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48章 伤心
    ,精彩小说免费!

    虽然有了阿金,她对容钰的保护能放松一些,但阿金那条蛇真的很讨人嫌,颜色也讨厌的紧,因而她从凡间又带回来一个孩子,她给那孩子取名冷凝月,让那孩子发挥的唯一作用,便是替她养那条讨人嫌的蛇。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容娴看着面前身姿挺拔、气质卓然的少年,心下微微叹息。

    不管这个孩子曾经是谁,如今他身上都留着容家的血,他只能是容家的人,重建容家的责任便落在他的身上。

    她给了这孩子第二条生命,赋予了他无上的荣誉与地位,他便应当承担起同等的责任,负担起同等的代价。

    “师尊?”容钰疑惑的叫道,怎么师尊说话间就走神了呢。

    容娴垂眸问道:“小金如何了?”

    容钰:师尊为那大蛇取名阿金,自己却一直唤着小金,为何当初取名不直接取小金呢,真奇怪。

    他轻咳一声说:“我把它忘在无心崖了。”

    容娴忍俊不禁道:“你小心下次见面它跟你没完。”

    容钰完全有恃无恐,有师尊在,阿金不敢怎么样的。

    似乎看出他的想法,容娴忽然扬眉道:“如今你也大了,我希望你能早日娶妻,重现容氏荣耀。”

    容钰握着茶杯的手一抖,眉毛抽动:“师尊,我见识少修为低,还是再等等吧,不然被哪个女孩子坑了就不好了,那啥,我先去看找寒溪尊者了。”

    说罢,化为黑雾,转瞬便消失了。

    容娴挑眉,眼里闪过一丝无奈,这小家伙,一说起婚事跑的比兔子还快。

    “他离开了。”娇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容娴头也不回,眉眼弯弯,笑意温柔:“离开了。”

    楼寒溪从走到容钰之前的位置坐下,脸上虽然带着几分笑容,但眸色平静到冷漠:“尊主将容钰宠的有些不知分寸了。”

    容娴拿起茶壶,为她添了杯茶水,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寒溪多虑了,那孩子身上流着容家的血,继承了容家人的性格,护短、龇牙必报、聪明。不管我怎么宠他,他也不会出格的。”

    那孩子是她亲自养大的,是什么性格她最为了解,‘不知分寸’这四个字永远不会出现在容钰身上。

    楼寒溪也是预防未然提醒一句,见容娴心里有谱眸色一顿,阿姐在那个孽种身上的注意力太过了。

    “尊主,我能引着阿柒去……”杀了容钰吗?

    剩下的话在容娴淡淡的注视下咽了下去,她脸色一沉:“尊主!”

    容娴叹了口气,说:“容钰只是一个孩子。”

    楼寒溪脸色微变,颇为狰狞:“可他身上流的血却太恶心了。”

    容娴心中一疼,这么多年了,阿妹依旧每每见不到容钰便去找,见到了又要杀,阿妹已经忘了真正流着肮脏血液的孩子已经被挫骨扬灰了啊。

    可就算真让她将容钰杀掉,过不了几天她又会继续寻找容钰,阿妹已经疯了,疯的太过彻底。

    “阿妹,你这话让那孩子听到了,会伤了他的心。”容娴神色不变,语气微微提高。

    “伤心?”楼寒溪古怪的一笑,每一个字眼像是抠出来的一样:“我恨不得挖了他的心,伤心算什么。”

    她神色阴森可怖,整个人像是陷入了痛苦中狰狞而可怕:“阿姐,我可以再生一个孩子,无论跟谁都好,但容钰得死,那么肮脏的存在凭什么活着,他凭什么玷污我容家血脉。”

    楼寒溪的声音有些疯狂,她虽然在一千年前失去了爱恨**,但这一千年间,随着修为的强大,她已经重新拥有了感情,那些记忆不单单只是记忆,那已经成为了令人疯狂的过去。

    以往看到容钰这个儿子,她总喜欢不起来。而如今,她只要见到容钰,便忍不住那刻在灵魂中的厌恶和杀意。

    那个孽种的存在一直提醒着她不堪的过去和绝望的仇恨!

    她的亲人在她眼前被杀,她被那些人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生不如死的看着那些人一个个的扑上来……

    每当她坚持不住时,总有人用上好的丹药吊着她的命,接着便是新一轮的折磨。

    那些人的污言秽语、嬉笑怒骂她不敢忘,死也忘不掉。

    “我要杀了他。”楼寒溪阴沉沉的说。

    容钰身上流着的是灭绝她容家千余口人的血,她恨不得将容钰生吞活剥了。

    可理智又告诉她,容钰是无辜的,容钰不是那孩子。

    但曾经的一幕幕让她痛不欲生,她脑中只有生下孩子的片段,容钰就是她生下的那个孩子!

    容钰的存在是她心里化了脓的伤疤,只要他还存在,便一直腐烂下去。

    “阿姐,那个孽种必须死,他身上有容家的血脉,可也有那些人的痕迹。恶心,太恶心了。我们已经杀了那些仇人,流着仇人血脉的人也应该杀掉,我宁愿容家死绝了,也绝不愿见到那个孽种活着来玷污我容家血脉,阿姐,杀了他,杀了他……”

    楼寒溪双眼通红中散发着嗜血的冷戾,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

    在她对面,容娴第一时间发现了楼寒溪的异样。

    她眸色一深,衣袖一甩,一根银针刺进楼寒溪体内。

    她指尖灵力闪烁,迅速点在楼寒溪眉心。

    “阿妹,凝神静气、莫动七情、抱元守一、灵台清明。”熟悉的音调不似平时那般温暖亲切,反而显得冷漠,但这冷漠却是本性,而非伪装。

    此时,那冷漠的声音中带着点点疼惜和焦急。

    每次见到容钰,楼寒溪的情绪总会爆发,见不到又会疯狂。

    待真正清醒时,才记得她生下的那孩子早已经化成了灰灰。

    楼寒溪脸色有些狰狞,她眸色红光闪烁,偶尔一瞬间清明又恢复漆黑,但之后却一直维持着暴虐的血红。

    她周围的魔气若有似无的闪现,濒临失控的边缘。

    若再不想办法解决,很快便会被阿柒察觉到的。

    容娴神色凝重了下来,双手快速的结印,一道道禁制打了出去,没有半分犹豫的将木灵珠释放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