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3章 解脱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颤抖着手接过药碗,似乎在垂死挣扎:“师叔也不在意夫人吗?”

    清波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说:“夫人醒来是迟早的事情,最凶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只是调养,普通大夫都能做到。不过,我还是很佩服师侄的高尚医德的。”

    即便自己再怎么得罪容娴,容娴也没有对曾水动手,她这人不止心善,还有着自己的底线。

    若非如此,他也不敢随意得罪容娴。

    容娴眼底流光闪烁,没想到清波说动手就动手,这人心胸狭隘的程度令她惊讶。

    一碗遮阳罢了,除了不能见到阳光外,对容娴完全不痛不痒。

    她端着药碗的手微微用力,似乎想要将药碗捏碎。

    忽然,她的手一顿。

    神识扫过识海内金光包裹的令牌,隐隐的,她心里竟然升起另一个疯狂的念头。

    容娴了解遮阳的毒性,清楚的知道等剑帝精血全都同化完后,遮阳便不会起到作用。

    而且出于某种隐秘的心思,她不想拒绝这难得的机会。

    但这并不代表她就不计较清波对她的行为。

    她面上若有似无的露出一抹苦笑,道:“师叔的惩罚来得晚,却严重的让弟子难以承受。”

    清波冷漠的看着她,摆明了不喝就死,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容娴神色带着淡淡的悲哀和黯淡,眼里划过一道幽深的光泽,仰头将碗中的药一饮而尽。

    清波接过碗,看到里面剩下的两滴药水,嘴角一勾,让下人送进来一只小狗。

    他动作温柔的抱着小狗,看着小狗将药碗舔干净后,将小狗放在了门口。

    清波看向端坐在椅子上神色好似没有半点变化的容娴,假惺惺道:“师侄是大夫,想来对遮阳这种奇药的药性也很好奇,为了防止师侄不清楚药性,对自己造成难以避免的损伤,师叔便勉强牺牲一条小狗来验证下遮阳的药性吧。”

    说罢,便转头看向门外。

    外面一个护卫站在大树边朝着小狗吹了声口哨,本来乖乖蹲在门口的小狗像是听到了命令一般,蹭的朝着外面跑去。

    刚跑出门外触到了外面的阳光,小狗便像那冬雪见到了春阳一样,瞬间化为星星点点消散。

    清波满意的笑了笑,只两滴便有这么大威力,容娴可是喝了一整碗呢。

    容娴太过良善,那双凤眸太过干净,每每被那双眼睛注视着,他便有种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和不堪全部暴露一样,这种感觉太过糟糕了。

    所以他费尽心思找来遮阳,既然他活得太过肮脏,容娴又如何能光明正在的活得自在呢,还是陪着他做这黑暗中的鼹鼠好了,他们本就是同门不是吗?

    “看来效果还不错,不枉我忙活了这么久,可是费了我很大的功夫呢。”清波神色诡谲的念叨。

    容娴弯了弯眉,笑容温柔而无奈,像是长辈包容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一般:“让师叔这般费心,弟子真是过意不去。”

    她意味深长道:“弟子会报答师叔的。”

    清波脸上的戏谑尽散,心底的得意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看着如今还能若无其事笑得依旧温柔的人,清波心下一沉,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而上,蔓延到四肢百骸,生生将他浑身的血液冻结。

    他再一次意识到,容娴绝不简单。

    再老实的人被人这般折腾欺侮也会愤怒,容娴却半分情绪不露。脸上的笑容跟以前一样,连嘴边的弧度都没有半分变化,刀剑无眼尚有棱角,容娴却软和的仿佛谁都能上去拿捏两下,偏她从未吃过亏。

    想到这里,清波双目犀利的盯着容娴半晌,却什么都没发现,只能甩袖离去,另派人一直盯着容娴,半点也不敢放松了。

    房内只剩下容娴一人,她双手笼于袖中,不紧不慢地走到门口,来到了房檐下的阴影处站定,目光淡淡的瞥过之前小狗消散的地方,怔愣着不动了。

    许久之后,她似乎下定了决心,缓缓地伸出手,一寸寸的略过阴影朝着外面探去。

    一股尖锐的疼痛袭来,她猛地收回了手。

    低头看着指尖焦灼的痕迹,容娴若有所思。

    遮阳之毒在她身上的效果也不轻,但显然比那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小狗强多了。

    而且,若没有感应错的话,刚才手指融化的瞬间,一股霸道强劲的力量硬生生的阻碍了遮阳的功效,与此同时,木灵珠内的生机一转,瞬间便恢复了她的伤势。

    身体上的创伤易愈,但遮阳作用在神魂上的损伤却恢复的很是缓慢。

    容娴嘴角的弧度上扬,嘴角的笑意加深了许多。

    天下至纯至阳之物,剑帝精血若属第二,便没有什么东西能称得上第一了。

    那股克制遮阳的霸道力量便是剑帝精血了,等她体内的血液全部被剑帝精血同化完成,遮阳便随之而解,只是这段时间怕是见不得光了。

    且刚才接触阳光的瞬间,识海内轻轻的晃动并没有瞒过她的注视。

    虽然事微不足道的一分动摇,却让容娴眼里溢满了喜悦。

    容娴沉吟片刻,毅然决然的踏入了阳光中。

    她闭着眼睛,在阳光下,她很快的起了变化。

    非是小狗那般消融,而是变得虚幻了起来,虚实交迭间,识海内的晃动越发的剧烈,容娴的脸色也白的更加透明。

    ‘嗡~’一声轻响,只见识海深处那面散发着金牌一寸寸拔高,一分分的朝外挪动。

    猛地,容娴身体一震,一面散发着金光的令牌从她的眉心飞出。

    令牌正面是一个规规矩矩的篆体‘禁’,背面刻着一尊凶神恶煞的狴犴。

    令牌蠢蠢欲动,似乎想要脱离容娴的镇压。

    容娴猛地睁开眼睛,后退了一步,整个人从虚化实。

    她脸色苍白的透明,偶尔没有压抑住遮阳的毒性,半边身子都变成了透明,她眸色暗淡无光,好似里面的灵魂之火正在点点熄灭,便是刚入修道的新人都能看出她的神魂正在缓缓消散。

    但容娴依旧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带着几分解脱和疯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