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9章 盛宴
    ,精彩小说免费!

    看着即便不知道自己身份,却依旧谨慎尽职的魔修,容娴嘴角的笑意加深,伸手给自己倒了杯茶,这才不紧不慢道:“起来吧。”

    “是。”曲浪小心翼翼看了眼容娴,见她脸色虽然苍白,但气息很稳。

    意识到她没有大碍,曲浪送了口气,这回可以给寒溪尊者交差了,他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眼观鼻鼻观心的等候吩咐。

    容娴抿了口茶,忽而问道:“尊者可好?”

    曲浪还沉浸在自己思维中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的哆嗦了一下,抬头看到容娴脸上淡淡的笑意,觉得浑身汗毛直竖,结结巴巴道:“还、还好。尊者只、只是担心大人。”

    容娴轻轻颔首,闭上眼睛沉默了一会儿。

    ‘吟’一声龙吟突兀地在容娴灵魂深处爆发,容娴猛地抬头,似乎透过那厚厚的帘子看到了外面。

    那浮现在半空中的‘禁’字终于支离破碎,无数邪气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金色的令牌晃动了下,光芒暗淡了下来,想要回到容娴的手中。

    掌控着令牌,便掌控着所有魔修的命脉,在魔修之中,她便是尊,是皇,是君。

    千年以来,足够令牌熟悉了她的气息。

    但容娴半点也不想要这东西,她心神一动,令牌犹豫了下便朝着远方飞去。

    谁也不知道它去了哪儿,也不知道会在何时迎来新的主人。

    或者一直沉寂下去,等待容娴的再次召唤。

    搞定了狴犴魔狱后,容娴眼角眉梢尽是愉悦,心情极好的没有再噎人了,直接温声说道:“你回去告诉尊者,就说我已无碍。她想做什么就去做吧,禁令已经解除,狴犴魔狱再也不是威胁。”

    曲浪神色一喜,激动的道:“是。”

    试探的等了一会儿,发现容娴再没有其他吩咐,他直接化为一团黑雾消失在房中。

    容娴抚摸着手边的夜明珠,嘴边挂着浅浅的笑意。

    禁令解除,她的直系下属便不再隐藏,由阿妹带领,想报仇的报仇,想杀回无心崖的杀回无心崖。

    她的仇她的怨,她的不解与困惑……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将随着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一层层拨开云雾,慢慢地,更加坚定的靠向她的计划。

    而那些大奸大恶之辈,没有禁令的禁锢,也将无所约束,圣山昊天仙宗再也压制不住无心崖。

    “此后,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人间乱矣。”她似乎已经听到了人间的哀嚎声,恶魔的狂欢声。

    容娴忍不住伸手轻触着带着淡淡温度的窗帘,神色是无边的享受。

    浅浅的满足的叹息在屋内响起:“这可真是一场盛宴啊。”

    圣山,正在闭关的沈熙猛地站起身,眼里满是不可思议:“禁令居然解除了?!”

    他指尖一弹,一道剑气遁出洞府,飞入虚空化为一把指天立地的巨剑,剑身翁鸣作响,像是响在每一个仙宗弟子的灵魂深处。

    与此同时,从昊天仙宗四面八方而来的光影化为一道道身影落在了石窟前恭敬的等候。

    片刻,石门上的禁制消失,石门缓缓上升,沈熙一身白袍从里面走了出来。

    “参见宗主。”众人弯腰行礼道。

    沈熙脚步不停,从众人中间穿梭,直接朝着仙宗大殿凌云殿走去。

    坐在凌云殿上,沈熙深吸一口气,沉声说道:“本宗有所感应,‘禁令’在刚才解除了。”

    下方一片哗然,‘禁令’是什么,昊天仙宗众人无比清楚。

    那是镇压邪魔的牢狱,有禁令的存在,所有妖魔鬼怪都要受到约束,因而天下才太平这么久,无心崖那帮魔修也不敢擅闯人间。

    禁令有着无边的伟力,凡是为祸苍生的妖魔邪道全都会被禁令感应到,然后被吸进牢狱中永远镇压。

    这不仅仅是邪魔歪道脑袋上的一把利刃,更是正道头上的警钟。

    如今‘禁令’解除,牢狱轰然破开,世间即将大乱啊。

    下方嗡嗡一片,沈熙皱了皱眉,道:“即日起,门派年轻一辈弟子离开圣山历练,此乃劫数又是机缘,希望尔等能够抓住机会,踏上登天之路。”

    话音落下,宝座上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无心崖,一直悬在心头的束缚忽然消失,冷凝月眼睛猛地瞪大。

    她站起身飞出大殿外,无数魔修的欢呼声震耳欲聋。

    这是——禁令解除了。

    “哈哈哈,好,禁令解除,以后便是我魔道昌盛的时代,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冷凝月狂喜。

    无数魔修狂欢,跟着一起撕心裂肺的喊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冷凝月大笑不止,息心和以前的魔主在位时,魔修一直是被压制的状态,如今换上她掌控无心崖,魔狱禁令便诡异的解除了,这是属于她的大机缘,大气运啊。

    她身形一闪浮现半空,清脆的声音带着意气风发响彻整个无心崖:“魔狱禁令解除,三日后本座正式接任魔道尊主之位。”

    回到大殿中,看着两边满脸喜色的魔修,冷凝月拔高声音道:“左护法,立刻带一队修士前往人间紫薇城接应阿柒,将那位名为容娴的大夫给本座抓回来。”

    左护法是一个很特别的男人,他一张如鬼斧神刀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却偏偏给人一种圣洁之感。

    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带着一种看破世事的纯洁,仿佛不知世事的孩童,他微微一笑,就像庙里的泥塑佛陀,圣洁而慈悲。

    他跨出一步,拱手应道:“是,尊者。”

    他手腕上挂着一串散发着檀香的佛珠,与他周身的魔气矛盾相克,却又诡异的融洽。

    听到这个称呼,冷凝月脸色寒了一瞬,下意识掐了掐手腕上变成一只手镯的阿金,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反正三日后她便正式接管无心崖,这些人将‘尊者’的称呼也定然会换成‘尊主’,她不用着急。

    冷凝月扬起胸膛一脸高傲,却压根没有看到下方的魔修眼底隐隐的不屑。

    他们都是无心崖的老人了,经历了两任甚至三任尊主,尊主之位意味着什么他们比谁都清楚。

    ——那是狴犴魔狱的震慑和天道降下魔主业位伟力的加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