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1章 被困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离开后,清波脸上的带着嘲讽:“我这个师侄还真是天真。”

    阿柒陡然出现在他身后,望着容娴离去的背影,说:“倒是个好人。”

    清波冷笑:“可惜了,这世上好人总是不长命的。”

    阿柒饶有趣味的问:“你要杀了她?”

    清波端得一副慈眉善目:“难道前辈不觉得,这个世界容不下她那样的人?”

    所有人都在汲汲营营,为了活着、为了名利、为了富贵、为了长生……

    不管是为了什么目的,都在不择手段的奋斗着。

    唯独她容娴,那双眼里甚至看不到半点野心**,干净的没有一丁点儿的龌龊。无论何时何地,容娴她都是那副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姿态。

    仿佛脱离于世俗之外,远离红尘喧嚣。无欲无求的像是拈花而笑的佛陀,不求回报的奔波在众生之间,拯救世人于水火。

    以慈悲怜悯之心,看待众生平等。

    她太耀眼了,在这个争名夺利、阴谋算计的世界里,她的耀眼等同于格格不入。

    这样的人也太危险,即便是他与之相处时,都忍不住信念动摇。

    阿柒沉默了片刻,叹息道:“是啊,这个世界容不下她。你想杀便杀吧,又不是我师侄。”

    说罢,有些惫懒的化雾而去。

    容娴出门后直接去了东区,为剩下的病人看完病后,便站在村口一直等待着什么。

    她站在树下微微瞌目,双手笼在袖中,似乎想到了愉悦的事情,嘴边微翘的弧度让她多了几分柔和,在阳光下显得过分的温暖,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但除了容娴和城主府的人,谁也不知道容娴等的人注定是等不到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容娴神色不曾有半点变化,她很有耐心的等待着,微瞌的双眸也一直不曾睁开。

    有时候等待没有任何意义,但又不能不做,沈久留被抓,息心尊主一清二楚,但至纯至善的‘容大夫’这被师叔隐瞒的死死的人肯定是不清楚的。

    容娴不打算让‘容大夫’这个身份出现瑕疵,宁愿多浪费时间一点,也要做到滴水不漏,将自身完全的摘离出去。

    容娴看似温柔若冬阳,和煦如春风,实则冷漠高傲,当你被她所表现出来犹如镜花水月般的辗转柔情迷惑,以为她便是人生的救赎时,便走进了另一段黑不见底的深渊。

    “容大夫,你在等昨天那位大哥哥吗?”木木凑过来问道。

    容娴睁开眼睛,看着夕阳西下,眉宇间带上了一丝焦虑,假惺惺道:“是啊,我一直在等他,但他今天失约了。”

    “大哥哥是不是临时有事来不了啊?”木木小大人般的撑着下巴猜测道。

    眼看天都黑了,容娴叹了口气,意味深长道:“看来他是不会来了,许是真有事情绊到了吧。”

    辞别了木木,容娴背着药箱回到了城主府。

    婢女远远迎了过来,接过她的药箱,试探的问:“容大夫今日看上去有些沉闷,是遇上解不开的难题吗?”

    容娴凤眸斜睨看去,莫名让婢女感受到一股寒入肺腑的冰凉,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等容娴移开眼睛后,她双腿发软,差点倒在地上。

    “怎么站都站不稳了。”调笑的声音传来,婢女惨白着脸看去,只见容大夫依旧跟往昔一样温柔,嘴角噙着柔和的笑意。

    但婢女却再也不敢跟那双散发着柔和的眸子对视了,她打了个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容娴走进屋内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婢女这才结结巴巴的问:“容、容大夫,是否用饭?”

    容娴摆摆手:“不用,下去吧。”

    “是。”婢女连忙退了出去,那落荒而逃的背影让人忍不住发笑。

    容娴指尖撑着下颌,低笑了几声。

    这么小的胆子还敢凑到她面前来试探她,啧。

    她端着这杯茶慢慢地啜着,一壶茶一直喝到夜幕降临,这才起身来到门口,双手飞快的结印,一朵若隐若现的杉树花飘飘忽忽的朝着前方飞去。

    容娴眼波闪了闪,跟着走了一段距离,脚步微顿,这方向略熟悉啊。

    她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不疾不徐的跟着杉树花来到了书房。

    守卫见到她时有些惊讶:“容大夫,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顿了顿,他说:“夫人已经被城主带出去了,您不用再来这里诊治了。”

    容娴扫了眼飘进去的杉树花,声音温软的说:“我不是来给夫人看诊的,我丢了一根银针,所以想来找找。“

    在第一次进入冰室时就放下一根银针以防万一,本以为多此一举,没想到还能派上用场。

    守卫犹豫了片刻,便放容娴进去了。

    城主并没有特别交代不让容大夫进去,再加上之前容大夫也天天来这里,守卫没有多想就放人进去了。

    这事儿也怪清波,他在容娴面前装模作样,让整个城主府的人都以为他很看重这个师侄。再加上之前为曾水诊病,他放任容娴出入书房,虽然每次都有他陪着,但出来时偶尔却是容娴一人出来。

    因而,只要不是青一、青二等人,城主府其他人对容娴都不设防。

    设什么防,没看城主多喜欢他这个师侄吗?

    最要命的是,清波将沈久留抓住关进冰室后,因这件事关系着剑帝精血的秘密,除了心腹外,旁人一无所知,就连守门的护卫只以为跟以前一样简单守着就可以了。

    所以容娴进去的可谓是无比轻松,一点儿都没有惊动清波。

    打开机关,一路没有任何阻碍的来到冰室。

    冰室内,沈久留被禁锢了修为困在里面。

    没有灵力护体,一股股冷意让他唇角发青,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上自己了。

    他在担心容娴,虽然昨夜有无心崖的人袭击他,但其余的黑衣人却不是。

    郁族余孽!

    他如何能忘记那黑衣人说的话呢。

    这群人很可能就是当年屠杀郁族的凶手,每每看到他们的姿态,他心里便不受控制的涌出莫名的恨意。

    再想想紫薇城主莫名的举动和城外费尽心机的设伏,沈久留便觉得一阵心冷。

    清波绝对有问题,只希望小娴不要出事。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时却发现身边一朵杉树花若隐若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