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9章 容器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不经意朝着容娴身后看去,发现今天确实没有人暗中跟着。

    “你师叔很关心你。”沈久留声线清冷的说。

    容娴弯了弯眸子,里面闪烁着狡黠的光:“嗯,师叔担心我在外面交的朋友有坏心,所以想着替我把把关。”

    顿了顿,她好像才想起来似的,有些歉疚的说:“师叔说在城外的一个村庄发现了魔修,听闻你修为较高,所以才一直很想见你,让你帮忙除去魔修。之前是我想多了,以为师叔……”

    她微微一笑,笑容里满是释然和欢乐,口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就知道师叔这么和善的一个人是不会随意针对别人的,真好。”

    看着她的笑颜,沈久留在心底叹了口气,小娴似乎因为不用在朋友和师叔之间为难,笑的满足极了。

    他不愿意破坏小娴的好心情,语气带着些许暖意说道:“你放心吧,我今天晚上会去那个村子看看的,若有魔修,一定会帮城主解决掉的。”

    在紫薇城这么久,他从未听过城外有魔修一事,他也没有感应到用邪气,看来这个清波城主是真的有问题了。

    沈久留心底隐隐生出几分恼怒,是对清波的。

    小娴这么相信他,他居然也忍心利用小娴,到时小娴若知道他的真面目了,一定很难过吧。

    沈久留凝视着笑容温柔的给孩子治病的容娴,眼底隐隐有几分担忧。

    正在哄孩子的容娴不着痕迹的扫了眼沈久留,眼底划过一丝幽光。

    今夜沈久留定然能与清波对上,清波没有得到剑帝精血之前,便不会随意对沈久留下手,只要确定了沈久留不会有性命之忧,其它的容娴根本不会理会。

    一言以蔽之,沈久留不过是容娴寄放剑帝精血的容器罢了。

    安抚好小孩儿后,她来到沈久留面前,疑惑的问:“久留,你怎么闷闷不乐的?是身体不舒服吗?”

    她边说着已经拉起沈久留的手替他把脉了,发现脉象平和,这放开手,才松了口气:“身体没事。”

    沈久留清凌凌的目光中含着淡淡的暖意:“别担心,我刚才只是在想魔修的事情。”

    容娴想了想,从一旁的药箱中拿出一瓶丹药递给他,认真的说道:“这是疗伤丹,你拿好了。虽然我并不希望你能用上,但放在身上以防万一。”

    沈久留没有拒绝这份好意,他接过瓷瓶,说:“多谢。”

    容娴嘴角微翘:“你我之间,何必如此客气,久留这把我当外人了吧。”

    沈久留紧握着药瓶,睫毛颤了颤,似有些害羞:“是我的错,劳烦小娴为我担忧,我很是欢喜。”

    容娴浅浅笑了笑,转身为别的病人医病。

    两人一直待到天色昏暗下来,才各自分开。

    站在分岔路口,目送沈久留离开,容娴脸上的笑意消失。

    她摩擦着手腕上的小石头,眼神暗了暗,轻声呢喃:“沈久留要找灭族凶手,清波要剑帝精血,我要除掉叛徒,一举三得。”

    她早就看不顺眼清波跟前的那只狼崽子了,当年她将冷凝月带到无心崖悉心教导,又怕她孤单,便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玩伴给她,这个玩伴就是阿柒,谁知道这两人串通一气背叛她!

    她怎么忘不了当年圣山大战之时,她被暗算濒死,阿柒就站在冷凝月身边,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里满是冰冷杀机。

    容娴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里不属于容大夫的情绪全都消失。

    她眨了眨眼,笑了起来。

    她的眼睛很黑,很漂亮,笑起来的样子像是个天真的孩子,又因为她周身温暖的气息,似乎能感染每一个看到她笑容的人。

    容娴一拢衣袖,回到府内换了身衣裳,发现府中空了大半,眼神闪了闪。

    天色很快便暗了下来,她提着灯笼出府绕着紫薇城走了一圈,紫色长裙外罩银纱,紫玉腰带束腰,乌黑的长发在风中轻扬。她周身的气息温暖而平和,一举一动像是水墨画里江南烟雨中执伞走过时空长河的绝代佳人,典雅而华贵。

    她走的不紧不慢,路上碰到熟悉的人还会闲聊几句,若有病人,也会停下脚步先为病人看诊。

    直到夜色更沉,因为是阴雨天气,晚上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

    容娴如今的身份不过是普通大夫,便假装自己看不见,灯笼的火光平稳而明亮,照着她脚下的路。

    直到感应到西北方向传出的魔气,她嘴角勾起,这才不疾不徐的朝着城主府走去。

    再说沈久留,他来到城外最近的村子细细探查一番后,发现并没有异样,不由得皱了皱眉。

    难道是他想错了?

    但下一刻他才知道,不是他想多了,而是想得太少了。

    铺天盖地的魔气汹涌而来,魔气中,一人悬立虚空,气息紧紧锁定着沈久留。

    在沈久留周围围着一群黑衣人,这群人的造型十分熟悉,就像之前在圣山时被刺杀的那次。

    沈久留伸手一握,一把散发着寒光的剑出现在手中。

    剑指面前这群人,他冷声道:“果然是你们。”

    阿柒站在一边掠阵,他没有动手,在没有十全的把握下,他暂时也不敢动手,唯恐被狴犴魔狱或仙宗察觉到。

    沈久留周身气势大盛,剑光冰寒危险,仿佛从天倾泻而下的极光,美轮美奂,但在这片极光之下隐藏着无限的杀机,

    清凌凌的剑光携带着铺天盖地的威压,让黑衣人行动受阻。

    清波面具下的脸阴沉如冰,没想到从圣山离开后,短短时间内,沈久留的实力又增强了。

    果然是因为剑帝精血的作用吗?

    想到这里,清波舔了舔唇角,眼里满满都是野望。

    他身形快速闪动,越过青一等人来到沈久留面前。

    两人刚刚交上手,熟悉的气息和招式让沈久留眸色便是一冷:“闯入圣山的是你!”

    清波没有说话,手上的动作越发的快。

    沈久留却越战越勇,不管是阿柒威压的压制,还是黑衣人阻挡,每当他力有不逮时,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身体涌出,让他没有半分疲累。

    容娴(对着沈久留)不甘不愿:没想到逸散出来的精血力量让你进步这么快,真是便宜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