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0章 姒姓
    ,精彩小说免费!

    “刚才不小心摔下来,唐突了这位师妹,还望师妹海涵。”黄衫女子娇笑着说,十分自来熟的便称呼了容娴为师妹。

    不等二人开口,她又道:“我叫姒文宁,我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一起坐下喝杯茶如何?”

    沈久留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等着容娴的决定,他还没忘记自己与小娴来这里是为了解决午饭的。

    容娴咂咂嘴,第一次见到这种自说自话的人,还是与她有莫名牵连的人,刚好她也想探探这人的底,便从善如流应道:“如此甚好。”

    三人朝着二楼的雅间走去,小二撤了姒文宁刚才要的饭菜,又重新上了桌,色香味俱全,让人看上去颇有食欲。

    “她们还有心情用饭!”铃兰站在不远处气得跺脚。

    粉荷没有符合她的话,反而眉间一抹凝重,刚才她看得清楚,那个黄衫女子是故意朝着容娴撞去的,这人到底有何目的,是敌是友?!

    “粉荷师姐,你有没有听我说话?”铃兰咬牙问道。

    粉荷回过神来,沉声道:“我听到了,但是师妹,现在重要的是忽然冒出来的那个女子,她似乎别有目的。”

    铃兰脸色微变:“冲着久留还是昊天仙宗?”

    粉荷淡淡道:“冲着容娴。”

    铃兰冷哼一声:“既然冲着容娴,说不定就是她的仇人呢,关我们何事。”

    “师妹。”粉荷不赞成的说道:“容娴也是我们的朋友。”

    铃兰嗤笑一声:“她承认了吗?师姐,随意介入别人的因果是最不可取的,这样不利于修行,我想师尊应该早就教过的。”

    她一字一顿道:“师姐,你身上的红尘气息可越来越重了。”

    说罢,转身朝着城主府走去。

    粉荷站在原地,神色有些迷茫。

    红尘气息吗?可她并未觉得不妥。

    良久后,她叹了口气,转身朝着三长老落脚的昊天仙宗据点走去,她也许该请教长老了。

    客栈内,容娴将伞靠在门边,她刚刚坐下,沈久留便提起茶壶为她倒了杯茶,清冷的眉眼带着一丝温柔:“累了吧,先休息会儿。”

    容娴端起茶杯轻抿了口,余光扫向一直目光灼灼盯着沈久留的姒文宁,眼里有几分疑惑,姒这个姓氏她许久未曾听过了,记忆中也只有两次,第一次听说还是在一千多年前。

    那时容家还在,容家的藏书中记载,姒姓乃上古夏氏皇朝国姓,唯有夏朝皇室顺位继承人有资格拥有姒姓。

    容家灭忙后,她也曾好奇的查过典籍,只从只言片语中拼凑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世界。

    那是一个与现在完全不同的文明,现在宗门林立,百姓或靠城主庇佑,或靠宗门庇佑,而城主大多都出身宗门。

    通俗易懂些的讲,这个世界是一个江湖武林世界,混乱却有自己的规则。

    而皇朝却不同,百姓或宗门由国家管理,国家权力集中于皇权,皇权高高在上,皇帝代天牧民,更有着‘帝王一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之说。

    容娴清澈的凤眸异彩涟涟,似乎很想见识那个从未在她面前出现过的世界。

    第二次听说却是在十三年前,她在这具身体复活以后,翻看了这具身体父亲的记忆,若没有记错,那个男人便姓姒。

    容娴并没有看太多的记忆,只看了关于这具身体出生以后到成长到八岁的记忆,然后出手将这些记忆从男人的脑中抹除。

    而抹除的记忆对于那人来说,似乎只是冰山一角。

    她扫了眼姒文宁,都是同样的姓,那二人很可能有什么关系,这就可以解释她为何会觉得姒文宁与她有牵连了。

    脑中各种念头急转,也不过是瞬息的事情。

    容娴将杯中茶水饮尽,神色柔和而无奈:“久留,你也忙了许久,一起用些吧,别为我忙活了。”

    她将筷子递给沈久留,笑语吟吟,温婉柔和。

    沈久留接过筷子,神色没有半分变化,但从他周身的气息来看,他此时的心情绝对不赖。

    姒文宁坐在椅子上洒脱的晃着双腿,她笑声如铃铛般清脆:“久留,你还真把师妹当女儿养啊。”

    沈久留瞥了她一眼,淡淡道:“多事。”

    他对姒文宁倒是没有恶感,只是这女人刚出现就差点砸了他心上人让他颇为恼怒外,认识了以后还是挺欣赏这等气质洒脱、热情似火的女子的。

    姒文宁听到沈久留搭理她了,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哼哼,我这可是提醒你呢,女子的名节可重要了,你这样黏黏糊糊的,不知道还以为你跟师妹有什么呢,到时候别人对你师妹指指点点的,你还不是得生气啊。”

    她眼珠子转了转,语气多了几分蛊惑:“男人碰到这种事情别人最多不过一句风流罢了,女人若是碰到了,除了找根绳子将自己吊死外,恐怕没第二条路了。为了你师妹着想,你还是注意着些。”

    沈久留没有小时候的记忆,且从小在圣山长大,心性单纯,听她这么一说,顿时脸都白了,只觉得自己差点害了小娴,连眉间的朱砂都黯然了。

    容娴低头拨动着碗里的米粒,嘴角翘起一个玩味的弧度,看来姒文宁真看上了沈久留,不然也不会不择手段的想要分开他们。

    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的女子,手段倒是颇为老辣,离间计张口就来想都不用想,沈久留完全没有察觉到。

    容娴想了想,觉得这姑娘这么努力的离间他们,她不配合些好像有些不道德。

    她不着痕迹的运功,让自己的脸色也显得有几分苍白,似乎被她的话吓到了一样。

    姒文宁狡黠的眸子满是得意的笑,她就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恶趣味十足:“还好久留与这位……”

    “在下容娴。”看她忽然停下,似乎不知该如何称呼自己,容娴十分上道的自我介绍。

    姒文宁友善的点点头,继续道:“还好久留与容娴是师兄妹关系,这样稍稍亲密一些也无伤大雅,不过以后可得注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