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3章 破绽
    ,精彩小说免费!

    云游风笑容里满是痞气道:“木木本就是小孩子,当然是小孩子脾气了。”

    见容娴没有说话,云游风神色一喜,带着‘终于怼嬴对头’的得意昂扬的小表情,骄傲的挺了挺胸膛,雀跃之意十分明显。

    容娴神色微妙的看了他一眼,只意味不明道:“我很高兴游风没有理解错字面的意思。”

    云游风:“……”

    云游风得意的表情一滞,不管是容娴的眼神还是容娴的话语,都给他一种容娴是在夸智障的错觉??

    房间一片寂静,铃兰端着茶杯安分的抿着,她现在是不敢上去捋虎须了,要是容心机为了报复她在她面前再次故意与师弟甜甜蜜蜜的,她怕控制不住将这杯子给砸了。

    没错,在容娴毫不客气的‘过河拆桥’了一把后,铃兰终于反映过来她是被报复了,这才有了此时这短暂的平静。

    铃兰没有作来作去,粉荷也轻松了许多,她端起茶杯遮住了上扬的嘴角,眼里满是趣味的在云游风身上转动。

    她实在很难想象,怎么有人这么笨,永远学不会吃一堑长一智呢。

    这都被容娴噎了多少回了,怎么还不长记性。

    沈久留作为好兄弟,硬着头皮上前解围了:“小娴,木木还在等着你,我们是不是先去为孩子看诊?”

    话音落下,沈久留得到了云游风一个感激涕零的眼神。

    嗯,男人的友谊在互相解围中得到了无限升华。

    但沈久留这解围的话题却没有选好,因为中了遮阳的容娴,压根就出不了门。

    容娴被戳中痛脚神色未变,她想了想,说:“我记得上次给小乐娘亲看病时,木木端了一杯他爷爷卖的茶水给你喝,还说下次再去便送你一包茶叶呢。”

    沈久留:“……”

    沈久留懵了懵,他刚说了什么,怎么小娴一言不合就怼他呢。

    想到那茶叶的味道,沈久留面色一苦,看着幸灾乐祸的容娴,沈久留默默道:“木木也说会给你一包。”

    容娴神情自若,口中假惺惺的感慨道:“老人家以卖茶为生,我怎么能去拿人家安身立命的东西,这话久留以后不要再提了。”

    她说的好似沈久留怂恿她去做一件天怒人怨、丧尽天良的事一样。

    沈久留:“……”无言以对!

    云游风在一旁看着二人你来我往的交锋很快落下帷幕,意料之中的沈久留输掉了。

    他在心中悄悄感慨了下,没敢出声。

    嗯,恭喜云游风学会了明哲保身。

    在别人意识到不对劲前,容娴率先开口了,她话锋陡然一转道:“小乐没说木木的病情严重吗?”

    容大夫可是一个仁心仁术的好人啊,听到有病人在受苦,那可是比她自己受苦还难受。

    她刚才几次岔开话题都有些不符容大夫的身份了,幸好这里的几人都坚信她表里如一的纯良。

    放在心思敏感的人身上,指不定就怀疑她了呢。

    即便不是怀疑她的身份,也会怀疑她可能伪善。

    容大夫的身份容娴用得很顺,她暂时不想给自己添麻烦,能少些纰漏便少些纰漏。

    “……木木有些咳嗽,小孩子咳嗽起来很容易发热的。”沈久留回过神来说道。

    听罢他的话,容娴脸上的笑意散去,微微皱眉有些忧虑,她脑中有个想法一闪而逝。

    容娴想了想,决定故意卖一个破绽出来。

    容娴站起身想要朝着药箱的方向走去,却忽然又停了下来。

    似乎有什么顾虑一般,容娴回头朝着沈久留故作平静道:“久留,你去见见木木吧,若他病情严重,将他带来城主府,我亲自替他瞧瞧。”

    沈久留猛地瞪大了眼睛,心里快速地跳动了两下,古怪,很古怪。按照他对小娴的理解,一旦听到有人病了,她定然第一时间背起药箱赶过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呢。

    云游风神色一凝,显然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容大夫,这一来一回的肯定耽误时间,不若我们陪你走一遭吧。”铃兰忽然出声道。

    粉荷没有开口,她看着容娴神色有些奇怪。

    从传言中可以看出,容娴遇到病人并不会这般敷衍啊,这难道是闻名不如见面?

    容娴垂下眼睑没有去看任何人,她温声说道:“游风,你拿我的帖子,让安和堂的坐诊药师走一趟,替木木看病。”

    云游风脸上的痞笑消失,他刚站起身准备说什么,沈久留却忽然开口:“游风,你跟二位师姐先出去。”

    沈久留的目光紧紧盯着容娴,半点也不放松。

    “师弟……”铃兰开口想说什么,但被沈久留周身强横的气息所窒,所有的话都咽回了肚子。

    沈久留没有回头,他清冷的声线没有半分感情,语气不容拒绝:“粉荷师姐,你跟铃兰师姐还有游风先出去,我有些话想与小娴聊聊。”

    粉荷看了看容娴,道:“好,我们就在外面。”

    她拉着不情不愿的铃兰离开了房间,云游风最后一个出来,顺手将房门关上。

    房间内只剩下容娴和沈久留,气氛一度很沉寂。

    “小娴。”沈久留率先开口,他站起身走到容娴面前问:“你不能离开城主府吗?”

    容娴望进这双清冷中却毫不掩饰其柔情的眸子,扬唇一笑,十分自然道:“久留在胡思乱想什么,师叔并没有限制我的自由。”

    沈久留眉宇间的朱砂越发红艳,他沉声问道:“那你为何不愿去帮木木治病?”

    容娴佯装吃惊道:“久留为何会这般想,木木只是普通的咳嗽而已,我让游风去请安和堂的坐诊药师已经够了,木木的病情对那位药师来说手到擒来,如何是我不愿帮木木呢。”

    “不对。”沈久留果断的说:“虽然你说的合情合理,但我一个字都不信。”

    他认真的看着容娴,目光落在这张略显苍白的脸上,低声喃喃:“若非必要,你一定会亲自出手,而木木跟你关系也很不错。我已经说了木木在等着你看病,你却要遣别人前去,这根本不是你能做出的事情。”

    他凝声问道:“小娴,你到底在隐瞒我什么?告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