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2章 心机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云游风率先跑来,容娴坐在原地没动,她伸手整理竹简时不经意间将香炉的青烟扫了一下,药香顿时布满整个屋子,驱逐了屋内轻微的血腥味。

    云游风再去嗅时已经没有了味道,他深深地看了眼容娴,却没有多嘴。

    在他身后,沈久留疑惑道:“游风?”

    你要么朝前走要么向后退,卡在门口作甚?!

    云游风嘿嘿一笑,三步并两步的来到容娴身边,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他一点儿也不见外,一手拿出一个茶杯,一手提起茶壶就被自己倒了杯茶来,轻轻一嗅,脸上笑嘻嘻的,口中意有所指道:“容娴,你这里的茶香都盖住了药香呢。”

    虽然屋内的血气没有了,但容娴身上的血气还在,虽然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他也不愿意坏了容娴的事,只能这般提醒一句了。

    但云游风心里十分担忧,容娴到底在隐瞒了些什么,从容娴身上问不出来的话,也许他可以去找青二套套话。

    容娴听得出来他说的什么,她虽然驱逐了屋内的血气,但袖中的帕子上还有血迹沾染,那是药香驱逐不了的。

    她收回手,长袖遮掩下,手中一团光亮闪过,帕子上的血迹顿时消失。

    就在这时,沈久留也走过来坐了下去,他动了动鼻子,坦诚道:“茶香没有盖过药香啊。”

    云游风翻了个白眼不想搭理他了。

    容娴弯唇一笑,极不走心道:“久留的鼻子真灵。”

    顿了顿,她神色微妙的补充道:“就跟游风似的。”比狗鼻子都灵光。

    云游风:容娴她真是夸他吗?为何他没觉得有半点开心。

    沈久留动手给自己倒了杯茶后,目光落在桌上的竹简和那一沓纸张上,清冷的眉眼微微柔和:“小娴一直在看医书吗?”

    容娴扫了眼刚刚默写出来的丹方,再想想自己一直在疗伤的日子,毫不亏心道:“近日身体欠佳未曾出门,闲着也是闲着,便多看看医书。”

    说着,她脸上还浮现出一个悲天悯人的神色,温温柔柔道:“我除了懂些歧黄之术外,一事无成,身无长物。而今,众生多苦难,我能做的便是凭着自身微末本事,多救一人是一人。”

    云游风与沈久留听罢,感动的热泪盈眶。

    沈久留目光落在容娴苍白的脸上,忍不住道:“小娴,我知道你心念苍生,但也要多顾念自己身体,要知道还有无数沉浸在苦痛中的病人等待着你呢。”

    云游风在一边附和道:“没错没错,你康健了,才能救助更多的人。”

    听着二人的劝慰,容娴不由得感慨:“今日我才得知,游风与久留竟是同道中人,竟都这般心地善良,宽宏仁爱。”她装模作样的扯住袖子挡住脸,假装感动的不能自己。

    云游风与沈久留一脸懵逼,他们只是劝说容娴多注意自身罢了,怎么到了容娴耳中就成了心怀天下了?!

    但看着容娴眼里那欣慰的光芒,二人没好意思说出本意来,不然这也显得他们太过于自私,好么?

    二人干笑了两声后,有些坐立难安了,不知怎地,竟觉得有几分尴尬了。

    一时间,房间竟然安静了下来。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知不觉将天给聊死了的容娴对这古怪的气氛视若无睹,她慢吞吞的将桌上的丹方收了起来,夹在医书中递给云游风,笑容温和道:“麻烦游风帮我放在书柜上。”

    云游风像是得到解放一下,立刻跳起来接过医书,心里暗暗送了口气,终于从那尴尬的气氛中出来了。

    他随意扫了眼,随手便将医书放在书柜上。

    并没有吃一暂长一智的云游风口中啧啧称奇道:“容娴,你可真是勤奋,医术这么好还整天手不释卷。”

    容娴故作惋惜道:“可能是我的医术还没那么好,才手不释卷。”

    莫名觉得自己被噎回去的云游风嘴角一抽,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再不敢随意开口了。

    容娴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又一次将天给聊死后,她没有半点愧疚道:“唔,二位师姐来了啊。”

    迎面,粉荷和铃兰走了过来,二人也没有客气,分别便坐在了沈久留两侧。

    云游风忙殷勤地伸手替二人倒了杯茶:“二位道友请。”

    粉荷友善的一笑:“多谢云道友。”

    铃兰朝着云游风颔首表示感激后,看了眼容娴,还是没忍住刺了一句:“容大夫这病养得这么久,怎么气色依旧这么差。”

    容娴眨了眨眼,好声好气道:“可能是心病吧,自久留离开之后,我一直放心不下。”

    沈久留眉目柔和,感激的不得了,很甜的说:“让你为我操心了。”

    容娴没有接话,她抬头对着铃兰露出一个让天地失色的笑容后,意料之中的见到铃兰被气得脸色铁青的神色,顿时心情舒畅了。

    铃兰:“……”

    被迫看到心上人对别的女人柔情满满,铃兰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她死死盯着容娴,心里暗骂:心机!

    出了口气的容娴朝着沈久留微微侧身,用稀松平常的语气耿直道:“久留不必如此作态,换成是任何人,我都会去救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无辜之人在我面前受苦。”

    容娴这话一出,可谓是将‘过河拆桥’诠释的彻彻底底。

    刚才为了气铃兰还甜甜蜜蜜柔情百转,眨眼的功夫便用过就扔。

    沈久留感动的神色一僵,眉心跳了跳。

    #最尴尬的莫过于表错情#

    空气又一次安静了下来,云游风轻咳一声,厚道的解围道:“对了容娴,我来时在外面碰到了小乐,小乐很担心你。”

    似乎想起了那个可爱的孩子,容娴嘴角抿起一个柔软的笑意,温声道:“小乐有心了,若你再碰到他,替我向他说一声,我一切都好。”

    沈久留从刚才的节奏中缓过神来,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他觉得容娴的话有些问题,但又说不上哪里有问题,便道:“小乐说木木最近有些咳嗽,别的大夫都不要,一直在等你看病。”

    容娴没有露出任何端倪,面上依旧一派温柔和煦,极不走心道:“木木真是小孩子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