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7章 消失
    ,精彩小说免费!

    无心崖,收到探子传来的消息时,冷凝月完全惊讶不已,阿柒竟然被昊天仙宗的人给抓了,连一队月卫都全军覆没。

    昊天仙宗,都是昊天仙宗!

    冷凝月眼里满是冷意,没有了狴犴魔狱,昊天仙宗算什么东西。

    以往昊天仙宗这群伪善的小人扯着狴犴魔狱的大旗没少压制无心崖,如今狴犴魔狱都没了,他们还想作威作福,还真是认不清情势。

    如今可不是息心掌权的时候,她绝对不会容忍昊天仙宗指手画脚。

    冷凝月的目光看到下方一排排属下,神色扭曲了一瞬。

    她现在根本指挥不动这些人,即便她登上魔主之位,这群人也没将她放在眼里。

    冷凝月年纪尚轻,完全不明白这些无法无天的魔修哪里是忌惮所谓的魔主啊,他们忌惮的一直都是狴犴魔狱与天地业位。

    没有了狴犴魔狱,也就没有了天道加持的魔主天位,冷凝月只是个普通的魔修。

    而无心崖内的魔修那才是真正的老妖怪,他们能受冷凝月所控才是荒谬。

    冷凝月死死握住拳头,尖利的指尖将手心刺破,但那滴血还没有落到地上,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驱逐。

    “左护法,你带一队月卫与本座离开无心崖救人。”冷凝月朝着左护法冷声说道。

    她虽痛恨这些魔修不识抬举,但本能的她不敢招惹那些不将她放在眼里的魔修。

    一旦有需要,她想到的一直都是最好使唤的左护法,即便她一直都看不透左护法那人。

    左护法轻轻垂眸,神色平和而圣洁,他恭敬的说道:“是,尊者。”

    冷凝月的脸又扭曲了下,这该死的‘尊者’,即便她成为魔主,这群人依旧不会称呼她为尊主。

    冷凝月冷哼一声,化为一道流光朝着无心崖外飞去。

    直到冷凝月走远了左护法才抬起头,棱角分明的脸上带着冷凝月永远也不会看到的敷衍和兴味,仿佛看着一只胡闹的小丑一样。

    他嗤笑一声,带着五位月卫跟了上去。

    唔,跟着这个蠢货起码还有好戏看,比呆在无心崖有趣多了。

    与此同时,正在石室闭关的沈熙心有所感,睁开了眼睛。

    他扫了眼无心崖的方向,微微瞌目,身形化为点点星光消散不见。

    紫薇城城主府,沈久留醒过来感受到身体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念头也无比通达,细细一探究,这才发现以往盘踞在心脏的灰色力量消失不见。

    他下意识摸摸眉心,触手十分普通,完全没有往日那厚重沉闷的感觉。

    沈久留想了想,伸手凭空一握,一把锋锐的长剑出现在手中,光洁的剑身映出他俊美出尘的脸。

    他的目光落在眉心之上,那艳丽的红痣除了暗淡些外,并无其他不同。

    他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体内的灵力涌向眉心。

    然后——风平浪静。

    沈久留一呆,手中的剑差点掉下去砍了他的腿。

    但沈久留没有任何后怕,他心里涌出无限欣喜。

    折磨了他十三年的诅咒解除了!

    他以后再也不会承受到噬心之痛了!

    想到昏睡前小娴那温柔的声音,沈久留立刻走下床去找容娴。

    他刚走出房门,迎面便看到三长老。

    沈久留眼睛一亮,快步上前问道:“三长老,您有见到小娴吗?”

    三长老语气沉重的说:“她已经离开了。”

    也不知道那女娃娃会去哪里,真是太让人担心了。

    “离开?那小娴何时回来?”沈久留刚醒来有些不清醒的问。

    三长老淡淡的说:“这里又不是她的家,她怎么可能会回来。”

    沈久留瞳孔猛地一缩,这才意识到三长老说了什么。

    小娴离开了,在他昏迷的时候。

    沈久留只觉得心头酸涩委屈,不明白小娴为何要离开。

    她治好了他的身体,他们约好一起回郁族,一起去圣山的……

    沈久留沉默许久,才开口问道:“游风和铃兰如何了?”

    三长老也没有隐瞒他,直接回道:“铃兰那丫头最多修养两天便没事了,姒姑娘陪着她。至于云小友,他还没有醒。他伤的很重,但最迟明天便会醒来,不用担心。”

    顿了顿,他补充道:“我已经让粉荷连夜带着阿柒和月卫去了宗门据点,由他们押送魔修回圣山。”

    沈久留点点头,并没有惊讶阿柒被三长老抓住这件事。

    似乎想到了什么,他脸色微冷:“清波他们呢?”

    “被另一拨人救走了。”三长老脸色十分难看:“那些人中有一人与我修为相当,他们与清波是一伙的。”

    这些人也太无法无天了,除了圣山外,这凡尘究竟何时出现了一位这么强大的修士,还瞒过了圣山的接引留在了凡尘。

    三长老越想越觉得这是个阴谋,有人千方百计隐藏自己修为瞒过圣山想要做什么?这样的人有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在他没有发现的暗处,这样的人呢还有多少个?他们有何阴谋?

    用一个词来形容三长老现在的状态,那就是细思恐极。

    沈久留垂眸,神色清冷问道:“小娴走之前有说过如何安排的吗?”

    那些黑衣人是小娴认出来的,人也是她让游风留下的,他想知道小娴是否有别的安排。

    三长老想到容娴离开时的背影,洒脱而温暖,又坚强的仿佛什么都打不倒的样子,叹了口气说:“她没说,直到走出城主府,她眼睛上的白绸缎都没有摘下来,也没有再注意那些黑衣人。”

    沈久留紧紧攥着拳头,眉眼全是冷冽:“他们逃不掉的。”

    他没有忘记小娴认出那些人时说过的话,她说她不想见到人命在她面前消逝,但她又不能不为无辜者讨回公道,最后小娴只能自欺欺人的蒙上眼睛假装看不见。

    小娴离开时没有多说一句关于那些黑衣人的安排,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吧。

    她心性纯善,一时冲动让游风杀了那些人,但等理智回来的时候,许是后悔了。

    她下不了手,却也不愿意放过那些人,最后只能一言不发的离开。

    但小娴下不了手他却可以,他绝不会让仇人继续逍遥法外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