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0章 仇恨
    ,精彩小说免费!

    站在翠竹前,容娴缓缓瞌目,意识深处一面散发着淡淡威压的令牌没有挪动半分。

    容娴脸色刷一下阴沉了下来,没想到她被魔气伤到了这种程度,天道加诸在她身上的职责依旧存在。

    夺舍新生后,她并未修魔,但束缚依旧存在。

    罢了,本就料到了不是吗。

    当年被前任魔主带回圣山后,她杀戮太多,业障缠身,为了活下去与天道做了交易,她镇压狴犴魔狱以自由为代价,让狴犴魔狱替她镇压业障之力为条件。

    本就是等价交换,谁也不欠谁,是她……

    容娴重重叹了口气,是她重生之后,想要单方面结束交易罢了。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不厚道,容娴阴沉的脸色瞬间平静了下来。

    她神色游移了一瞬,轻咳一声,将那一闪而逝的心虚死死压在心底深处。

    她假装自己刚才一直在发呆,轻咳了一声后,闭上眼睛装模作样的练剑。

    容娴的境界高深,即便是装模作样,也比别人练的好。

    而她虽然练剑,手中却无剑,庞大的神识捕捉着自然的痕迹,那每一条痕迹都是道,那道便是她的剑。

    容娴在拜入玄华山时便时常看大师兄阳明教导思心,虽是基础剑法,但凭她的资质也悟出了几分。

    三千大道,殊途同归。

    魔道是道,仙道也是道。

    法是道,剑也是道。

    即便不去碰剑,但心中有道便有剑,以心驭剑,万物皆可为剑。

    一瞬间,容娴的心境竟然突破了。

    她睫毛微微颤动,绿色的竹叶上也染上了淡淡的剑气,几不可查,无害而隐蔽。

    但当竹叶随风一动时,竹节轰然倒塌,竟被直接削断了。

    容娴睁开眼,嘴角缓缓勾起一个温暖柔和的笑意,完全看不出刚才那凌厉的剑气竟然是从她身上而来。当然也无人相信,这般温婉至善的大夫竟然有这种果决利落的剑气。

    此时若被安阳见到,恐怕他是再也不敢对着容娴说出那句喜欢和提亲的话来,在剑修面前,他一向怂的厉害,最怕剑修一言不合就拔剑。

    看着地上的竹节,容娴摩擦着手腕上的石头,神色晦暗不明。

    “面具戴的久了差点都成习惯了,看着你们这些小东西在我面前碍眼这般久,我还真以为自己是那个仁心仁术、至纯至善的大夫呢。”容娴轻声说道。

    在她背后,地上的影子微一扭曲便被一道剑气绞碎。

    主院僻静处,阿柒脚步微顿,刚才他留下的傀儡竟然消失了?难道这府内还有高手不成,他沉眸想了想,百思不得其解。

    想不到便先放过,先办正事。他双手飞快的掐诀布下一道禁制,这才拿出一面镜子。

    镜子是半月状的,周身是繁琐古朴的雕饰,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但却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它悬浮在半空中,冷凝月的身影映入其中。

    “阿柒,出了何事?”冷凝月神色平缓,完全没有在其他人面前的冰冷桀骜。

    阿柒刚想说话,目光却落在冷凝月身后盘卧在大柱上的大蛇上,嘴角抽了抽的问:“阿金怎么在这里?”

    冷凝月烦躁的说:“别管那畜生,说吧,何事?”

    阿柒神色凝重道:“尊者,我来到凡尘这段时间竟然发现了息心尊主的气息,她没有死。”

    冷凝月脸色一变,完全没有任何怀疑便信了,她狰狞着脸不可置信,眼神疯狂而凶狠:“息心没死?!清波这个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我筹划了几百年了,到头来却功亏一篑。”

    听到大魔王的名子,柱子上的大蛇欢快地甩甩尾巴,将青石铺就的地面打成粉碎。

    冷凝月扭头朝着大蛇冷冷地看着说:“别傻乐了,你再怎么开心她也回不来,我一定会杀了她的。”

    大蛇不屑的吐了吐芯子,暗暗琢磨,这届饲主不行啊,怎么看都不靠谱啊。息心大魔头那是你能杀死的吗?快别闹了。

    它晃着大脑袋眼珠子转个不停,看来它得想法子重新找饲主了,总觉得现任饲主迟早药丸。

    另一边,阿柒的谈话还在继续。

    “尊者,我们现在怎么办?息心尊主定然不会放过我们的。”阿柒有些惶恐的说,脸上是掩藏不住的担忧。

    冷凝月:“怕什么,我能算计她一次,就能让她死第二次。”

    她眼里带着悲痛,双拳紧紧握住,滴滴血迹落在地上却丝毫没有意识到,她扯了扯嘴角,竟然有些凄厉之色。

    “息心一千年前毁了我的师门,灭了我的家族,上万万人,无一人生还。当时血流成河,血雨都下了三天三夜。我从血河中爬出来,放弃轮回转世,放弃超脱成仙,我身上背负了无数人的命,即使化为飞灰,我也要息心死无葬身之地。”

    她如何能忘记,当年息心以一己之力覆灭了她的亲族宗门,让她从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变得一无所有。

    那人一身冷漠站在云端,没有一丝情绪的看着她的亲人挣扎哀嚎,那人就是一个没有心的魔鬼。

    冷凝月看着阿柒,一字一顿道:“她活一次,我就杀她一次,哪怕赔上我自己。”

    这其中的坚定决绝,阿柒听得清清楚楚。

    他眼睛蓦然酸涩了:“凝月……”

    “阿柒,是我对不起你,累的你陪我用这种不容于世的法子逆生重来,化为婴孩,再无来世。”冷凝月声音沙哑的说。

    当年她与阿柒刚刚新婚便一路游玩准备回家,谁知在半路上便听说宗门被灭,没等她从打击中醒来,家族又全被人屠尽。

    她站在血雨中,身上被鲜血打湿却没有任何躲避,这都是她亲人的血,是她在意和在意她的人的血,那些人却再也不存在了。

    等她终于见到了仇人,却发现仇人被当时的魔主带走,息心还真是命大。

    她违背祖宗家规,承受了削骨割肉之苦,以不入轮回为代价,终究修成了逆生术,与阿柒演算了上万次布局,终于将自己送到了息心身边。

    后来她查到息心动手的原因是因为自家宗门毁了息心的家,但她一个字都不信,她要息心血债血偿。

    没想到,不过几百年后,她竟然见到了阿柒,她的新婚丈夫竟然也修习了逆生术。

    他是来陪伴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