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0章 狴犴
    ,精彩小说免费!

    眼见清波等人使了无用功,阿柒低咒一声,化为一团黑雾飞到沈久留面前。

    黑雾尖锐强硬,澎湃的魔气散发着冰冷的杀机与邪气,从黑雾中延伸出一只巨大的拳头狠狠地锤在沈久留的胸膛,只一击便让沈久留气血翻腾。

    城主府内,容娴盘膝而坐,忽的她神识深处的金色令牌绽放出威严的冷光,光芒化为一条条符文组成的锁链,蠢蠢欲动。

    容娴睁开眼睛,眼里一道金光一闪而逝。

    她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深沉的夜色,语气听不出任何喜怒:“阿柒在凡间动手了。”

    城外,黑雾似乎感受到庞大的威压和隐隐的威胁,连忙化为人形,满脸惊骇的看着周身一条条散发着黑暗苍凉气息的锁链。

    铺天盖地的强横力量从天而降,阿柒感受到这股针对自己的强大威压,连忙抬头看去,只见头顶若隐若现的黑龙在云中翻腾。

    他脱口而出:“狴犴魔狱!”

    其他人听到声音下意识抬头望去,却见苍穹上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

    阿柒知道,狴犴魔狱真的出现了,这次出现只是一个警告,等他沾染了血腥,便有仙宗人出手杀他。一旦仙宗的人失手,狴犴魔狱便会第二次出现,将他直接关押。

    阿柒脸色十分难看,这年头当魔修太憋屈了,怎么都出不了头还被限制地死死的。

    与外界相比,似乎圣山更好。

    实力不受压制,魔修之间更是随便自相残杀,没事儿再跑到昊天仙宗找找茬打一架,怎么都比在圣山外动弹不得强。

    在阿柒发愣间,沈久留身形一闪连忙逃开。

    阿柒神色一沉,立刻化为黑雾将沈久留缠住。

    隐约间,沈久留似乎看到黑雾中的一片衣角,绣着银色的月光草。

    “无心崖!”沈久留脱口而出,满脸震惊,他没想到无心崖的魔修竟然也参与进来了。

    阿柒冷哼一声,再也没有留手,强大的力量汹涌而来,压的沈久留直不起腰。若非有手中的剑支撑,他早就跪倒在地上。

    一根黑色的锁链从阿柒手中飞出,像是有灵智一直绕着沈久留打转,想要将他捆起来。

    沈久留艰难的抵抗着威压,握剑的手青筋直冒,他拼劲全力横剑一扫,锁链朝后飞了一丈躲了过去。

    沈久留却因为没有支撑摔倒在地上,眼看锁链携带者厉风再次飞来,他暗暗叫苦。

    今天是他大意了,本以为只是普通的修士,再心怀不轨撑死了也就是在圣山时不知天高地厚刺杀他的刺客那种程度,谁知道竟然连无心崖都参与进来了。

    他身上到底有何东西,能让那些认灭了全族不说,还勾结无心崖死追不放?!

    沈久留心中千头万绪,外界实际只是转瞬间。

    在锁链刚刚触碰到他时,猛地又缩回去了,好似他身上有什么格外恐怖的东西。

    阿柒脸色微变,因为从禁灵锁链上传过来的‘恐怖’这种情绪格外的熟悉。

    曾经,只要他在息心尊主出现的范围内拿出禁灵锁链,他便能感应到锁链传达来的恐怖情绪。

    本就是一件灵器而已,却偏偏像个是遇到了天敌的牲畜,团成一团瑟瑟发抖。

    传说息心尊主身上有神器,虽然无人证实过,但禁灵锁链能绑住任何人,独独在息心尊主面前如同软面条一样。

    刚刚锁链在触碰到沈久留时,突兀地缩了回去,还冒出十几年未曾出现过的怂样,顿时将阿柒给吓住了。

    他掌心黑雾翻腾,猛地一掌将沈久留打的没有反抗之力后,这才来到沈久留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半晌后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你跟息心尊主是何关系?”

    沈久留茫然脸:“息心尊主?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被师尊亲手杀死,为此师尊还遗憾了许久。

    阿柒发现他的神色不算作假,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既然不认识息心尊主,为何他的禁灵锁链会出现这种情况?!

    阿柒沉默了片刻,指尖在沈久留眉心一点,将他全身的力量禁锢住,看着人昏了过去,这才朝着清波道:“将人带回去关起来,我回禀尊者后,听尊者吩咐。”

    清波立刻就同意了,他摆摆手,身后的青一等人将人拎起,飞快的朝着城主府赶去。

    深夜,城主府内,烛火轻晃。

    容娴躺在软塌上翻看着医书,眉宇微蹙,似乎在为疑难杂症而费解。

    感受到神魂深处的令牌平静下来,她眼里闪过一抹惋惜。

    只差一点便能将阿柒处理了,真是可惜了。

    不过这狴犴魔狱也是个麻烦,连夺舍重生都没有让其离开,看来她得重新想办法了,她可不想新得来的一世还被狴犴魔狱束缚,终此一生镇压狴犴魔狱。

    就在这时,城主府上空一道道人影划过,片刻过后,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容娴眼里划过一丝幽光,轻声自语:“看来我这位师叔侥幸成功了。”

    沈久留被抓走可以说是她一力促成,她当然不会出手阻止,她要的就是沈久留与清波之间的针锋相对。

    而阿柒一出手,仙宗的人便会出手。

    只要引开仙宗的注意力,她与寒溪清查无心崖叛徒时也不会束手束脚了。

    不过沈久留可不能一直待在清波的掌控中,他的身体里可还寄放着她的剑帝精血呢,得找个时间将人给放出来,再引仙宗势力出世,让着世道更乱一些。

    容娴拂袖挥去,烛火熄灭,黑暗中一丝若有似无的哼笑格外讽刺。

    第二天一大早,容娴来不及用早膳便带着药箱准备出门。

    清波眼神一闪,笑着问:“师侄今日怎么这般着急,有病情严重的病人吗?”

    容娴装模作样道:“不是,昨天久留说他晚上去城外探查魔修一事,弟子着急出去也是想知道久留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弟子很担心城外的百姓。”

    清波面上笑容不改,也跟着装模作样道:“师侄这种爱操心的毛病何时是个头啊。

    容娴腼腆一笑,没有接话。

    “行了行了,想去就去吧,知道你这会儿在府里也呆不住。”清波佯怒道。

    容娴状似高兴的应了,脚步轻快地外面走去。

    清波却没有看到她转身的一刹那,所有情绪尽数化为冷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