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3章 自欺(求月票!)
    ,精彩小说免费!

    看到沈久留进来,容娴眉眼弯弯,她的笑容柔软而无害,像一株徐徐待放的花儿,清澈的凤眸缀满月辉,璀璨如火,耀如明光:“久留。”

    沈久留像是被蛊惑了,一时有些愣神,直到神魂深处一声剑鸣响起,他才醒过神来,掩饰般的别过头道:“小娴,你这几日都未曾出门,也不让人进去探视,身体不舒服吗?”

    “我很好。”容娴看起来有几分心不在焉道:“只是看了一本医书太过入迷。”

    准确的说,容娴是沉迷修炼不可自拔了。

    她一边疗伤一边修理,那种实力一点点壮大的感觉实在太上瘾,让容娴一时间对别的事情提不起兴趣,连应付都懒得应付。

    沈久留:“……”这话一听就是借口。

    沈久留清冷的眉眼多了点烟火气,坚持道:“小娴,告诉我真话。”

    容娴垂眸看他,直看得沈久留有些无措,这才声音缥缈道:“久留想听什么?难道非要我说,我深受重伤,或者被人限制了自由不能出府才行?”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沈久留忙解释道。

    小娴气息平稳有节奏,完全不像受伤的模样。

    而且,之前门口的婢女也说过了,清波并没有限制小娴的出入自由。

    沈久留呆了呆,既然都不是,那他还想听什么?

    他只是、只是隐隐觉得事情没有小娴说的那么简单,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看着沈久留眉宇间的纠结,容娴决定递个台阶过去:“我这几日精神不太好才没有出门,让久留担心了。”

    沈久留立刻顺坡下驴:“小娴,这几日你可有碍?”

    容娴状似疲惫的揉揉太阳穴,神色稍显黯淡道:“只是累了。”

    她偏了偏头,认真又肯定的点点头,强调道:“我已无碍,久留不要多想。”

    沈久留清冷的眸子一闪,以小娴的性格一定不会做出招呼都不打一声便让人担心的举动,再想想之前小娴出门看病也隐隐有些为难的场景,他心下沉了沉,目光直直地盯着容娴,语气认真的说:“小娴,你瞒了我一些事。”

    容娴神色微妙的‘唔’了一声,沈久留立刻端正了态度,严肃着一张脸摆出倾听的态度。

    “不管是上次还是这次,久留都觉得我隐瞒了你什么。”容娴慢条斯理的说着,脸上隐隐露出一个恍然的表情:“所以久留你是……”

    “我没有怀疑你。”沈久留脱口而出,急忙证明自己道。

    容娴随之说道:“——想太多吗?”

    沈久留:“……”

    沈久留被同样的话语第二次噎的无力反驳,莫名的尴尬又一次涌上心头,空气一片安静。

    最先打破沉寂的是容娴,她垂眸看着沈久留,好像受了莫大打击一样,神情黯淡,连那双澄澈的眸子都忧郁了下来:“久留想怀疑我什么?”

    沈久留手足无措道:“不不不,小娴,我没有怀疑你什么,我只是担心你,真的。”

    容娴撑了撑脑袋,微微叹息:“今日才觉得久留对我有很大的误解啊。”

    她不反省自身,反而倒打一耙道:“在久留心中,我定是很麻烦的一个人,不然怎么我无论有何动静,久留都想太多呢?”

    沈久留面色一苦,想要解释吧,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好在容娴见好就收,笑吟吟道:“现在久留还有想要知道的吗?”

    沈久留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小娴真的累了吗?”

    容娴眸光一闪,故作僵硬道:“当然了。”

    沈久留沉默许久,就在容娴以为这人信了她的说辞时,干燥的手掌轻轻落在她的脑袋上,轻叹一声响起:“小娴,你连说谎都不会。”

    刚才说了那么多不过是想转移话题,让他忘记这茬吧。

    真是个傻姑娘,明明从不说谎的,还这么勉强自己。

    容娴怔忪了下,柔和的眸子罕见露出几分紧张,似乎想不到自己竟然被拆穿了,心底却满是趣味盎然。

    她觉得沈久留这人很有意思,她故意暴露出许多破绽让他去追根究底,但他偏偏每一次都很容易被她那敷衍般的借口糊弄过去。

    沈久留收回手,下意识的摩擦了下指尖,那上面还残留着小娴的温度。

    似乎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他耳根微红了一瞬,生硬的转移话题问道:“小娴,不能告诉我吗?”

    容娴垂下脑袋,周身散发着淡淡的悲,声音里满是落寞:“久留,我只是心情不好。再过半个月就是我亲人的忌日,我……”

    她抬起头,柔和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水雾,淡淡的伤怀弥漫,让人一看便觉得心里揪得疼。

    她眉角眼梢是浑然天成的忧郁:“久留,我只是难过而已。”

    沈久留看着她裙摆处的杉树花纹绣,下意识摸着胸口处的荷包,眸色见深:“我陪你。”

    小娴很可能是郁族的,那小娴亲人的忌日也许是他自己亲人的忌日,他必须跟小娴回去看看。

    他看着容娴温柔的侧脸,心里一软,眸色柔情缱绻。

    小娴她啊,将所有的不高兴,所有的苦痛都藏起来自己扛。这世上怎么会有小娴招人喜欢的人呢,温柔脆弱,却又坚强的让人心折。

    容娴犹豫了下,点头道:“好。”

    沈久留有些迫不及待道:“我们何事启程?”

    她整理了下情绪,唇角弯弯,不动声色道:“我们今日便走。”

    容娴看着又一次将自己随口扯出来的理由信以为真的青年,澄澈的眼里闪过一道莫名的情绪。

    她现在已经肯定了,非是沈久留太过愚笨发现不了问题,也不是她留下的破绽不够多,而是沈久留潜意识里不愿意多思多想。

    他在害怕!

    他怕她受到的伤害太过惨重,他怕承担不了那份厚重的愧疚,他怕自己接受不了某些残酷的真实。

    他在自欺欺人。

    意识到这一点,容娴心底嗤笑一声,暂时且容着沈久留糊弄自己吧。

    她装模作样的想着,小孩子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成长起来,看在沈久留与她相识一场的份儿上,她给他时间,但不会太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