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8章 戒备
    ,精彩小说免费!

    从容家消失的那天起,容娴的人生便拐了一个弯儿,以前她最想做的是结束镇压狴犴魔狱那不自由的人生,抛开与天道的交易。

    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她,再也没有什么能掌控她。

    不管是作为息心尊主时遍布四方的魔修还是作为容大夫时踏遍四州,落满棋子,她都在将这片世界一点点变成她自己的。

    属于自己的风景远比她人的更为炫目耀眼。

    #论霸道掌控欲的可实施性#

    而今她想做的能做的,好像只剩下惩治那帮叛徒了。

    容娴嘴角微翘,笑容明媚而柔软,依旧是那个仁心仁术、至纯至善的容大夫,谁都没有看出她的偏执。

    她抬起头看着沈久留眉心那艳红的朱砂痣,默默想道:唔,她还可以收回剑帝精血。

    最是关注她的沈久留模模糊糊间听见她说了什么,却没有听清,他疑惑的问:“小娴,你刚才说了什么?”

    容娴抚了抚衣服上不存在的皱褶,施施然道:“我说,老人家给的茶叶,回去后我泡给久留喝。”

    沈久留:“……”

    “久留也不愿意老人家失望的,对不对?”容娴眨了眨眼,满是希冀道。

    沈久留默默道:“可那是给你的。”

    容娴露出一个灿如夏花的笑容,对着稍微失神的沈久留道:“久留如何跟我这般生疏,我的不就是你的。”

    被这笑容闪了神的沈久留下意识点头。

    见他答应,容娴的笑容立刻收敛,慢吞吞道:“既然久留已经答应,那回去后就拿走拿包茶叶吧。”

    回过神来的沈久留身体僵住了,想说什么吧却又说不出来,将自己给憋的脸色通红。

    不远处的大树上,粉荷看着破旧屋子前的男女,目光隐隐有些复杂。

    容娴并不是最美的,修为也不高,心肠软又好骗……

    但不可否认,即便这人浑身都是缺点,但却比他们修士多了最大的一个优点——人性。

    善良美好,纯净温暖。

    她能让任何人感受到温暖和美好,能给所有绝望的人一丝希望和坚强,她像光却没有光的璀璨,反而如月光那般温温柔柔的让所有人都忽视不了,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来到你的身边,赋予你活下去的勇气。

    而修士呢?

    粉荷在心底叹气,自从走上修仙一途,不管她们是为了斩断红尘还是为了不结因果,都远离了人群高高在上。

    她们将自己与普通人分离,与寂寞孤独作伴,在追寻道的途中再也找不回曾经身为普通人的心态。

    不管有意无意,他们都与普通人彻底分开,成为两个不同的群体。

    容娴真的很好,她就像天道将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全部汇聚在一起创造出来的,仅仅是看着她便让人觉得幸福和温暖。

    而少宗主虽然修了仙,看似清冷淡漠,偏有一副柔软心肠。

    这两人很般配,让她完全挑不出任何理由阻止他们。

    粉荷侧头看着目光炯炯盯着少宗主的铃兰,轻声问道:“铃兰,你喜欢少宗主什么?”

    铃兰收回停在沈久留身上的视线,想了想回道:“小时候第一次见面,当久留师弟告诉我他以后一定会很厉害,一定能保护我的时候,我便再也看不到别人了。”

    粉荷摇头苦笑:“铃兰,宗门那么多人都愿意保护你,为何一定是少宗主?”

    铃兰怔了怔,看着不远处风姿卓越的青年,喃喃道:“可宗门那么多人,为何不能是沈久留。”

    粉荷没有接话,铃兰这般固执,她完全没有办法。

    两人坐在树上安静无声,似乎都在想着什么。

    门口,此时阳光正值头顶,容娴看了看被阳光照射到的油纸伞撑起,轻声说道:“久留,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沈久留抬头看了看时间,忙将药箱背在身上,顺手捡起地上的油纸伞递给容娴,柔声问道:“小娴饿了吗?我们去用午饭。”

    看着他似乎没有发现这伞的作用,也不觉得容娴带着这把伞有何奇怪,容娴忍不住扬眉一笑,语气温温柔柔:“好,听你的。”

    这一瞬间,沈久留仿佛听见了花开的声音。从没有一个人能给他这样的感觉,让他牵肠挂肚,让他随其喜而喜,随其忧而忧,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情绪。

    容娴并不是最美的,可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古典的气息,那种古意与现在交织在一起的神秘感让他心神动荡。

    容娴不是最优秀的,但她的品性无人能够指摘,她就像光,只是站在那里便照亮靠近的人,她身上无一处不让他心动。

    “好,我们走。”沈久留听见自己清冷的声线染上了说不出的温柔道。

    两人相伴离开,门后露出一个小脑袋来,小乐眼珠子一转,笑嘻嘻的说:“娘,我觉得容大夫跟沈哥哥很相配啊。”

    站在他身后的妇人轻咳一声,拍了下他的后脑勺,没好气的说:“小小年纪知道相配的意思吗?”

    小乐嗖的一下跑进后院帮姐姐做饭,嘴里嘟囔道:“我年纪虽小,知道的可不少呢,相配的意思不就是他们像夫妻嘛。”

    屋外,妇人看着两人相携离去,眼里满是祝福,希望这两位好心人能够修成正果。

    大树上,粉荷见到沈久留和容娴离开后道:“走吧,我们先回城主府。”

    铃兰看到那两人无比和谐的背影,目光沉了沉。

    她冷哼一声,转身离开,粉荷连忙跟了上去。

    大街上,沈久留看着身边的女子,尽管两人只是这么平淡的走着,他心里却忍不住涌出一股股满足,比他练会了一套剑法还开心。

    “小娴,你愿意跟我回去见师尊吗?”沈久留忽然脱口而出道。

    话音落下,他懵逼了下,完全没想到自己能不过脑子的说出这么孟浪的话来。

    这、这一言不合就见家长的节奏让他清冷白皙的俊脸上飞出一团红晕。

    他想要将这句话收回,偏偏又忍不住心里的渴望,他想知道小娴的答案,想知道小娴是否跟他一样的心情,对他是否也有同样的情谊。

    容娴眨了眨眼,面上不动声色,心中戒备了起来。

    沈久留为何忽然要带她去见沈熙?难不成沈久留发现了什么,想要借沈熙去验证或者直接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