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5章 错看
    ,精彩小说免费!

    冷凝月猛地站起身:“失踪?好好一个大活人,竟然能在无心崖失踪。看守的人干什么吃的。”

    无上的威压蔓延整个宫殿,侍从跪在地上瑟瑟发抖,脸色发白。

    “尊者息怒。”侍从唇角哆嗦的说道。

    冷凝月眼里满是怒火:“息怒?你让本尊如何息怒,墓绵峰的守卫呢?”

    “已、已经被月卫关了起来。”侍从胆战心惊道。

    冷凝月语气阴森说道:“关?没用的废物全部处死,还关起来作甚?”

    “嘶嘶~”大蛇吐信子的声音传来,蔓延整个大殿的威压突兀地散了去。

    大蛇将它狰狞的脑袋朝着冷凝月晃了晃,饲主,刚才好像有人说小魔头的名字哦,小魔头不见了吗?

    冷凝月见大蛇忽然出现,脸色微变:“阿金,你知道容钰去哪儿了吗?”

    大蛇、大蛇甩甩尾巴,假装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不过小魔头真不仗义,要离开都不带着蛇。

    见大蛇实在问不出什么,冷凝月冷哼一声,森冷的声音传遍无心崖:“传令,月卫一队立刻去追查容钰下落,将人带回无心崖。”

    令止,五道身影化为流光飞出无心崖。

    大殿内静悄悄一片,冷凝月站在九重台阶之上,闭了闭眼。

    息心啊息心,即便你都死十三年了,我依旧不敢动容钰。

    ——今日本座收容钰为徒,此生此世,为此一人,命丧亦无惧。若容钰身死,纵化为厉鬼,也要颠覆天下,让所有人为他陪葬。罪魁祸首,本座会将他抽筋扒皮、千刀万剐,灵魂永垂地狱,日日遭受厉鬼分食之痛。

    冷凝月一想到当初息心收徒时的誓言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整个无心崖包括她,没有一人敢动容钰。

    即使息心尊主已经陨落,她的震慑力依旧存在,特别是看到容钰时,那股来源于心底深处的恐惧更让他们如坠冰窖,四肢发冷。

    “嘶嘶~”大蛇瞪大了眼睛盯着冷凝月。

    饲主,你肯定抓不到小魔头的,小魔头鬼精鬼精的,跟他那大魔头师尊一样。

    冷凝月听不懂大蛇在说什么,只听着它在自己耳边嘶嘶个不停,心烦意乱道:“滚滚滚,别在本尊面前碍眼,容钰都离开了,你怎么就没跟着一起滚呢。”

    大蛇被她那态度气得狠狠地甩了甩尾巴,强横凛冽的气势又一次将大殿之上的华丽座椅给震成了粉碎。

    它看着冷凝月嘶嘶着:饲主,容钰不是蛇的饲主,蛇不能跟它走。

    “阿金,你给我滚。”冷凝月见阿金又搞破坏,她一脚踩在地上的座椅碎片上,气得脸色铁青。

    阿金:蛇只会爬,滚使蛇消瘦。

    看着饲主气得快疯了的模样,大蛇良心有一丢丢痛,用它那狰狞的大脑袋蹭了蹭饲主,想要安慰安慰她。

    猝不及防被撞趴下的冷凝月气得眼睛都红了,她转身就朝着阿金挠了过去。

    阿金:饲主居然跟它玩儿了。

    大蛇一开心,强健有力的尾巴直接冷凝月卷起来,在大殿抡圆了摔着玩儿。

    冷凝月:息心那个心机叵测的混账,将阿金送给她养就是糟践她!!

    城主府,没有追到人的清波阴沉着一张脸回来了,看到端坐在亭中石桌上饮茶的女子时,怒火简直没法儿掩饰。

    不等他开口,容娴先发现他的身影。

    容娴嘴角上翘,眼里似乎带着明亮的月辉,站起身迎了过来,语气温软柔和:“师叔回来了啊,您这一去三天,让弟子好生担心。”

    清波神色阴森了下来,他站在容娴面前,语气冰冷道:“我看你是担心沈久留那小子吧。”

    容娴眨了眨眼,笑眯眯的说:“本来是很担心的,但是看到师叔的神色,弟子便一点儿也不担心了。”

    “呵。”清波怒极反笑:“你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吗?”

    他冷冷道:“来人,将容娴关进冰室,没有本座的命令,谁都不许放她出来。”

    得亏容娴尽心尽力的维持她普通人的人设,清波还真将当容娴是个战五渣的大夫,在冰室里会受尽折磨呢。

    可惜了,那些寒气对容娴没有半点作用。

    即便如此,容娴也没打算去承受。

    眼看两名护卫就要上前抓人,容娴神色没有半点变化,眸色依旧清澈,语气温柔如水,但说出的话却让清波瞳孔猛地一缩:“师叔,弟子术法不精,若在冰室冻坏了,手里的针怕会扎不准啊。”

    到时候曾水夫人出了什么事,那可怪不到她头上。

    听懂了她的潜意思,清波死死盯着容娴:“我了解你,你不会这么做的。”

    容娴垂眸,嘴角噙着一抹莫名的笑意:“师叔真了解我。”

    抬头,她重复道:“师叔真了解我?”

    同一句话,语气却全然不同。

    清波心下咯噔一跳,他了解容娴吗?

    似乎只要认识容娴的人,都自认为很了解容娴。

    温婉娴静,仁心仁术,至纯至善。

    常年奔波在外治病救人,不求任何回报。

    没人见过她生气,没人看到过她狼狈的模样,即便遇到危险也总是逢凶化吉。她对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怀着善意,即便面对恶人,也一视同仁。

    清波心下一沉,这人太完美了,但世上哪有完美的人呢。

    清波看向容娴,女子沉默的站在一旁,脸上没有紧张、没有被亲近师叔惩罚的悲痛,也没有怨愤。

    即便她脸上没有笑意,可眼中的神色却很温柔,就像她表现出来的,对这个世界总是怀着最大的善意一样。

    就像……刚才那威胁他不敢动手的话好似开玩笑一般。

    清波后背发冷,他忽然觉得这个温柔纯善的师侄让他不寒而栗。

    她没有棱角,和善温柔好似处处都是弱点,但当你要动手时却发现,竟然无处下手。

    清波深深地看着容娴:“世人都错看了你。”说罢,甩袖离去。

    他必须找到克制容娴的方法,不受控制的人太过危险。

    两名护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也躬身离开。

    亭内只剩下容娴一人,她摩擦着茶杯,刚给自己倒满,面前的杯子已经消失不见。

    容娴也没有慌,脸上甚至染上了两分笑意,抬头看着面前突兀出现的一身蓝袍的少年,笑吟吟道:“钰儿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