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2章 痊愈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瞌上双目,两颗灵珠散发着光芒将容娴笼罩,玄奥的能量钻入容娴体内,两股能量汇聚在一起,比那无上仙丹还好使。

    容娴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伤势正快速的好转,连灵魂的衰败也缓缓的愈合。

    ‘咚咚咚。’

    敲门声惊醒了容娴,她睁开眼睛,掐指一算时间才发现一夜竟这么快的过去。

    察觉到门外的人还在等待着,她想了想,沉声吩咐道:“无论是谁都拦着。”

    她现在得尽快疗伤,不能任由身体衰败下去了,不然容易伤了根基。

    门外瞬间便传来婢女恭敬的回应:“是,姑娘。”

    容娴又重新闭上眼睛,将心神沉入疗伤中。

    内伤的痊愈十分快速,接着便是神魂。

    庞大的神魂被玄奥的力量牵引,虽然恢复的并不快,但比以前凝实多了。而心脏每跳动一次,体内的鲜血便快速的流淌置换着,普通的血液很快便被金色的剑帝精血所取代。

    这种看到自己由弱到强的感觉太让人上瘾,即便以容娴的定力都忍不住沉沦,想要一只这般修炼下去,直到自己无可匹敌。

    但显然,其他人忍受不了。

    特别是四天未曾见过容娴的沈久留,自从那晚看着容娴走进房间,他便再也没有见过容娴出来,每次来找人都被婢女拦在门外。

    若非清晰的感应到容娴的气息,他怕自己忍不住闯进去。

    “我今日还见不到小娴?”沈久留站在门口,脸色沉寂的问。

    他周身的气息冰冷如寒霜,语气清凌凌若寒冰,让人望而生畏。

    婢女虽有些畏惧,但姿态十分恭敬有礼,说出的话却与前四天没有任何区别:“沈少侠,容大夫吩咐过,没有她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听到这熟悉的话,沈久留脸上没有半分表情,他神色清冷,眼里却含着淡淡担忧:“这已经是第五天了,小娴一直没有出来,连饭都不曾用过吗?”

    婢女犹豫了一下,回道:“不曾。”

    话音刚落,婢女只觉得周身一冷。

    沈久留目光一沉,眼里闪过一抹担忧。小娴并没有辟谷,这么久没有出门用饭本就有问题,偏偏这婢女固执的守在这里拦着他。

    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凉凉问道:“到底是小娴让你拦住我等还是其他人的命令?”

    婢女想都不想的回道:“是容大夫的意思。”

    沈久留审视婢女许久,见她说的是真话眼里的冷意才散去。

    既然不是某些人故意将小娴禁锢,那小娴为何久不出现?

    铃兰与姒文宁靠在一旁的大树上,看到这一幕,铃兰眼里闪过一丝嫉妒,她咬咬唇道:“师弟,许是容大夫不想出门看诊了呢,你这般算是逼迫了。”

    姒文宁坐在树干上晃着腿,脚上的铃铛叮当脆响,她笑呵呵的没有插嘴,毕竟容娴很可能是因为她之前说的话避嫌呢,她再出声不是引着沈久留怀疑嘛。

    沈久留没有理她,看着紧闭的房门,刚想上前硬闯,青一的身影突兀的出现,一张娃娃脸上挂着无辜的笑道:“沈少侠,容大夫暂不见客。”

    门外的人正在对峙,屋内,夜明珠将房间渲染的恍如白昼,却比白昼少了那份俗气。

    容娴周身的晦涩波动突兀消失,漂浮在她面前的两颗珠子化为一道光团窜入她体内。

    容娴睁开眼睛,眼里神光闪烁,让人不敢直视。她苍白的脸色逐渐红润,嘴边翘起淡淡的弧度,更是带着高高在上的漠然与冷酷,气度如深渊,冷漠孤绝的气息将世界与她隔离。

    似乎感应到门外的情景,她漆黑如古井深潭的眸子微微一动,恍如深渊的气息散开,唇角的弧度未变,整个人的气息却似被颠覆,变得柔软亲切,温雅无害,干净的仿佛一汪一眼便能望到底的清泉。

    “伤势痊愈了啊。”容娴喃喃念叨,神色复杂极了。

    没想到水灵珠与水灵珠同时运用竟对疗伤有奇效,那其它几颗灵珠的功效许是更强。

    如此宝物必须尽快找到,她可不想将这东西落在别人手中,成为敌人可能对付她的工具。

    嘛,容娴她啊,一直都是这么未雨绸缪。

    她揭开帷幔,从床上缓缓走下来,乌黑的长发披在身后,碧色的簪子将头发随意束缚,漫不经心又柔和自在,让人一眼看去便心生好感。

    站在窗前,她轻轻触摸着帘子上的温度,轻声道:“叶清风,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啊。”

    当时派出叶清风寻找其他灵珠也是迫不得已,她身边还真没有人能胜任这个任务,再加上自己对叶清风莫名的信任,便一时冲动将人派出去,也不知如今他如何了。

    容娴将思绪压下,转身将上月白长裙外罩银纱,长发被一根素色缎带束缚,腰间依旧是一成不变的荷包。

    不紧不慢的打理好自己后,她拂袖挥去,房门轻轻打开,气息冷冽的青年剑修瞬间踏了进来,一双总是透着清冷的眸子在看到窗边的女子时才陡然消散,只余下温柔缱绻。

    “小娴。”沈久留轻声叫道,凛冽的声线里藏着掩饰不了的柔情。

    容娴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种对全世界冷漠只对她一人温柔的独特多么让人疯狂,或许她意识到了,但她不在意。

    她感受到了,但没法感同身受。

    有时候容娴也想像个普通人一样,真的跟沈久留相许一生,恩爱白头。她也想知道这情情爱爱是怎么回事,如何让人肝肠寸断、只羡鸳鸯不羡仙。

    但——

    #没错,本座的意思就是在座的除了本座之外都是渣渣#

    #没有人配得上本座#

    #还不如修炼来得有趣#

    容娴从来都不否认自己的傲慢,因为她强大有心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她的伪装无人识破,她可以成为任何一种性格,可以过任何自己想过的人生。

    容娴的最终目的只是超脱,在这期间发生的一切对她来说都不值一提,所以她做事漫不经心,稍微有趣点儿的可以用些心思,无趣的或毁灭或无视。

    爱是什么,完全不值得她用心,她也并不需要这种累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