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3章 孽缘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没有发现容娴的异常,他眼神飘忽,总是忍不住盯着两人紧握的手,面上依旧清冷,却悄悄红了耳根。

    小娴一直对他一直很好,初初见面救他于痛苦之中,如今更是助他逃脱樊笼,如此恩情,他怕是一辈子也报答不了了。

    两人刚刚走出书房门口,容娴指尖一弹,银针刺进守卫的穴道,守卫还没有反应过来便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出了书房,感受到正赶来的气息,容娴捏了捏沈久留的手,语速微微加快:“久留,你快些离开吧,等那些人发现,你就走不了了。”

    沈久留紧紧攥住容娴的手,白袍如雪,目光坚定:“你跟我一起走。”

    若是留在这里,那些人肯定不会放过小娴,他不能留小娴一人面对所有危险。

    容娴松开手,目光温柔而缱绻,她唇角上扬,笑容纯粹而美好:“久留,你带着我是走不远的,到时候我们两人都会被抓住。你先离开,我不会有事的,师叔还需要我为夫人治病。”

    沈久留想抓住她的手,想让她跟自己走,可心中也清楚她说的是事实,两人再纠缠下去可能都走不掉,他不能让小娴的心血白费。

    “你等我。”沈久留语气真挚,神色坚定。

    他一定会回来的,回来带走小娴。

    白袍青年死死地咬住唇,强逼着自己转身,就着幽幽夜色踏月而去。

    月色下,女子安然静立,嘴边温柔的笑意似春花绽放绚丽似冬雪洁白无瑕。

    看到飞快赶来的男人,她的笑容没有半分变化:“师叔来了啊。”

    “人呢?”清波一句废话也没有,直接问道。

    在冰室禁制被强横破开时他便察觉到,没想到用全力赶来,沈久留依旧被放走了。

    容娴歪歪脑袋,状似懵懂的问:“师叔问的是谁?”

    清波站在她面前,脸上满是阴狠:“少装蒜,沈久留他人呢?”

    容娴看着无边的月色,依旧温温柔柔的好似没有任何脾气:“他去了该去的地方,师叔,他没有做错事,你不能关着他。”

    ‘轰’凌厉的掌风带着庞大的力量擦过容娴的发髻打在了旁边的巨石上,巨石轰然碎成一块块砸在了地上。

    紫裙女子的脸色终于苍白了,她后知后觉的恍悟,自己师叔此时正在生气。

    她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最后只软声叫了一句:“师叔……”你再不去追,人可就跑了。

    清波盯着面前这双清澈纯和的凤眸,阴森冷酷:“若非还要留着你为水儿治病,我定然让你生不如死。”

    等他抓住了沈久留,再好好炮制这不听话的师侄。

    “追。”他冷声说道,带着青一青二迅速消失在城主府内。

    周围安静了下来,刚才似乎被吓到的女子重新挺直了脊背。

    她注视着地上的乱石,漫不经心地嗤笑一声,假惺惺喟叹道:“我这师叔怕是要白跑一趟了,还是泡杯茶等他回来解解乏吧,这么来回跑的也是累人。”

    她完全将这事儿的罪魁祸首是她给抛诸脑后了。

    容娴转身朝着远处的亭子施施然走去,挥手间还提了壶茶。

    算算时间,游风也差不多从晴天镇往回赶了。沈久留啊沈久留,该做的我已经做了,能不能逃得掉就看你的本事了。若这样你都逃不掉,也没有引来圣山的人——你活着还有何用处!

    绕这么大一圈子,她无非是想要让沈久留找来昊天仙宗的人。

    没有人喜欢叛徒,特别是容娴这种掌控生杀大权的强者。

    冷凝月这些人的存在,让她如鲠在喉。

    所以容娴也不介意借用别人之手来料理叛徒,她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亲自动手报仇,她只在意那些人死没死。

    在她心中,只要她活着,而敌人死了,这就是胜。

    “就从阿柒开始吧。”容娴低声喃喃。

    沈久留飞快逃出了城主府,他凌空一握,散发着锋锐冷芒的长剑出现在手中,身形一晃,他已经站在了剑上,化为一道流光远远飞走。

    他不敢回头,也不敢停留,唯恐身后的人追上,让小娴的心血白白浪费。

    沈久留站在剑上,双手飞快的结印,一道剑符以更快的速度飞向了北州深海上空若隐若现的山峦中。

    一追一赶,天色渐渐放亮。

    背着刀正快速朝着紫薇城而来的男人抬头看向半空,惊疑一声,刚才过去那道身影好像有些熟悉啊。

    他想了想,转身追了过去。

    “郁族余孽,快快束手就擒。”狠戾的声音在这方天地响起。

    云游风脸色微变,这是清波的声音绝不会错,他嘴里的郁族余孽是谁,郁族除了容娴竟然还有人活着?!

    云游风以更快的速度朝前追去,直到看清那道白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了。

    居然是之前刚认识的小兄弟,那种不妙的预感还成真的了,这人还真是他苦主啊,这可真是、真是孽缘啊。

    云游风的脸顿时拉直了,哪怕心里哭成狗,他依旧坚挺的拔出刀朝着老雇主砍去。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清波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回头一看,清波差点气得鼻子都歪了:“云游风,你竟然还活着。”

    青一、青二立刻围了上来,青一一张娃娃脸带着满满地恶意开口道:“青二,这是你曾经追杀的好朋友啊,上次从碎叶城回来我便说他还活着,你偏生不信,如今没话说了吧。”

    他灿烂一笑,笑容带着的意味却尽是探究和审视:“你没有杀死他是下不了手,所以欺骗城主吗?”

    青二面瘫着脸,声音冷冰冰的没有任何起伏:“即便我当时没有刺中他要害,但他中的毒却是城主亲自配的。”所以你是在怀疑城主吗?

    青一听懂了那话里的潜意思,被噎了一下,质疑城主他还真不敢,他有些恼羞成怒的瞪了云游风一眼。

    “我活着还真是对不起各位了啊。这么久没见,城主依旧这么沉不住气。”云游风的语调依旧是痞痞的,话虽然是对清波说的,但眼神却一直盯着青二,无比犀利。

    当初自己轻信于人,被下了毒控制住,虽然他极力不参与那些违背良心的事,却也没办法去阻止。

    受制于人的大仇,如何能不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