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1章 丹方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沈久留的感谢,云游风干笑了两声。

    当年闯入郁族还有他呢,虽然没杀人,但面对苦主依旧心虚的厉害。

    幸好解围的来了:“久留师弟,久留师弟。”

    迎面,粉荷和铃兰快步走来。

    沈久留朝着两人身后看了眼,几不可查的皱了皱眉,担忧的问:“荷师姐,你们怎么来了,小娴呢?”

    铃兰一听这话,顿时就炸了:“小娴小娴,你眼里除了容娴还有什么。”

    面对铃兰忽然发出的脾气,沈久留一脸茫然,他语气清冷的问:“铃兰师姐,谁惹你了?”

    一旁的云游风嘴角抽了抽,将自己朝着角落处藏了起来,这等感情上的纠葛实在不是他能掺和的。

    铃兰被沈久留这么个不解风情的木头险些炸了:“沈久留,我喜欢你你看不出来吗?在喜欢你的人面前心心念念别的女人,你还有没有心。”

    沈久留眼里隐隐有几分无奈,即便他不喜欢铃兰,但毕竟两人是一起长大的,多年的师姐弟情分在,他又不可能直接撕破脸皮将人给赶走:“铃兰师姐,我喜欢的,唯一人尔。”

    这些年来,唯容娴一人让他心动。

    说罢,他连忙转移话题,朝着粉荷道:“粉荷师姐,怎么不见小娴?”

    粉荷也很无奈,她倒是很希望师弟师妹能成为一对,这样亲上加亲,少宗主的位置也会更稳,可偏偏感情上的事情谁也没办法。

    “容大夫还在房间,她让我们尽快离开紫薇城。”粉荷说道。

    云游风忽的蹦了出来:“让我们离开?”

    他看了眼沈久留,问道:“与刚才府里出的事有关吗?”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清波也不会如此匆忙,他连一直想要抓的沈久留都顾不得了,可见出的事有多大。

    “什么事?刚才有发生何事吗?”粉荷不解的询问。

    沈久留心神一动:“可能有关,我们去问问小娴。无论是走是留,小娴都要跟我们一起走,我不放心她一人留在这里。”

    他大步离开,方向郝然是容娴的小院,气得铃兰牙齿咬的咯咯响。

    云游风也连忙跟了上去,伸手抹了把冷汗,这女人发起飙来让他心里也毛毛的。

    恍如白昼的房间内,药香浅淡清幽,容娴坐在桌前认真地看着面前的竹简,上面所著除了各种药材之外,还有罕见的炼丹术。

    “余生所寻不死长生,所求起死回生,一百八十余载终得奥妙。然回首蓦然一人尔,著此书以传后人,死生大事因果变数……”容娴轻声念道,后面的字迹再也看不清了,这竹简也遗失了一部分。

    容娴轻叹了口气,以凡人之身能做到这一步,真是让人惊叹不已。可惜依旧抵挡不住时光的摧残,岁月将一切应该的不应该的全都掩埋,余下只言片语让后人在缝隙中去窥探那曾经辉煌的过去。

    长生不死,起死回生,这等大道不止凡人在寻找,就连修士不也在追求超脱,超脱生死,超脱天地,不被道所束缚吗!

    她定定地看着竹简,眼睛忽的一亮:“若将普通的药材换成仙药呢,是否会有不同的效果?”

    容娴并非真的想要练出什么长生不死、起死回生的丹药,她还不屑于用丹药去达到目的,她想要长生不死的路早已经定好,该怎么走她很清楚。

    如今所谓的炼丹不过是好奇而已,既然已经选择修习医术作为修行之余的娱乐休闲,作为辅助的炼丹术当然也是多多益善了。

    她将竹简中的丹方和炼丹手法全都记住后,她闭着眼睛在心中推演丹术的成功性。

    “咳咳!”刚开始没多久,容娴的身体便支撑不住,或者说是她的神魂支撑不住。

    那一碗遮阳之后,她为了让‘禁令’离开神魂,不惜伤及己身,阳光在遮阳的作用下,让她的神魂十不存一,神魂支撑不起身体,这让她的身体也开始衰败。

    即便后来有功德之力的帮助,但神魂的创伤依旧没有痊愈。

    以前为了牵制狴犴魔狱,她千年修为不得寸劲,功力全部镇压魔狱了,禁令脱离后她才有资格寻求超脱。

    且不管是身体的伤势还是神魂的伤势都是可控的,跟‘禁令’相比,一切代价都是值得的。

    她忽略身体的问题,将心神全部沉浸在推演中。

    时间一分分过去,她推演了数百次,终于在矫正中成功了。

    ‘噗!’容娴吐了口血,她睁开眼睛,脸色虽然苍白的厉害,但眼睛却十分明亮:“没想到炼丹术还是有可取之处的,有趣,当真是有趣。”

    她没有理会地上的血迹,反而拿起笔在纸上将刚才推演的药方默写了出来,沉吟片刻,又将炼丹手法记载了下来。

    容娴刚刚放下笔,便感应到远处几股熟悉的气息正在接近。

    沈久留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清波没有为难他们吗?

    他们难不成还真只是喝杯茶叙叙旧?

    容娴眉目流转间,直接就任性的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还似模似样的感慨道:“果然这世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啊。”

    容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但她也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从她敷衍似的态度便能看出一二来。

    她低头看着地上的血迹微微皱眉,拂袖挥去,血迹瞬间消失。她指尖划过衣服,裙摆处的点点血迹也蒸发不见。

    这时她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掏出一方锦帕,轻轻地将嘴边的血迹擦去,帕子挡住了嘴,她喉咙动了动,还是没忍住咳了出来。

    一股腥甜涌出,将锦帕浸湿。

    容娴掌心火光一闪,锦帕被燃烧为灰烬。

    她取出一粒七品莲丹药放入嘴中,丹药化为一股能量朝着四肢百骸蔓延,将五脏六腑的衰败止住。

    容娴重新取出一方帕子将嘴角的血迹擦去,帕子刚刚放入袖中,门外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容娴,是我。”云游风那痞痞的声音十分有特色。

    容娴清了清嗓子,声音略带沙哑道:“进来吧。”

    房门被推开,一脸兴冲冲走进来的云游风脚步忽的一顿,鼻尖轻嗅了嗅,眼里闪过一丝警惕。

    不对,有血腥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