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5章 任性(掐指一算,该加更了)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对铃兰的挑衅视若无睹,她抬头看了看灿烂的阳光,有些晕眩的扶住门。

    果然,遮阳对她伤害最大的便是神魂。

    容娴面上不露半点端倪,只是看起来有几分心不在焉道:“久留真是个急性子,我出门也得换身衣服,在房间闷了好几天,这件衣服上满是药味。”

    沈久留疑惑道:“小娴身上的药味跟以前一样好闻,并不重啊。”

    容娴对于即将踏进阳光下没有半点慌乱纠结,她还有心情调侃沈久留了:“大概是我出门前总忍不住想要打扮一下。唔,就跟久留来城主府前要先计划好用哪种方式搭救我是一样的,我这么说很是通俗易懂,想来久留也能听得明白的。”

    沈久留:“……”

    他一点都不想回想起自己之前因为想太多而做的蠢事,这让他有种被尴尬支配的恐惧。

    他连忙脱口道:“小娴去换衣服吧,慢慢来,时间还早呢,不着急。”

    容娴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看着沈久留,轻轻叹了口气说:“让我赶紧去给木木看病的是你,让我不着急慢慢换衣服的也是你。”

    顿了顿,她认真的下了一个定义:“久留真是任性呢。”

    沈久留:“……”差点被憋得内伤。

    “那我去换衣服了啊。”容娴礼貌的说了一声。

    沈久留无力道:“嗯,我等你。”

    容娴啪的一声关上门,快速换了一身紫裙外罩银纱,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广袖流云,眉目精致中隐隐流露出几分高贵。

    她伸手将荷包挂着身上,荷包内的药草散发着淡淡的药香,闻起来更像一个大夫了。

    房门打开,容娴一眼便看到举起手维持敲门姿势的云游风。

    容娴垂眼看他。

    云游风干笑了两声,说:“你这么快就好了?”

    他只是忽然想到那会儿在房间嗅到的血腥味,心里有些不安,想来出其不意探探罢了,不成想容娴这么快便收拾好了。

    容娴双手交叉抱在胸前,语气兴趣盎然道:“听游风这语气,似乎见过姑娘家换衣服啊,不然对我换衣服的时间长短又如何这般惊讶?”

    云游风:“……我只是礼貌的问一句。”

    容娴微微一笑,不走心道:“嗯,我知道了。”

    听她这么通情达理的应着,云游风没有半点高兴,盖因容娴又补了一句:“你高兴就好。”

    云游风:“……”

    他默默地转身朝着树下的沈久留走去,捂着胸口那咽下去的一口老血,只觉得再跟容娴呆下去,他肯定得噎的岔气了。

    沈久留略带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抬头朝着容娴道:“小娴,我们走吧。”

    容娴迟疑了一下,还是抬起脚朝外走来,既然已经决定了,便不再犹豫。

    一步。

    她隐隐感受到像是置身火炉一样的滚烫,无处可逃,只有被烧成灰烬这一跳路可走。

    两步。

    她的呼吸一紧,被玄黄功德之力止住不再衰败的神魂隐隐开始动荡。

    三步。

    七品莲的功效快速的消耗,身体的衰败已经止不住了。

    第四步踏出,便将彻底走出屋子的阴影,暴露在阳光之下。

    容娴长袖下的手一紧,脚步刚准备跨出,一把似乎被特殊处理过的油纸伞出现在头顶。

    她猛地回头看去,却见青一背光站着,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大夫,城主知道您要出门看诊,对您的慈悲心肠感动不已,这把伞是城主命青一送给您的礼物,还请收好。”

    容娴凤眸一闪,悄悄将手中的,木灵珠收了回去。

    她从善如流的接过油纸伞,指腹轻轻触摸着纸伞,一股冷气钻入体内,一道道禁制符文在眼前划过。

    这可真是为她量身打造的东西啊。

    容娴笑容美好而柔软,口中假惺惺的感慨道:“师叔他老人家总是这么体贴。”

    青一:对着城主那张青年的脸,你称一声‘老人家’不嫌牙疼?

    虽是这么想的,但青一却不敢说出口,他的目光在容娴拿着伞的手上一转,客气的说:“希望您玩的愉快。”

    容娴垂眸,意有所指道:“今日之恩,来日必报。”

    清波业障缠身,杀了他可是有功德拿的。即便她不能动手,别人却可以。

    想到这里,容娴眸光闪烁了下,又恢复了平日里温婉柔和的模样。

    青一拱手一礼,道:“容大夫的话属下会带给城主的,属下告退。”

    青一如同来时一般快速离开,但他与容娴之间的对话却没瞒着沈久留等人。

    几人觉得这对话很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铃兰嗤笑一声,说:“秋天没多热吧,这种天气还撑着伞,娇气,装模作样。”

    粉荷无奈的扯了扯她的袖子道:“铃兰,快别说了。”

    既然喜欢少宗主,那就在少宗主面前保持好形象啊,这么斤斤计较、尖酸刻薄的,本来就是喜欢恐怕也很快变成厌恶了吧。

    再美的女人嫉妒起来,总是丑恶难言的,并且完完全全把自己置于了下方,更显得有些蠢笨。

    粉荷朝着容娴略带歉意道:“容大夫,铃兰她只是心直口快,还请见谅。”

    容娴将‘心直口快’四个字在嘴边绕了一圈,嘴边的笑意深了深,说:“无妨,铃兰师姐年幼无知,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一个‘师姐’,一个‘年幼无知’直接将粉荷被噎了一下,她愤愤然瞪了眼容娴,却不敢再多嘴。

    这么短短时间内,她可算是看清楚了,尽管容娴脾气很好,但却不是个愿意吃亏的,她又说不过人家,自然不愿意再去受气。

    “久留,我们先去看看木木吧。”容娴撑着伞语气柔和的说道。

    沈久留看了眼她头顶的油纸伞没有说什么,提着药箱跟以往一样走在她身边,像个衷心的骑士一样守护者容娴。而刚才容娴跟自家师姐打嘴仗,他完全没有听出来。

    云游风背着大刀哈哈一笑,说:“看来好像没事了,我先去找个酒馆喝它个三天。”

    他要大醉一场醒醒神,今日被容娴左噎一句又噎一句的,有点怀疑人生了。

    云游风的身形一闪已经消失在府内,沈久留与容娴也一前一后的走出了院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