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78章 包围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身上有一种宽大博爱的气质,只要看着那双凤眸,你便会觉得所有的困难黑暗都会过去,明天会更好。

    怪不得每个提起容娴的人都对她满口称赞,因为这样的人你除了称赞佩服,再也找不出别的情绪了。

    姒文宁从未见过容娴这么特殊这么高尚的人,她只觉得跟容娴在一起呆久了之后,给自己直接来了一场灵魂的洗礼。

    容娴没有在意姒文宁的想法,只是姒文宁问了她这么多问题,她觉得自己应该礼尚往来下,于是道:“不知姒姑娘一个人在外面闯荡,是闯荡江湖,还是修炼到了瓶颈出来历练?”

    姒文宁倒也没有隐瞒她,直接说道:“我这次出来时找人的。”

    “找人?”容娴眸光一闪,想起某个人,毫不见外的说:“不知姒姑娘要找何人,我游历天下八年,认识无数好友,也许能帮上你的忙。”

    姒文宁嗤笑一声,说:“我找堂哥,至于你能不能帮上忙,还是算了吧,你管好自己就成。”

    不是她小看容娴,实在是容娴只是一个普通大夫,她表哥即便沦落小千界也不会简单的被一个凡人得知。

    容娴没有再吭声了,她略带深意的看了眼姒文宁,既然被小看了,那还是让这人继续茫无头绪的找下去吧。

    姒文宁完全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消息,她在前面领路,身上的铃铛声却没再响起,突然她问道:“容大夫,你找沈少侠有何要事,我方便听吗?”

    在容娴面前,叫沈久留的名字故作亲昵已经做不出来了,容娴完全不在意,反而她自己有种莫名的羞耻感。

    这种自己阴谋算计人家感情,拙计百出的想要破坏人家,一心要抢了人家的‘心上人’,可人家却全无儿女私情,心忧天下苍生,这一对比完全就成了渣渣好么,还是给自己留点面子和尊严吧。

    嘛,这就是思想境界的高低对比了。

    容娴坦荡道:“当然,这本就不是我与久留两个人的事。”

    她脚步一停,姒文宁也疑惑的停了下来。

    容娴上前一步来到姒文宁身前,微微低头在她耳边开口,压低的声音带着若有似无的撩人,像钩子一样勾的人心痒痒:“我们今晚必须离开城主府,不然就危险了。”

    姒文宁不自在的动了动,又故作无事的撩了撩发丝,那微红的耳根让容娴眼里闪过一丝玩味。

    “有什么危险?”姒文宁语气生硬的问。

    容娴神色凝重的说:“很危险。”

    她抬头看向烛光明亮的房间,隐隐能听见铃兰和沈久留说话的声音。

    轻微的脚步声接近,房门打开,沈久留一身白衣气息冷冽的走了出来。

    迎面看到容娴,他神色柔和了一瞬,快步走上前,眉宇间的烦躁也消失干净:“小娴来了。”

    他朝着容娴身后的姒文宁礼貌的颔首后,目光又落在了容娴身上。

    姒文宁冷哼一声,转身朝着铃兰的房间走去。

    每每见到沈久留眼里只有容娴一个人时她就觉得心里酸酸的,既然让她这么难过,她就不告诉沈久留容娴不喜欢他这件事了,别以为她看不出来沈久留一颗心都落在了容娴身上,可惜容娴爱的是这个世界。

    院中只剩下容娴和沈久留两人,沈久留沉默了会儿,声音清冷的说道:“小娴,今日铃兰师姐说的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只是因为受伤了心情不好而已。”

    他这话听起来好似在为铃兰辩解。

    容娴抬头看着沈久留,目光清澈干净,语气依旧温柔如昔:“无妨,我并未放在心上。”

    不知为何,见到容娴这样,沈久留心中莫名涌起一股烦躁。

    他觉得小娴的神色似乎不应该是这样,但应该是什么样他也不知道。

    想不明白的沈久留只能继续沉默着,容娴闹不明白他这脾气从何而来,也懒得去理会。

    她施施然的走了几步后,回头朝着沈久留道:“久留,我们今晚必须离开了。”

    “今晚?”沈久留讶异的说,心思也转了过来:“是因为城主吗?”

    上午强留他们,难道是因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容娴深深地看着沈久留,云淡风轻道:“久留,你还没有感觉到吗?城主府已经被包围了。”

    沈久留一惊,连忙平心静气的闭目感受,这时他才发现城主府安静的死寂,连虫鸣鸟叫都没有。

    但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这不对劲,一点儿都不对劲。

    他周身剑气溢出,夹杂着昊天仙宗独特的气息,将这片虚假的安宁撕裂开。

    铺天盖地的魔气汹涌磅礴,将整座城主府与紫薇城隔开,这里仿佛成了一个独立的世界,与外界完全隔绝。

    沈久留猛地睁开眼睛,周身的气息更加冷冽:“无心崖月卫。”

    他冷静的朝着容娴道:“小娴,你保护好自己,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沈久留双指并拢,一道剑气带着警戒的剑气弹出飞进铃兰的房间。

    片刻,铃兰穿戴整齐的拿着剑与姒文宁走了出来。

    她戒备的看着四周,快步跑到沈久留身边问:“久留,出了何事?”

    姒文宁看了眼容娴,之前她说必须今晚离开,不然会有危险,现在看来似乎是真的。

    沈久留语速略快的说:“城主府被无心崖月卫包围了,我们必须打破结界出去,否则祸福难料。”

    铃兰一惊,脸色都白了:“无心崖的月卫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自从师尊杀了魔主后,他们不都吓破了胆子呆在无心崖吗?现在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出来,不怕师尊杀了他们?”

    铃兰宣扬自家师父的丰功伟绩时完全没有看到一旁的容娴危险的眯了眯眼。

    容娴觉得铃兰这小丫头对她有误解,沈熙杀了她?

    呵,她怎么不问问沈熙有没有那个能力和胆子承担杀了她的后果,毕竟杀死一个身负职责的天位魔主可不是好玩儿的,那无尽的业力就能让沈熙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当年她伤在沈熙手中自爆后,沈熙才暴怒不已。

    容娴千余年来一直镇压着狴犴魔狱,她一死,魔狱暴动,禁令解除,天下大乱,这等业力便是圣人都承担不起,更何况是沈熙那个还未飞升的修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