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7章 例外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见实在躲不开这碗茶,也没再使什么手段。

    不喜欢归不喜欢,伤了老人家的心就是大事了。

    容大夫可是个心肠柔软的烂好人呢,老人家一片赤诚之心,怎能拒绝,她可不想惹得别人怀疑。

    容娴低头盯着碗里的茶水,做足了心里建设后,凑上去小小抿了一口。

    嘛,这卖两文钱一碗的茶水味道跟上次的并无区别,还是难喝的厉害。

    这么想着,容娴又喝了一口。

    刚想上前替她解围的沈久留脚步顿住,眼里隐隐浮现出几分笑意柔情。

    他就知道小娴心肠柔软,温柔善良,哪怕勉强自己,也不愿意伤了别人那一片真心。

    沈久留看向容娴,清冷的眉眼柔和缱绻,心里软成了一滩水。

    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招人喜欢的人,好像汇聚了人世间的所有美好,让他只要一想到就满心欢喜。

    容娴只看沈久留的表情就知道沈久留心里想的是什么,对此,她昂头朝着沈久留微微一笑,厚颜无耻的接受了他的赞美。

    容娴捧着茶碗,明明是最劣质的瓷碗和最低劣的茶水,她却也没有半分嫌弃。

    她动作优雅、姿态随意,仿佛坐在云端引着醇香的美酒,眉眼弯弯,让人一看便心生愉悦。

    放在茶碗,容娴面上不动声色,微微叹了口气,颇为感慨道:“您泡的茶味道格外独特,这一次喝了之后,恐怕我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喝不下别人的茶了。”

    嗯,连提茶这个字眼都不想提了。

    老人家当她的话是真诚的恭维,开心的笑了起来,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了一起。

    他们这些穷人一直被人看不起,也是那些乡绅仙人口中卑贱的低等人,但容大夫身上却从没有高人一等的感觉。

    容大夫对他们太好了,他心里也清楚,容大夫跟他们这些人不一样。

    容大夫什么好东西没有见过,他这廉价的茶叶如何会有容大夫说的那般好,容大夫是在哄他这个老头子开心罢了,可这种感觉太过珍贵,让他这个活了一辈子的老家伙都觉得温暖。

    嗯,看样子老人家对他的茶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然后,老人家笑容满面道:“容大夫要是喜欢,走时老头子给您拿一包茶叶。”

    容娴神色一滞,对上老人家真诚的目光,心中暗道:难道是她伪装的……用力过猛吗?

    她朝着老人家调皮的眨眨眼说:“好啊,就当是木木的诊费了。”

    老人家心下暖洋洋的,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止不住,他连忙走到放茶叶的地方去给容娴包茶。

    沈久留站在一旁看着容娴费尽心思的逗着老人开心,嘴边无意识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如冰川雪莲花开,珍贵而稀有。

    片刻,老人家快步走来,将小包茶叶递给容娴,语气慈祥的说:“容大夫若是喝完了可以再来,我的茶叶管够。”

    “恐怕我是不能来了。”容娴假模假样的遗憾起来:“我可是个大夫,只要有病人的时候我才会造访,您身体康健,精神矍铄,我啊,就不给你添晦气了。”

    老人家忍不住又笑了出来,他也朝着容娴调皮的眨眨眼:“有容大夫在,我老头子什么病痛都不怕。”

    容娴笑容一敛,认真的叮嘱道:“您可不能因为有我在就不注意了,病了难受的可是您呢。”

    老人家虽然被说教了,但心里依旧很开心。

    他儿女去的早,只留下了一个小孙子,上次容大夫为他治腿时他就忍不住心疼这姑娘,将容大夫当成了自家女儿疼爱了。

    且容大夫也是为了他好,他又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见老人家听了进去,容娴站起身接过他的茶叶,细细交代了他木木生病期间的禁忌后,便招呼着小乐跟沈久留一起走出门来。

    沈久留刚走了两步,脚步一顿,转身来到桌前,将桌子上凉掉的茶水一饮而尽,嘴里顿时泛着一股苦味,这样的茶水还不如白水喝着好。

    可这是老人家的心意,心意的贵重是什么都比不上的,所以小娴才会那么珍视,他也不舍得让老人家失望。

    沈久留朝着老头子沉声说道:“多谢招待。”

    看到老人家眼里的慈祥笑意,沈久留眼底也泛上了一层暖意,转身朝着容娴走去。

    门外,小乐母亲正担心的守在那里,见到容娴出来,连忙迎了上去:“容大夫,木木如何了?”

    老人家一直在卖茶生存,木木一直跟着小乐长大,在妇人眼里,乐乐跟亲生的儿女没什么不同,木木病了她也十分担忧。

    容娴温声安抚道:“木木已经无碍,嫂嫂放心。”

    小乐在一旁小大人般的挺挺胸膛,道:“娘,我也有帮忙照顾弟弟。”

    妇人慈爱的笑了笑,夸奖道:“我儿懂事,娘最是高兴。”

    她侧头看向容娴,感激的说:“劳烦您了,容大夫。”

    容娴扬眉一笑,一本正经道:“嫂嫂不必客气,我本就是大夫,治病救人乃是本分,木木平安无事,我心中也甚是愉悦。”

    妇人赞道:“您真是好心肠啊。”

    容娴弯弯唇角没有接话,她看着妇人拉着小乐帮老人家殷勤的收拾屋子,脸上的笑容依旧,眸色似有几分迷蒙,仿佛陷入了心魔中一样。

    面前这些人贫穷无能、平庸弱小,可他们却能尽享天伦之乐,但她呢?

    蝇营狗苟一生,只为了追求起死回生,让容家的人重新现世这个不可能的希望?

    容娴指尖不经意间划过裙子上的绣花纹路,喃喃道:“所谓重生,所谓涅槃,都是骗自己的。”

    没错,容娴很清楚这世间从没有起死回生一说,人死了就死了,魂魄要么投胎了要么散了,死的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哪怕找来转世之身,也不再是曾经那人。

    容娴所有念头在脑中转了一圈后,又很快反应过来自己就是死了又活的,她猛地醒过神,清了清嗓子,似模似样的自圆其说:“唔,我是个例外。”她有神器护体,若是别人,死了也就真死了。

    容娴她啊,连魔障了都放不下自己完美的人设,有半点纰漏立刻就描补了。

    可喜可贺的是,这一系列动作让心魔没有半点用武之地。

    并不是……

    现在要紧的是,容娴今后想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