浅笑,想念她的柔声温语,想念她身上淡淡的药香,想念她的柔情似水……

    以前一个人时习惯了安静清净,认识她后,他忽然懂得了寂寞。

    这是……喜欢吗?

    沈久留清冷的目光染上了微微迷茫,脆弱而无辜。

    容娴刚刚回到城主府,青二已经等在了那里。

    “容大夫回来了,城主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青二恭敬的说着,然后以一种强横的不容拒绝的姿态邀请着容娴朝着正厅走去。

    容娴淡淡瞥了他一眼,跟了上去。

    不过青二的气息有些熟悉,似乎是当年她救了游风时隐藏在暗处的那股气息。

    来到正厅,里面的气氛沉默而肃然,周围的下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容娴嘴角慢慢翘起,极恬淡一笑:“这大清早的,师叔怎么这么大脾气,不知是谁惹怒了师叔?”

    清波沉着脸,冷声问道:“你昨晚去了哪儿?”

    容娴没有因他这质问的口吻生气,反而好脾气的应道:“弟子去了贫屈,看望病人。”

    这话却没说错,她确实是看病人去了,一个小茹她娘,一个沈久留。

    “既然是去看病,为何药倒了护卫,不让他们跟着?”清波咄咄逼人。

    容娴理了理衣袖,紫衣长发,神色温婉从容,眼神明亮如星,语气偏生有两分惊讶:“原来他们是师叔的人,弟子昨晚出门隐约察觉到有人跟踪,以为是心怀歹意之人,这才用药将人药倒。”

    她神情窘迫的朝着清波一拱手:“不知那几位兄弟如今如何?弟子让他们在雨中睡一觉以示惩戒,却没想到自家人打自家人,失礼之处,还望师叔海涵。”

    清波怔了怔,眼里的阴冷散去,脸上多了几分怀疑:“你不知道他们是我派去的?”

    容娴状似手足无措:“弟子要是知道他们是师叔的人,定然不会多此一举的。弟子术法不精,有师叔的人暗中照看,弟子感激还来不及,怎会随意出手。”

    看她这模样,清波这才去了最后一点儿怀疑,不是他轻信,而是容娴的性格为人他早已调查的清清楚楚。

    清波宁愿相信容娴是一个从不说谎的老好人,也不相信她心机深沉。

    毕竟能装模作样数年还欺骗了所有人的人,是何等的可怕。

    以容娴的年龄,八年前她才多大,想来天生就是一副好心肠,再加上他那个迂腐的师兄教导,才成就了这样一个至纯至善之人。

    清波脸色好了很多,这才进入正题,直接问道:“你昨晚出去是不是见了沈久留?”

    他已经看清楚了,跟容娴说话不能拐着弯儿的说,这人心性耿直,听别人的话也按她耿直的思路听。牛唇不对马尾说一通,话题都拐到天边去了。

    还不如直接问,容娴又不是个会说谎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