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2章 遮阳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神色一敛,沉声说道:“嗯,她现在应该还在紫薇城。”

    三长老见他神色实在不好,便开口了:“既然如此,我们便出发吧。”

    “等等。”沈久留开口阻止。

    他双指并拢,一道剑气弹入虚空,不过片刻功夫,一身劲装的云游风背着大刀快速走了过来。

    “我说久留兄弟,你急急忙忙发信找我又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带着痞气的调笑传来,云游风的身影停在了两丈远的地方,眼神警惕的看着三长老一行人。

    沈久留看出好友的戒备,再瞧瞧他停下的地方以及时不时看向自己难掩的担忧,心下一暖,说:“游风,这是我师门的前辈,这次三长老带着两位师姐出山,正是来相助我们的。”

    云游风眼底的警惕消失,快步走到沈久留身边,大大咧咧地伸出胳膊担在沈久留的肩膀上,嬉笑道:“你可真是不够意思啊,我还以为你跟我一样是孤家寡人呢,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师门。”

    想来沈久留当年能活下来,应当是被这些人救了。

    沈久留无奈,虽说神色清冷没有变化,但到底是纵容了他不合规矩的行为,顺道介绍朝着三长老三人介绍道:“长老,粉荷师姐,铃兰师姐,这是我的好友云游风。”

    云游风站直身体,整理了下衣角,似模似样地朝着三长老拱手一礼:“晚辈云游风见过前辈,见过两位道友。”

    三长老仔细打量了下云游风,见着人虽然言行举止带着痞气轻浮,却眉目清明,自有一番正气,因而笑道:“小友年纪轻轻修为不俗,与我家少主又互为好友,无需这般客气。”

    云游风当即直起身子,笑嘻嘻的说:“前辈痛快。”

    他看了看几人,没忍住问道:“久留,我们现在是准备前往紫薇城吗?”

    沈久留点点头,郑重的说:“是,刚才唤你前来,便是让你跟我们一起走。”

    云游风脸色一喜:“大善,大善。这些日子我一直担心容娴,能早日救她回来我也好放心些。”

    “云道友也认得容大夫?”铃兰忽然开口问道。

    云游风看到这妙龄女子紧盯着他,眼底深处还带着隐隐的敌意,一头雾水的说:“认得,容大夫在八年前救过我的命,后来我们相互之间一直有联系……”

    铃兰不等他的话说完,便眉梢上挑道:“原来云道友与容大夫私交甚笃,不知我何时能喝上二位的喜酒?”

    “铃兰!”粉荷忍不住开口阻止道。

    她明明已经看出来少宗主对容娴的态度,却说话这般尖酸,少宗主肯定不会高兴。

    沈久留拧了拧眉,清冷的视线落在了云游风身上。

    云游风顿时冷汗淋漓,连忙澄清道:“误会,我跟容大夫只是朋友而已,我有喜欢的人。”

    郁族的人他躲都来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去招惹。特别是当他看出沈久留对容娴的心思后,就更不可能往前凑了。

    而他确实有喜欢的人,那人便是无心酒肆的楼三娘,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抱得美人归啊。

    沈久留这才收回视线开口道:“好了,我们还是先赶往紫薇城吧。”

    他走到三长老身边,两人率先朝着前方走去。

    云游风挠了挠头,有些不解几人之间的气氛怎么这般奇怪,他背着大刀快步跟了上去。

    此处只剩下粉荷和铃兰两人,铃兰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粉荷师姐,我爱了他那么多年,我那么爱他,这世间没有人能比我爱他。他为什么总看不到我,为什么?”

    粉荷拿出帕子递给她,叹了口气说:“铃兰,我虽然不懂人世间的情爱是怎么回事,但我知道,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他十几年都没有爱上你,以后爱上你的可能也微乎其微。”

    “但也有可能不是吗?可偏偏下山一趟,他就遇到了容娴。”铃兰紧攥着帕子有些不讲理了:“我放在心上喜欢的人,喜欢上了别人。师姐,这让我如何甘心。”

    粉荷有些心酸,不管是铃兰还是少宗主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偏偏铃兰死心眼儿爱上了少宗主。

    “走吧,先去紫薇城。”粉荷说道。

    铃兰收拾了下情绪,有些讥讽的说:“正好我也想见见师弟那位心上人。”

    紫薇城,容娴扫了眼面前的药碗,温声道:“师叔,弟子并无大碍,无需喝药。”

    清波将药碗放在身边的桌子上,冷声说道:“你应该明白,这不是药。”

    容娴脸上的笑意缓缓收敛,当那双凤眸里没了习惯性的温柔暖意时,便如古井寒潭,深不见底。斜睨过来锋锐如刀,当人忍不住心生寒意。

    清波身上一寒,再次朝着容娴看去时,这师侄依旧温柔和善,想来是自己方才看错了罢。

    “即便那是毒,对弟子来说也跟药没有区别。师叔怕是忘了,弟子是大夫。”容娴毫不避讳的提醒道。

    清波脸色一沉,他嗤笑一声,带着残忍和戏谑:“师侄是大夫我当然不会忘记,想来你应该听说过这个名字——遮阳。”

    容娴眉头微蹙,这个名字似曾相识,她之前在玄华山第二任掌门随笔上看过,遮阳属于早已被摧毁的禁药,如今竟然又出现了。

    看到容娴脸色微变,清波心情很好的将药碗递到她面前,说:“这就是遮阳了。你之前大胆的放走沈久留我也一直没处置你,并非放过了你,而是为了它。”

    遮阳之毒如同它的名字,遮盖阳光。

    中此毒后不能见阳光,一旦见了阳光,便如冰雪融化,身消无影、魂无所依而死。

    这毒无解,只有一克星,却又是那至纯至阳之物。

    而女子之身本就属阴,至纯至阳之物入体便大打折扣,因而清波拿出这等至毒之物摆明了就是不给容娴一丁点儿解毒的机会。

    容娴垂眸,睫毛颤了颤,似乎被吓到了:“师叔这般待弟子,怕是师父那边也不好交代吧。”

    清波端着药碗的手很稳,语气坚定没有一丝动摇:“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师父能有你这吃里扒外的弟子,我这当师叔的少不得要好好调教一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