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9章 我家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细细的打量着沈久留的神色,却没有发现哪儿有不对。

    她垂眸想了想,试探的回应了句:“好啊,我也想知道久留的师尊是何种模样,能教养出久留这般出彩的人物。”

    然后,她便见到沈久留寡淡的表情上绽放出一个精致炫目的笑意来。

    容娴撑了撑脑袋,果然是怀疑她了吧,不然听到她答应也不会这么开心,且她这么痛快答应了,便代表她不惧见到沈熙。

    换句话说,她并无异常,心里没鬼,打消了沈久留心中丁点的怀疑,所以他才会这么开心吧。

    但容娴始终想不通,她到底哪儿露出了破绽,让沈久留怀疑了她?

    看来必须尽快找机会收回沈久留身上剩下的那部分精血了,她不能让沈久留坏了她的事。

    沈久留哪里知道容娴在心里已经往他身上套了上百种让他死去活来的计划,他只听到容娴的回答,差点没原地爆炸了。

    一向波澜不起的心竟然荡起层层浪,眼里的喜色如何都掩饰不住,若非这是在大街上,恐怕早就拔出剑舞他个三天三天发泄这股喜悦。

    小娴答应跟他见师尊了,小娴也喜欢他,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莫过于我喜欢你,而你恰恰好也喜欢我,两情相悦总是让人着迷的。

    沈久留沉迷脑补不可自拔,容娴撑着伞朝着城内最大那家客栈走去。

    刚刚走到客栈楼下,一道身影从二楼砸了下来,方向刚好是容娴这里。

    容娴撑着伞看不见,但她能感应到。

    她目光闪了闪,紧紧握住油纸伞向着旁边走去,借此躲开摔出来的那人。

    谁知那道身影像是预测到她躲开的方向一样,在半空中调整了下角度,直直朝着容娴砸来。

    容娴脸色微变,若真被这人砸中了,手里纸伞破碎,她肯定不好受的。

    容娴指尖一根银针飞快射出,本以为能轻易击中摔下来的人,让那人改变方向。

    不曾想一道轻笑声传来,一股庞大的力量自上而下将她推开好几步,连带手里的伞都有隐隐脱手而出。

    沈久留这时才去醒过神来,发现容娴有危险,他脚下步伐变换间,转瞬便来到容娴身后,单手抵在容娴后背止住了容娴的退势,同时毫不留情的一掌朝着半空中的人打去。

    这一系列动作只在呼吸间便完成了,沈久留看都没看被他打中的人,眼里只有容娴。

    “小娴,你有没有事,刚刚是不是被吓到了?”沈久留紧张的盯着容娴,似乎只要容娴有半点不好,立刻就扑上去找那人拼命。

    容娴心静如水,目光扫过从地上爬起来的黄衫女子,暗自猜测这人究竟是谁,为何跟她过不去,从客栈飞出非要朝着自己头上砸来。

    看到容娴握着油纸伞脸色有些发白,似乎被吓得久久不能回神,沈久留忙紧张兮兮的唤道:“小娴,小娴!”

    他有些手足无措,清凌凌的双眼里闪烁着歉疚,似乎在自责自己没有保护好心上人。目光扫向走过来的女子时,眼里满是凌厉。

    半晌后,容娴好似才回过神来,温声安抚道:“我无碍,久留不必担心。”

    她目光看向停在自己面前的女子,隐隐的竟然感应到这女子与自己有莫名的因果,容娴眸色一深,看来她得查清楚这女子是谁了。

    容娴面上带着温柔的笑意问道:“姑娘刚才不小心摔了下来,不知可有大碍?”

    她表现的一如既往的好脾气,没有因自己刚才差点遭受的无妄之灾恼怒半分,还有心情去关心罪魁祸首,真真将至纯至善演绎的淋漓尽致。

    黄衫女子笑颜娇憨,一双水润的眸子满是狡黠灵动,嗓音清脆道:“你这人好生有意思,明明是你身旁的男人害我摔了一跤,你偏偏不去提,护短到黑白不分也是让人钦佩。”

    容娴唇角弯了弯,似乎觉得这姑娘很有趣,她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活力的人了,整个人像一团火,很轻易便能将身边的人燃烧。

    至于这姑娘说的护短,容娴毫不客气的承认了:“我家久留只是担心我,若他真让姑娘受了伤,我负责为姑娘医治。”

    沈久留的命是她救的,身体里还安放着她的东西,说这个人是她的也不为过。

    她话音落下,女子还未如何呢,沈久留先荡漾了起来,‘我家久留’四个字在他脑中无限循环,让他好像吃了仙丹一样舒爽。

    小娴亲口承认了他们关系匪浅呢,他和小娴是一家人呢。

    黄衫女子晃动着腕上的铃铛,姣好的面容让人望过去有一种云泥之别,她没去计较容娴的话,反而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沈久留,认真道:“这位公子真是一表人才人才一表,英俊潇洒颇为不凡。”

    沈久留神色清冷道:“姑娘过奖了。”

    然后又将注意力放在了容娴身上,好似他的世界里只有容娴一样。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久留这般孩子气的表现让她好笑不已。但看向黄衫女子,发现这女子盯着沈久留的眼神格外熟悉。

    容娴又扫了眼沈久留,忍不住感慨万分,原来是看上沈久留了。

    这姑娘倒是大胆,行为举止完全不加掩饰。

    可因为沈久留而将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这就不太有趣了。

    容娴弯弯眸子,好似无意的问:“之前看姑娘从楼上摔下来,不知是否是何误会?”

    沈久留被这句话引去了注意力,眼里寒光闪烁,眉梢微动,声音冷凝的质问:“姑娘刚才为何朝着我、师妹身上摔来?”

    他卡了一下,实在是不知该如何称呼容娴,叫容大夫吧太过见外,但在外人面前称呼小娴似乎也不太好,说妻子吧又不好意思,只能选了这个中规中矩挑不出错的‘师妹’称呼了。

    黄衫女子从这句话中得到自己想要的讯息后,开心的咧嘴笑开了,一见钟情的对象跟这个柔柔弱弱的女人只是师兄妹,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她本来还以为要在这女人手里抢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