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1章 碾压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抬眸看着面前这位好似一片好心提醒他们的女子,这人完全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更不懂何为过犹不及,她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下这姑娘了。

    容娴轻轻笑起来,气质不再收敛,干净的让人一眼便能望到底的眸子明媚而柔和,让姒文宁仿佛看见夜幕中肆意挥洒光芒的明月,既璀璨,又宁静,还带着点点祥和,安安静静、温温柔柔。不动声色又没人能忽略她的存在。

    即便是坐在廉价的客栈内,她紫裙广袖,雅致得不像话,将整个客栈衬托的好似高高在上的九重宫阙,而她像是跨越无数光阴而来,整个人有种游离在这世界之外的感觉,即使近在眼前,却恍若于云端俯仰着你。

    姒文宁清晰看见自己在容娴眼中的倒影,在这人的比较下,她姣好的面容因为些许小算计而多了几分可憎。

    嘛,容娴气场可谓是将她完全碾压了下去。

    姒文宁脸色难看了一瞬,又恢复了正常,她晃了晃手中铃铛,语气天真的问:“容姐姐笑什么?”

    容娴歪歪脑袋,笑容柔和的说:“我们都是江湖儿女,没有那么多讲究。”

    她看向沉默着为自己碗里夹菜的沈久留,扬眉道:“久留不是外人,他对我的好从来都不是负担,文宁多虑了。”

    沈久留清冷的眸底泛起层层波澜,神色几不可查的柔和了下来,他忽而笑了起来,之前的忐忑不安全部消失,眉眼间一派缱绻,似有无数春光外绽。

    小娴的话是对他最大的肯定,他早该知道,小娴跟所有人不一样,她的胸怀是任何人都比不上的。

    “小娴,快用饭,一会儿我们还有几家病人要看。”沈久留声线清冷的说道。

    他不想小娴再跟这个突如其来的女子说话,姒文宁太诡异了,她看上去好似没有任何目的,但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毒液,让他心神不凝,将小娴陷入不利之地。

    容娴低头安静的扒饭,一边的姒文宁也罕见的安静了下来,她在想是否换一种方式来拆散这两位暧昧不清的师兄妹,沈久留是她一眼就看上的,这世上还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

    用完饭,三人本该分道扬镳,但姒文宁非要黏上来,说自己无处可去。

    作为一个心胸宽广的‘圣母’,容娴当然不可能拒绝姒文宁,当即便决定带她住进城主府,不过去城主府前,她带着这人先去为病人看病。

    三人回到城主府时,天色已晚。

    当天地间最后一缕光芒消失,容娴抬头看向露出一角的明月,将油纸伞微微倾斜,试探的让点点月光洒在紫裙上。

    淡淡的清凉温度从身上流过,一切如旧。

    容娴垂眸掩去眼底的流光,眉眼温和的说:“久留,辛苦你陪我一天了。”

    她动作优雅的收起油纸伞,任由月光笼罩在自己身上。

    月的光是冷的,对她也不像阳光那般有威胁。她神色带着几分愉悦和欢喜,似乎能没有遮掩的看见苍穹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

    沈久留虽然不明白容娴为何忽然这般开心,但他单纯觉得容娴开心了他也开心:“能陪着你,我很欢喜。”

    容娴扫了眼情绪轻微波动的姒文宁,唇边的笑意加深:“嗯。”

    沈久留抬头看了看月色,轻声说:“天色已晚,小娴快回房去睡吧。”

    容娴并未拒绝,她朝着小院内的婢女招招手,见人走了过来才以主人的口吻吩咐道:“为姒姑娘安排一间客房。”

    婢女恭敬的应了一声后,来到姒文宁身边道:“姒姑娘,请跟奴婢来。”

    姒文宁灵动的眸子一闪,笑嘻嘻说:“师妹,久留,我们明天见。”

    容娴对姒文宁的称呼不置可否,打发走姒文宁后,容娴从沈久留手里接过药箱,二人道别后容娴回到了自己房间。

    拂袖挥去,房间四角的匣子齐声打开,里面的夜明珠散发的光亮将漆黑的屋子照的恍如白昼。

    容娴指尖弹出一道灵力,桌上的香炉燃起袅袅青烟,淡淡的药香在屋里弥漫。

    她轻舒了口气,将药箱放置在一旁,梳洗完后,回到了床上。

    厚重的帷幔放下,遮掩了床内的一切。

    容娴盘膝坐在床上,抬手看着自己苍白的指尖,皱了皱眉。

    今日虽然没有被阳光直接照射到,但人怎么可能躲得过光呢,世界都因为光而明亮。

    她脸色苍白的厉害,强忍了一天的伤势终究压不下去。

    ‘咳咳’咳嗽声怎么都止不住,一股腥甜涌上喉咙,容娴连忙拿起一旁的帕子捂住嘴,殷红的血液将帕子浸湿。

    她掌中火光闪过,帕子瞬间化为飞灰消失。

    “果然该疗伤了啊。”容娴喃喃道,若非之前天降功德,恐怕她现在会更加狼狈吧。

    目光定定的落在窗户上,看着上面厚厚的帘子,容娴不悦的皱了皱眉。

    直到不能再见到阳光,容娴才知道人真的离不开阳光,一旦离开,仿佛整个生命都充斥着拂不去的阴霾。

    想到她曾在玄华山看的的医书典籍,上面记载的有关克制遮阳药效的灼华丹,她深吸了口气,眼里闪过一丝坚定,双手飞快的掐诀,一股晦涩的能量从房间迅速蔓延出去。

    不过片刻,一道黑雾目标明确的窜进了容娴的房间。

    “大人。”黑雾化为模糊的人形单膝跪在床边,郝然便是曲浪。

    厚重的帷幔被一道清风掀起,一颗晶石飞出落在了那人的手里,他没有开口询问,依旧恭恭敬敬的等待着的吩咐。

    容娴瞌目,漫不经心道:“派人用最短的时间将里面的药材收集起来。”

    “是。”曲浪瞬间消失。

    容娴脸色惨白的咳嗽了几声,木灵珠再也压制不住身体的伤势。

    她这才清楚,即便有那把特殊的油纸伞,但她每出去一次,伤势便重一次,可见遮阳药性的霸道。

    容娴心神一动,两颗散发着不同气息漂浮在容娴面前。

    一颗散发着浓浓的水汽,一颗带着淡淡的绿意,隐隐有庞大的生命力流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