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6章 胡闹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看着近在咫尺的房间,房间内就是他心心念念的人,想到这点,他清冷的神色顿时维持不住了,眼里泛起层层波澜,温柔缱绻。

    云游风靠近半步,低声嘱咐道:“一切小心。”

    他曾经在清波手下待过一段时日,对清波的手段再了解不过。

    那人看似正直,实则心狠手辣,没有底线,若他做什么手脚,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沈久留轻微点头,来到婢女身边,直接说道:“我要见小娴。”

    婢女看了眼没有任何表示的青一,转身走到门边。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婢女轻声说道:“容大夫,有客人来访。”

    容娴装模作样的看着医书,随口应道:“进。”

    她头都没抬,似乎完全不将所谓的客人放在心上。

    房门推开,与外面的阳光灿烂相比,房间内显然有几分深夜冷月之感。

    厚重的帘子遮盖住了光芒,本应黑漆漆一片的房间却因为夜明珠的亮光恍如白昼。

    沈久留走进房间,第一眼便看到坐在窗前看书的女子,一身绿色长裙温婉娴静,银纱披身,绿色的腰带束缚着盈盈一握的腰身。

    但最惹人注目的还是她周身萦绕的气息,温暖柔和,让人忍不住心生亲切。

    她靠在椅子上,手里捧着一卷书籍。

    白皙的手指轻轻翻过一页,容娴垂眸,聚精会神的盯着书上的文字,好似对来客是谁完全不在意。

    她漫不经心的开口:“没想到我还有客人,倒是意外的惊喜。”

    沈久留轻轻皱眉,小娴怎么又瘦了,难道是因为生病闹的?

    许是久久得不得回答,看书的女子终于忍不住抬头看去,发现来人竟是她耗费心血付出代价才好不容易放走的人时,神色间满是惊诧和担忧。

    她不紧不慢地站起身,举手投足间满是贵族的矜贵姿态。

    她上下打量了下面前的青年,微微蹙眉,假模假样道:“久留?!你怎么回来了,难道是师叔抓你回来的?你怎么那么不小心,你别担心,我会想办法放你离开……”

    “小娴。”沈久留神色温柔的打断她的话,走上前来将容娴仔细打量了一遍,发现她气色还不错,这才松了口气。

    对上这双干净清透中带着担忧的眸子,沈久留清冷的声线也染上了几分温暖,唇角扬起了浅浅的弧度,喜悦中带着怀念的说:“是我自己回来的,我放心不下你。”

    容娴敛去微笑,微蹙的眉稍稍松开,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极不走心的斥道:“胡闹。”

    她没有让人赶紧离开,也没有恼怒这人浪费了她的心意又羊入虎口,反而敷衍般的斥责了一声。

    可她神色太过于郑重,语气太过于真挚,这显得她那一声不轻不重的斥责竟格外的暖心。

    容娴她啊,就是有本事让别人对她全身心的信任,不起半点怀疑。

    嘛,沈久留来回折腾的举动对她来说确实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也就值得她纡尊降贵的说一声‘胡闹’罢了。

    听着‘胡闹’这两个字,沈久留突兀地感觉自己心中被一只柔嫩的小爪子挠了几下,又痒又麻,让他恨不得让小娴多骂几声。

    沈久留无奈扶额,对于自己不着调的想法有些忍俊不禁,但看到小娴为他着急的模样,他不得不承认,就像大热天咬了一口冰一样,舒爽轻松极了。

    沈久留一定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眉眼是多么温柔缱绻,淡漠清冷的眼神也爬上了丝丝暖意:“小娴不用担心,我并非孤身一人上门的,游风和我的两位师姐还在外面,门内三长老也随行至此。”

    所以,他的安全完全有保障的。

    容娴眨了眨眼,她并没有在担心,好吗。

    可既然被沈久留误会了,她也不会去解释,直接就破罐子破摔……

    并不是!

    她从善如流的承认了,并且似模似样地大大的松了口气,给沈久留个台阶下,让他不会觉得因为自作多情而显得尴尬。

    容娴不着痕迹的体贴了一把后,眼波流转,暖意融融,自然而然的揭过这一茬:“我似是许久未见游风了。”

    她绝口不提就沈久留几人压根不是阿柒的对手,也不去提醒他们城主府内还潜藏的危机。

    沈久留等人的举动本就在她的计划之内,她当然不会多此一举。

    “没想到游风竟然与久留又碰到了,这可真是缘分。”容娴浅笑道,顺坡下驴的……就将刚才的话题略了过去。

    她话音刚落,一道厉风从面前划过。

    容娴回头看时,便见云游风懒洋洋的坐在桌前,毫不客气的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末了还挑剔的说:“茶是好茶,可我还是想念三娘酿的美酒啊。容娴,三娘一向听你的,下次你见到三娘时,帮我要两坛千日醉呗。”

    他这般不客气,容娴却没有任何恼意,她垂眸看着云游风,直看的云游风心虚了起来,这才施施然应道:“好。”

    云游风干巴巴笑,笑了一半又僵住了,他想到了容娴刚才说的缘分二字,左看看容娴,又看看沈久留,顿时耷拉着脸道:“也确实是缘分了。”

    不然时隔十三年,怎么偏偏就让他碰到了苦主呢,这可真是天道好轮回啊。

    这时,粉荷与铃兰也走了进来。

    二人一位美艳一位娇俏,都是难得的姿色,却偏偏带着昊天仙宗的气息。

    容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她看着二人眨了眨眼眼,纯澈的眸子里飞快的闪过一道莫测的情绪,又重新恢复了干净温柔。

    她眉目一转,笑吟吟道:“久留,这二位便是你说的师姐吧。”

    沈久留轻应一声,走到她身边介绍道:“这是粉荷师姐,将我从小照顾到大的,这位是铃兰师姐,跟我一起长大。”

    容娴朝着两人颔首,语气满是诚挚道:“两位姑娘英姿飒爽,自有一番风度,让人一见便眼前一亮。”

    她一开口,世界都好似安静了,那温柔的声音悦耳包容,就像在心肺间吹进了一股暖风,让一切生灵都不由心神安宁,静静聆听。

    粉荷发现自己之前还有些浮躁的心竟然在瞬间沉静了下来,她再看向容娴的眼神温和了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