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6章 离开(求月票)
    ,精彩小说免费!

    当然,沈久留若自己不愿意回圣山,她也没辙不是吗?

    哪怕是意外跳入棋盘的棋子,也只能被掌控,容娴决不允许自己的计划出现差错。

    声音渐渐远去,容娴的身影也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中。

    三长老没有拦着容娴,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那孩子的选择。

    他扶起地上睡得香甜的少宗主,看着这孩子眉眼间的轻松,只觉得眼睛一酸,低声说道:“少宗主啊少宗主,你如今的轻松是因为有人替你背负了所有的重担换来的,你可知那人承受了多少。”

    那丫头身上的气息那么温暖干净,即便仇恨也不能改变她。

    三长老见过太多的人因为仇恨变得再也不像自己,但那丫头不同,她的心依旧干净,她的手也没有染上半点血腥。

    她太温柔了,温柔的没有任何人舍得伤害她。

    三长老忽然想要向上天祷告,希望这世间给予那孩子的善意能弥补那孩子给予所有人的温柔,这样才不至于让人惋惜那人的一身风华气度。

    上天:呵呵!

    三长老他老人家至今为止,依旧很甜很甜的认为容娴她是个舍己为人的好孩子。

    三长老转头看向那几个黑衣人,眼里闪过一抹怒火,他一掌挥出,无形的剑气朝着清波等人刺去。

    就在这时,另一波黑衣蒙面人出现了。

    他们的装扮跟清波等人一模一样,气息相似却有些差别,而且他们之中竟然有人的修为与三长老相当。

    三长老神色一凛,抱着沈久留来到铃兰等人身边,将几个孩子护在身后。

    好在那些人并没有出手,只是从三长老的剑气下救了清波等人,又飞快地离开了。

    三长老了然,这群人应该是与清波等人合谋的那波人。

    他想去追,又担心对方调虎离山,直接将自己的弟子们一窝端了,最后只能遗憾的罢手,守在一旁为几人护法。

    再说容娴,离开紫薇城后,曲浪的身影已经跟了上来。

    她随手扯下白绸缎,挑眉问道:“他们行动了?”

    曲浪道:“尊主料事如神,他们已经将清波等人带走了,城主府内的曾水夫人也不在了。”

    容娴凤眸危险的眯了眯,冷声问道:“看出是哪方人了吗?”

    曲浪垂下脑袋丧气的说:“属下无能,那些人中有高手,属下并未探知到他们是谁。”

    容娴没有责怪他,反而玩味一笑:“在凡俗中修为这般精深竟然还没有被圣山接引走,真是太有趣了。”

    随即,她神色郑重的吩咐道:“找一处隐秘安全的闭关之所。”

    曲浪会意,快速引着容娴朝着荒林深处的一个巨大树冠走去。

    二人一前一后很快便来到了大树前,抬头看着树冠上隐蔽的树屋,容娴满意的点点头。

    她从这里来来回回的次数也不少了,却从未发现这里还有一座小屋,确实够隐蔽的。

    “你去吧,跟在寒溪布好局。”容娴不咸不淡的吩咐了一声,身形一晃便进到了树屋。

    地面上,曲浪脸色有些苍白,若他刚才没有听错,这位大人直呼寒溪尊者名字了。

    而且这些年她吩咐的事情所做的布置寒溪尊者也会完美的执行下去,再加上某些传言,那这位大人的身份是谁,可想而知了。

    曲浪抱头呻吟一声,他不是没猜过,但每次都自我否定了,毕竟在他们魔修心里,息心尊主已经被魔鬼化了,怎么凶残血腥怎么来。

    突然见到一位很可能是魔主的人,但这人偏偏温柔善良,还是一位悬壶济世的大夫,顿时所有想法都飞了。

    压根就不能相信,好么。

    魔主改邪归正跑去当大夫济世活人了,这话说出去都是个笑话。

    那可是一个人杀得整个凡尘血流成河、道统断绝,且力抗整个正道的凶残大魔头啊。

    偏偏魔主真不务正业跑去当大夫了。

    #对,没错,你们说的那位大名鼎鼎仁心仁术、至纯至善的大夫就是我们凶残狠辣的魔主#

    救命,三观都被刷新了好几遍。

    曲浪在原地从天黑纠结到天亮,最后实在没忍住,跪在地上喊了一句:“属下拜见尊主,见到尊主平安无事,属下心中甚喜。”

    表达完心中的感情后,曲浪为大树布了一道隐蔽禁制,这才忙道:“属下不打扰尊主了,属下告退。”

    话音落下,人已经化为一团黑雾朝着远方飞去。

    树屋内,已经换下染血的衣服正闭目疗伤的容娴嘴角翘了翘。

    她在曲浪面前不再掩饰也是因为曲浪跟着她这么多年了,对她的身份定然有一定的猜测,而且曲浪为人十分衷心,她也愿意用信任回报这份衷心。

    收敛心神,容娴面前漂浮着木灵珠和水灵珠。

    熟悉的能量将她包裹在内,舒适而又轻松。

    这次的内伤并不重,不到两个时辰,容娴被剑帝精血冲击出的内伤已经痊愈。

    她这才将心思放在被她镇压的诅咒之力上,诅咒之力历来都是最神秘的,而且一般除了下咒本人外,别人很难解开。

    容娴习医以来,也见过几种诅咒,也曾细细研究过,最后发现诅咒竟然是另一种与灵气不同的能量体。

    她虽然不太懂,但却隐隐意识到,有神器木灵珠的存在,她并不需要担心诅咒之力会给她带来伤害。

    随手拨弄着诅咒之力,刚想将其毁灭,动作却猛地一顿。

    容娴眯了眯眼,将诅咒之力收回体内镇压着。

    她刚才忽然心血来潮,觉得诅咒之力在未来某天肯定能用上,她一向比较重视这种冥冥之中的直觉的。

    将这件事放下,容娴从树屋上跳下来,看了看漆黑的天色,仔细辨别了下方向,不紧不慢的朝着石桥涧走去。

    半个月后是郁氏一族第十三个忌日,为了庆祝今年她与沈久留的重逢,她决定回去瞧瞧,给郁清族长上炷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他。

    当然,最重要的是给各大势力时间,好让他们好好消化剑帝精血出世的消息。

    容娴心情愉悦的朝着石桥涧走去,完全不理会整个天下会乱成何样。

    想到她留在城主府房间内的竹简和丹方,容娴啧了一声,昂起头带着小雀跃道:“我果然是个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