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2章 两清
    ,精彩小说免费!

    白色绸缎蒙住了她的双眼,她看不见云游风的拼命,也看不到面前的血腥,更看不见朋友脸上的担忧。

    别人也看不见她眼里的情绪,不知道那双本该盛满月辉的眸子此时究竟是何模样。

    到底怎么了,小娴到底怎么了。

    沈久留眉头皱起,与阿柒的对战也心不在焉了起来,他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铃兰受了重伤,游风也只剩下了半条命,再拼下去他会死在这里,许是他们都走不出这城主府了。

    沈久留从怀里取出三长老之前交给他的剑符,剑气灌入其中。

    阿柒瞳孔猛地一缩,浑身的汗毛都在叫嚣着危险,危险!

    他毫不迟疑的转身朝着远方逃去,刚刚飞出不远,铺天盖地的剑气化为一柄柄长剑以沈久留为中心,将周围的敌人尽数绞杀。

    刚踏进城主府的三长老顺手捉住阿柒,将他的修为封住扔给粉荷,快速的朝着沈久留飞去。

    少宗主用了他的护身剑气,看来情况不容乐观。

    沈久留的情况没有三长老想象的那么艰难,自从容娴在冰室替他解开禁锢后,他炼化了体内留下的庞大灵气,修为增长的很快。

    以前与阿柒交手拼劲全力都不一定能逃走,现在已经与阿柒对抗已经可以撑住不败了。

    但沈久留现在也顾不上逃走的阿柒,他看了眼被三长老剑气重伤的月卫,握着剑飞快的朝着云游风飞去。

    一剑刺中云游风身后袭来的黑衣人,他按住云游风的肩膀制止了他找死的行为,沉声问道:“游风,你怎么这么冲动?再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

    云游风握着刀的手有些颤抖,他眼前一片模糊,意识渐渐不清醒,但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久留,将这些人全部留下,一个都不要放走。”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容娴一身白裙染血走了过来,她蹲下身朝着这个被沈久留刺中却还剩下半条命的黑衣人问道:“疼不疼?”

    黑衣人眼里满是对生的渴求,声音艰涩的回道:“疼。”

    容娴终于得到了答案,她嘴角微翘,轻轻柔柔的却给人一种莫名的茫然:“原来你们会疼啊。”

    原来人都是一样的,他们会疼,我会疼,你也会疼。

    既然大家都一样,那你死我亡的差距只是因为弱肉强食吗?

    是啊,弱肉强食。

    人类有时候很温暖,团结友善,温馨美好。有时候又像兽类一样,弱肉强食,适者生存。

    早在一千多年前她就清楚了,跌跌撞撞,到头来寻找出来的答案让自己又回到了原地。

    似乎察觉到容娴的恍惚,黑衣人忍住疼痛一跃而起,想要挟持容娴离开。

    沈久留一惊,还未等他反应过来,蹲在地上的容娴头也不抬地拂袖挥去,一根银针准确无误的扎在了黑衣人的身上,黑衣人浑身僵硬发麻的砸在了地上,除了眼珠子能动外,再也控制不住身体。

    他懊恼不已,容娴虽然修为不高,但她是个大夫啊,大夫下毒最让人防不胜防了。

    “少宗主。”苍老浑厚的声音响起,三长老终于赶到了。

    沈久留神色冷冽道:“三长老,帮我抓住这些黑衣人。”

    三长老颔首,五指猛地张开,庞大的灵力将所有黑衣人禁锢住,顺手将他们的修为封住。

    “三爷爷。”铃兰高兴的叫道。

    三长老看到铃兰苍白的脸色,感受到她气息的不稳,脸色一变,自己看着长大的娃娃竟然受了伤,这简直不能忍。

    他指尖弹出两道剑气,剑气化为利剑利落地刺穿两名月卫的胸口,让铃兰应付的格外艰难的月卫就这么简单的死了。

    粉荷闯进小院,随手将阿柒仍在地上,快步跑到铃兰面前,关切的问:“铃兰,你受伤了?现在如何,伤的重不重,快盘膝坐下,我为你疗伤。”

    铃兰神色一暖,叫道:“师姐。”

    她乖乖的盘坐在地上,她清楚,这伤要是不赶紧治,会对以后的修为会有很大的影响。

    姒文宁扫了地上的尸体一眼,也盘膝坐着开始疗伤。

    另一边,云游风晃了晃脑袋,失血过多加上沉重的伤势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他咬了咬舌头,强撑着大刀走到容娴面前,声音虚弱的说:“容娴,黑衣人已经全部在这里了。”

    容娴沉默了许久,慢吞吞道:“以后,我们恩怨两清。”

    云游风脑袋一沉,终于倒在了地上。

    失去意识前,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容娴到底是什么时候认出他的。

    “游风。”沈久留一惊。

    他忙蹲下身去检查了下云游风,发现这人还有气息时心里一松。

    云游风呼吸微弱,浑身是伤,这么拖下去可就惨了。

    沈久留忙从怀里拿出疗伤丹药塞进他的嘴里,容娴炼制的丹药效果十分明显,丹药入口不过片刻,云游风的伤势便稳住了。

    沈久留这才看向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容娴,白绸缎遮住了那双干净的凤眸,他看不出容娴的情绪,只能忐忑的询问道:“小娴,为何……”

    为何这般反常,为何逼着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为何游风会因为你普通的一句话失去理智一般不顾生命……

    他又太多的为何还没有问出口,便直接被容娴打断了。

    容娴声音微凉,好似雪花落在鼻尖一般没有任何温度,她冷漠的说:“不要叫我小娴。”

    那是郁修叫的,不是什么都不记得的沈久留。

    沈久留一僵,半晌没有说话。

    他清冷的眉眼间尽是茫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懂小娴的态度为何会变化这么大,不明白游风怎么也跟以往不一样。

    今夜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而噩梦的根源他却不明白,他就像处在迷雾中,茫然不知所措。

    容娴绕过他,慢吞吞的走到被禁锢的黑衣人面前,没头没尾的问:“还有谁?”

    黑衣人一脸茫然,不知道她问的是什么。

    容娴唇角弯了弯,语气温软轻柔道:“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师叔。”

    黑衣人僵硬了片刻,扯下面罩,声音干哑的问:“你何时认出我的?”

    容娴摩擦了下手腕上的珠子,云淡风轻道:“刚刚。”

    “不可能。”清波下意识反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