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5章 计划
    ,精彩小说免费!

    三长老沉默了下去,他若真想要阻止容娴肯定是可以的,但他的脚步却怎么都迈不出去。

    昊天仙宗需要一个健康的少宗主,而这也是容娴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三长老退后了两步,别过头不再去看。

    随着诅咒之力的离开,沈久留感到了久违的轻松,身心一松,忍不住睡了过去。

    容娴指尖灵力一动,一滴金色的血液从沈久留眉心钻出,刚浮出朱砂痣的一瞬间便顺着她的指尖钻入心脏,速度快的除了容娴外,谁都没有发觉。

    两部分剑帝精血迫不及待的融合碰撞让她气血翻腾,一口血涌出喉咙。

    容娴猛地收回手,从袖中拿出帕子捂着嘴闷声咳嗽了几声,淡金色的血液浸湿了帕子。

    虽然因为剑帝精血的冲击受了内伤,但容娴的心情很好,十分的好,被绸缎遮盖的眉角眼梢全是愉悦,剑帝精血在隔了十三年后终于再次完整了。

    耐心等了十三年,她完成了无数人上万年的追逐,她当然有理由高兴,也有理由自傲。

    她想要快活的笑出来,但时机不对,可硬憋着显然不是她的作风。

    容娴理着衣袖,嘴角上扬,周身气息愉悦极了。

    她朝着三长老假惺惺道:“沈久留此后不会再被诅咒困扰,我的术法十分成功。”

    她装模作样的舒了口气,仰天喟叹道:“这可真是上苍眷顾啊!”

    唯有她得到这一份殊荣,得到这一滴剑帝精血。

    三长老心情更是复杂,没想到这姑娘对少宗主的情谊这么深厚,以少宗主之喜而喜,以少宗主之忧而忧。

    三长老抹了把脸,有些悲哀的想着,多么好的一个孩子啊,可惜了。

    容娴没理会三长老莫名的伤怀,她抒情完后,心里舒坦多了。

    掌心火焰一闪,帕子化为灰烬消失。

    容娴这才站起身,身形踉跄地晃了晃。

    唔,刚才专心致志寻回剑帝精血,蹲太久腿麻了。

    随即,她便被一双布满皱纹的手扶住:“容大夫,小心。”

    三长老担忧的看着她,心想着容大夫肯定受了很大的痛苦,不然怎么连站都站不稳。

    容娴侧头朝着三长老颔首表示感谢,然后说道:“前辈,久留以后不会再承受噬心之苦,您带他离开吧。”

    之后,便是剑帝精血现世搅动天下风云的时候了。

    以她为饵,将一千六百年前的漏网之鱼一网打尽。

    是的,容娴早就计划这一天了,从十三年前被逼自爆以后。

    无心崖是她的地盘,有魔主天位和狴犴魔狱加持,按理说根本不可能有人背叛她,但偏偏她被人背叛了。

    那些叛徒看她的眼神不是对权势的**和渴求,反而是刻入骨子里的恨意。

    为何会恨她?

    恨意的产生无非就那几种可能,容娴想了许久,唯一能想到的便是自己曾经杀过他们的亲人朋友。

    但自从当上魔主以后,她除了忙着修炼外,剩下的时间全都用来镇压狴犴魔狱了。也就是说,她当上魔主后,一个人都没有杀过。

    当然,喂了阿金吃的人不算,那是蛇杀的,跟她没关系。

    那么时间只能往前推,在她当上魔主之前。

    而她当上魔主前,唯一杀人的时间也只有为容家报仇之时了。

    这个猜测在寒溪无意间发现一名背叛者并发现那人神魂有异,对那人搜魂后才确定了下来。

    是一千六百年前那为各家族宗门牵线的神秘势力还有人存活。

    那个势力死灰复燃,将当年的漏网之鱼一个个用秘法转生送到了她身边,筹谋了几百年就是为了她手上的神器。

    可惜了,在他们以为会成功的那一刻,她自爆了,他们功亏一篑。

    而她活了下来,那些人却暴露了。

    接下来,便是她礼尚往来的时候了。

    为了感谢那些人,她会让寒溪将他们一个个揪出来,挫骨扬灰,拉入地狱。

    容娴绸缎下的眸子闪过一抹寒意,一瞬即使,谁也没有发现。

    “前辈,族长临死前都放心不下久留,我不能让他出事,以后,麻烦您多照顾他了。”容娴语气诚恳的请求道。

    她不想与沈久留为敌,之后的风波她也不想见到沈久留。

    不管怎么说都相处了一段时间,她可不想一不小心没控制住就将人给宰了。

    毕竟他们的立场天然对立,昊天仙宗不会放任天下大乱,而她却非要这世间乱起来,乱了才好布局。

    三长老不知道面前这位在他心中印象非常好的女娃娃,脑中已经划过了无数种天下大乱的计划,他还在不忍这个温柔的人因诅咒而饱受折磨。

    少宗主有宗主为他压制痛苦,可这女娃娃却只能自己扛。

    三长老语气莫名有些沉重:“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活了几千年了,容娴是他人生中见过的最温柔的一个人,他实在不忍心见到她承受痛苦。

    嘛,三长老到现在还很甜的以为容娴的所有行为都是为了他的少宗主。

    一起回去?那只能是圣山了。

    容娴双手抄进袖中,后退一步,拒绝的姿态十分明显。

    在她还没有胜过沈熙的实力前,她可不想出现在圣山这个旧地。

    容娴心里波澜不惊,嘴角弯起一个柔软美好的弧度,装模作样道:“前辈,我不能走,那些屠杀郁族的凶手我还没有找齐。”

    她幽幽叹道:“久留既然已经忘记了所有,就让他轻轻松松没有负担的活着吧。他姓沈,叫沈久留,而不是姓郁,叫郁修。他承受了十三年的噬心之痛,已经够了。”

    她转身一步步朝着外面走去,步伐缓慢却坚定:“前辈,他以前没有背负起这么沉重的包袱,以后也不用背负,那些记忆挺痛苦的,忘了也是福,我总不忍心看他沉浸在痛苦中。久留久留,人间难留,这里……不属于他。”

    郁氏一族只剩下沈久留一人,当年因为神器之事让石桥涧暴露出来,郁族全族皆灭,她欠下的因果她只能偿还给沈久留。

    她不能让沈久留出来坏事,也不能让沈久留无故丧命,待在圣山好好修他的仙是最好的选择。

    在那里有沈熙看护,沈久留是最安全的。

    容娴丝毫没有自己欠下的因果却甩给沈熙的负担,反正沈熙还欠她一个承诺,只要他保护好沈久留就算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