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0章 命硬
    ,精彩小说免费!

    ‘噗!’铃兰吐了口血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师姐。”沈久留惊叫一声,招式越发凌厉,周身寒气也越来越重。

    姒文宁手腕上的铃铛叮当作响,看着面前的两名月卫,她苦笑不已,没想到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动手居然是给别人挡灾,真是天意弄人。

    她虽然这般想着,但手上的动作丝毫不慢。

    她虽然属于上界之人,但年龄却小,实力能与月卫比肩已经算不错了。

    拦住两名月卫虽然有些吃力,但姒文宁却丝毫没有敷衍。

    她清楚的知道月卫的目标是容娴,她也针对过容娴,但她没想过真让容娴去死。

    那般人物若真没了,太过令人惋惜。

    阿柒被沈久留死死拦住,心里郁闷不已,这小子是吃什么长大的,短短时间功力进步的不是一星半点,天赋如此强横,成长起来定是月儿的阻碍。

    想到这里,他心中迸发出一股浓重的杀机。

    “我拦着沈久留,你去抓容娴。”阿柒对着朝沈久留攻来的两名月卫吩咐道。

    月卫收到命令,没有半分犹豫,直接退出战场,朝着不远处的容娴飞去。

    沈久留心中着急却没有用,他被阿柒压制的动弹不得,两人虽然谁都奈何不了谁,但也都脱不开身。

    就在月卫刚要碰到容娴时,一把大刀霸气凛然的从远处飞来,直接挡在了月卫与容娴中间。

    云游风的身形快速飞来,那痞痞的笑声让人惊喜不已:“你们一大群男人竟然有脸欺负一个弱女子,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看来还得我教你们做人啊。”

    沈久留神色一松,云游风这个助力来得及时啊:“游风,小娴交给你,保护好她。”

    云游风握住大刀,挥手看向最近的月卫砍去,笑容不羁道:“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他的招式带着一丝野性,动作威猛间又不失细腻,让人看得热血沸腾,这人抽空还朝着容娴道:“容小娴,刚才有没有被吓到?我猜一定被吓到了,自我出现时你可一句话都没说呢,是不是吓哭了?放心吧,我不会笑话你的,谁让你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夫呢。”

    容娴被这人的嘴贱给气乐了,她心里暗暗琢磨,难怪当初清波要派人追杀云游风,还给云游风下毒,实在是这人嘴太贱了。

    院中打成一团,容娴觉得自己干巴巴站在这里有点尴尬。

    她就是个活靶子,站在那里便有人抽空攻击。

    虽然被人保护的密不透风,但凡是都有意外不是,若云游风等人一个疏漏,她真被人砍过来,她是暴露了自己回击敌人还是默默承受?

    容娴低头看了看自己纤细柔弱的手,似模似样的感慨着,她只是一个没有丁点武力的大夫而已,还是躲好了别给人添麻烦最好。

    沉吟片刻,容娴转身朝着昏倒在地的铃兰走去。

    她来到铃兰身边蹲下身,慢条斯理的为铃兰把了把脉,见到这人内脏被魔气镇伤昏了过去,取出银针快速为她稳定好伤势,又将疗伤丹塞进铃兰嘴里。

    铃兰的伤势不重,还是别躺着了,起来给其他人分担下火力。

    “容娴,你在作甚?”云游风眼角的余光见到有月卫突破防线朝着容娴攻去。

    他急忙挥刀将人挡住,这才抽空去看容娴有没有伤着。

    结果他看到了什么?

    容娴那个死丫头竟然淡定的为人疗伤!

    云游风只觉得一口气噎在喉咙,刀一偏,差点被月卫给砍伤了。

    容娴按着铃兰伤处的指尖灵力闪过,她侧头朝着云游风理直气壮道:“游风没看见吗?我在给铃兰师姐疗伤啊。”

    云游风气得吐血,一招不慎被月卫给踹在了腹部,倒飞到了容娴身边。

    容娴垂眸看着倒在面前的云游风,面无表情道:“游风也需要我治疗吗?”

    云游风抽搐着脸皮低吼道:“你别作死,快找个地方躲起来。”

    他掌心在地上猛地一拍,直接飞了起来,朝着迎面而来的月卫纠缠在了一起。

    这时,铃兰便白着脸醒了过来。

    容娴立刻收敛了脸上的漫不经心,一脸惊喜的说:“铃兰师姐,你醒了,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铃兰惨白着脸看去,对上一双满是担忧的眸子,别扭的别过脸说:“没事了。”

    似乎觉得这样好声好气的不适合自己,她闷声闷气又道:“那些人是抓你的吗?”

    容娴眼神一闪,一脸茫然道:“好像是的。”

    铃兰哼了一声,推开容娴,自己踉跄的站起身,语气嘲讽的说:“你可真是扫把星,跟你在一起总是倒霉。”

    容娴也是服气了,都这么危及的时候,铃兰还有心情抬杠。

    她神色无比复杂,然后语气微妙道:“铃兰师姐有没有想过,可能是自己命格太弱。”

    铃兰脸色难看道:“那是你命硬。”

    容娴意味不明的发出一个音节:“唔,我觉得师姐说的很对。”

    铃兰憋气,容娴命硬能克到她,可不就是她命格弱吗?

    并不是!

    现在是说这个时候吗?没看得人都打过来了!

    铃兰握住剑挡住了袭来的掌风,脸色铁青道:“容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扯这些。”

    容娴眨了眨眼,一脸纯良道:“可刚才不是铃兰师姐一直在说吗?我一直配合着师姐,也是想让你出口气,唯恐你郁结于心,伤势加重。”

    铃兰被气的一口血吐了出来,合着最后都是她的错了?

    不等她开口,便听容娴声音满是欣慰道:“淤血吐出来了就好,这样我也不会担心师姐体内留下暗伤了。”

    铃兰握着剑的手一抖,恶声恶气道:“你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可真是让人佩服。”

    而容娴她微微一笑,施施然道:“看来师姐对我有所误解,我觉得我可以解释。”

    铃兰憋气,她一剑划过,剑气将半空中的月卫逼了下去。

    她侧头朝着容娴吼道:“你能闭嘴吗?”

    容娴眨了眨眼,立刻就应了。

    她顺手给铃兰怀里塞了一个瓷瓶,在她手上划来划去。

    铃兰:“……你划什么?不知道现在这是要命的时候吗?我没心情陪你玩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