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4章 对峙(求订阅)
    ,精彩小说免费!

    将纷乱的思绪压下,容娴扬眉道:“今日便走,久留没有异议吧?”

    沈久留对于容娴的安排没有任何异议,即便清波可能跟郁氏灭族有关系,但现在更重要的是回家看看。

    紫薇城还在,清波便跑不了。

    容娴朝着门外唤道:“青一。”

    青一一张娃娃脸满是喜庆的出现:“容大夫有何吩咐?”

    容娴双手抄进袖中,淡淡道:“我要外出行医,你代我向师叔辞行。”

    虽是这么说的,但容娴心中清楚,有人不会愿意她离开的。

    青一表情诧异,他没想到容娴要离开紫薇城,虽然城主并未限制容娴的自由,但青一身为城主心腹当然清楚城主的心思,城主留下容娴本就想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慢慢折腾,如今这人要离开,恐怕城主不会允许的。

    “容大夫稍等,属下这便命人将您的意思传达给城主。”青一说完,朝着门外的婢女招招手,让婢女将这个消息传给清波,等待清波的命令。

    接到消息后,清波还没来得及开口,隐在暗处的阿柒直接越俎代庖的拒绝:“不行。”

    青二诧异的看了眼这位很少开口的魔修,将目光落在自家城主身上,等待城主的吩咐。

    清波显然也很惊讶阿柒的举动,他眸光一闪,试探道:“前辈留下容娴有何用处,她的命被我等掌控在手,离不离开影响并不大。”

    以沈久留和容娴之间的关系,掌握了容娴就掌握了沈久留,沈久留很可能是郁族最后一人,剑帝精血的着落还要靠他。

    如今圣山的人在府中他不好出手,只能放任自流,但等打消了昊天仙宗的戒心,就是他出手之时,现在他还不想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容娴打草惊蛇。

    但这魔修忽然开口留下容娴,难道有什么隐秘是他不知道的?

    阿柒冷漠的扫了眼阿柒,庞大的威压针对性的压制着清波。

    看着清波渐渐弯下腰,脖子青筋蹦出,这才轻描淡写道:“不该是你知道的你便不要问,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清波垂着头,眼里闪过一丝狠毒怨愤,语气却满是惶恐道:“是、是,多谢前辈提醒,我明白了。”

    没有人愿意被威胁,也没人愿意活得卑贱,清波这么多年养尊处优出来的骨气被阿柒碾到了尘埃里。

    他恨不得将阿柒挫骨扬灰,但现在不行,他必须得忍着,因为他实力不够背景也不够。

    剑帝精血!

    唯有剑帝精血能让他得到想要的。

    清波暗自决定瞒着阿柒加快速度将剑帝精血拿到手,面上没有半分变化,他转头看向青二,沉声吩咐道:“听到了吗?去拦着容娴。”

    青二依旧面瘫着一张俊脸,对面前的一切视而不见,他淡定的应道:“是,城主,属下告退。”

    青一收到青二传来的消息后,对着容娴恭敬的道:“容大夫,城主刚刚吩咐过,您最近身体一直不好,作为您的师叔,城主希望您能在府内修养好后再离开。”

    虽然他的态度看起来很恭敬,姿态也做得很足,但在场的人都听得出来他语气中的强硬。

    这是打算将人囚禁在府中了!

    沈久留伸手握住剑,周身冷冽的剑气肆虐,语气清冷满是杀机:“怎么,城主还准备强行留客?”

    意识到情况不对,铃兰也快速跑了过来,站在沈久留身边警惕的提防着青一。

    姒文宁眼里闪过一丝玩味,也跟着走了过来。她周身灵力涌动,很明显是准备着随时攻击。

    青一看着面前这几位准备随时出手的修士,神色没有半分变化,那张娃娃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沈少侠还是问问容大夫的意见再动手为好,不然动手后发生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属下就不好向城主交代了。”

    沈久留一怔,侧头看向容娴,显然是等容娴的决定。

    不等容娴开口,铃兰冷哼一声,拔下发簪化为一柄长剑,直接便朝着青一刺去:“做何决定,不是说要走吗?城主不让就打出去。”他们圣山的人从不接受威胁。

    青一显然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身形快速闪烁,躲过了她的剑。

    青一眼里浮现出一丝怒火,铃兰这样的行为跟突袭有何两样。

    他眸色一冷,手中灵气凝结的大刀直接出现,刀锋凌厉的朝着铃兰砍去。

    青一作为暗影,他的修为高不说,一招一式都是朝着人体死穴而去,铃兰一个刚出山从未历练过的天之娇子在青一眼中破绽百出,跟初生的婴儿一样。

    看出这人的危险性,沈久留身形一动,加入战场。

    在他动手的瞬间,周围无数道护卫将他围了起来。

    事情便朝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方向而去,容娴这才不紧不慢道:“住手,青一退下。”

    凭这强行留客的一幕,容娴相信沈久留这次再自欺欺人,也该意识到不对劲了。

    青一听到容娴开口出声,便知道了容娴的决定。

    他刚准备收手,对面的铃兰却诡异的偏偏撞了上来。

    凌厉的刀锋划过她的胳膊,鲜血淋漓。

    “啊。”铃兰惨叫一声,疼得脸都白了。

    青一手中的刀消失,他眸色深沉的看了眼铃兰,这女人竟然故意往上撞,真亏他没有在刀伤抹毒。

    挥挥手,那些围着沈久留的护卫瞬间隐退。

    沈久留身形一闪迅速来到铃兰身边,皱眉道:“师姐,你受伤了。”

    铃兰嘴唇发白,勉强的说:“只是小伤,无妨。”

    听出她语气中的虚弱,沈久留忙从怀中取出一粒疗伤丹塞进她嘴里:“快吃了。”

    师姐无论如何都是为了小娴受伤的,他要是处理不好,大长老那里就不好交代了。

    容娴看到那熟悉的药瓶,垂眸不语。

    那是她专门为沈久留炼的丹药,防止沈久留诅咒之力复发被人逮着空给杀了,损了她的剑帝精血。

    这丹药药效她十分清楚,只剩下一口气的人都能救活,不曾想却被他转身送给一个连轻伤都不算的女人。

    看着沈久留扶着铃兰,容娴心底波澜不惊,隐隐还有几分好笑。

    铃兰为爱开始不择手段,沈久留为爱开始束手束脚,他们变得离最初也开始越来越远。

    爱这东西,她还是敬谢不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