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89章 真相(二)
    ,精彩小说免费!

    之后的两年,清波一直让他跟着青二等人执行一些任务。

    有些任务无关紧要,有些任务却丧心病狂。

    他违背不了清波,却在青二有意无意的护持下没有动手。

    可他却没有办法阻止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事情发生。

    房间内一时安静了下来,肃穆的气氛让云游风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许久之后,他终于听到沈久留语气沉重的问:“十三年前,屠杀我族人的任务你也去了是吗?”

    所以之前你才因为小娴一句话这么拼命吗?!

    云游风没有任何辩解,因为这是事情,他满是歉意的说:“我去了。对不起,久留。”

    “你杀了谁?”沈久留红着眼眶问,语气无比痛苦。

    云游风是他走出圣山后交的第一个朋友,他却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他的仇人。

    云游风摇摇头,歉疚的说:“我没有杀任何人,但我也没有救下一个人,久留,我很遗憾。”

    沈久留猛地站起身,他紧紧攥着拳头,努力的平静着情绪:“我要静静。”

    他相信云游风的话,他说没有杀人便没有杀。

    但他一时间很难接受朋友是灭族仇人的真相,即便云游风当时迫不得已暂时站在那个阵营。

    他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呼吸有些不稳。

    走到门口时,他脚下一顿,忽然问道:“小娴认出了你?”

    云游风僵着脸道:“认出来了。”

    他本来不知道,但那天他倒下时容娴说了那句话后他意识到了,容娴真的认出了他。

    “她何时认出了你?”沈久留又问道。

    云游风表情空白:“不清楚。”

    鬼知道那个死丫头什么时候认出他的,竟然一直忍着不吭声,害得他每次见到人都心虚的不行。

    能忍,真是太能忍了。

    云游风不得不佩服容娴,见到仇人后还能心平气和交朋友,一声不吭半句不提曾经,还让他半点异样都没有察觉到,他第一次觉得容娴真是了不得啊。

    云游风在床上默默感慨自己被容娴骗了,而沈久留离开后下意识的走到了容娴的院子。

    小院仿佛没有任何变化,安静清幽,无声无息,也许是心里作用,他总觉得这个小院很亲切。

    沈久留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

    院子里没有一个人,昨晚的事情发生后,大部分都离开了城主府,只有少数无处可去的侍从留了下来。

    而容娴的这个院子没有一个下人,也许只有在这里他才能感受到久违的平静吧。

    他听到云游风说没有杀他的族人时便已经原谅了云游风,毕竟当时游风也是逼不得已。

    不知小娴是不是也因此没有怪罪游风,才会没有芥蒂的和游风交朋友的。

    沈久留按耐下乱七八糟的思绪,推开了房门。

    入眼所见,让他的脚步猛地顿住,面上一片惊诧。

    他来过容娴的房间好几次,但从未见过这幅场景。

    黑暗的没有一丝光亮,安静的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浅浅的呼吸,扑面而来的沉重压抑让人揪心。

    沈久留眼里闪过一丝茫然,这是怎么回事?

    小娴的房间每次都明亮的没有一丝阴影,就像她那个人一样,温暖柔和的没有一丝阴霾,何时会出现这么沉重的黑暗。

    沈久留意识到有什么事情是他错过了,脚步一抬便走了进来。

    借着门口透进来的光亮,他这才发现两边的窗户都被厚重的帘子死死地遮盖住,不让光芒透进半分,房间的四角隐隐摆放着几个盒子,十分古怪的摆设在这个房间中却完全没有一丝突兀。

    沈久留抿了抿唇,心头仿佛压着一块大石,他隐隐意识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失控。

    指尖弹出一股剑气,剑气飞过,盒子全部打开,黑暗的房间在瞬间亮堂了起来。

    沈久留这时才发现,盒子里装的竟是价值连城的夜明珠,

    明亮美丽,却清冷的没有一丝烟火气息。

    这亮堂的没有一丝阴霾的房间跟以往他来的每一次并无不同,但是不对劲,很不对。

    明明以前看上去都没有觉得异常,此时沈久留却觉得一股股冷意从房间的四面八方蔓延而来。

    外面艳阳高照,屋内偏偏被帷幔遮住不漏半分缝隙,而后又多此一举的用夜明珠照明。

    沈久留环顾着整个房间,觉得这房间就像一层厚厚的浓雾,他站在雾中什么都看不清。

    忽然,沈久留想到之前他逼着小娴出门为木木看病,那时小娴似乎有所顾忌。

    他虽然想追根究底,却被小娴给敷衍了过去,当时他并不想小娴太为难,才没有深究,直到青一送上一把伞。

    沈久留心下一跳,目光落在了挂在墙上的油纸伞上。

    这把伞不管是色泽还是棱角,看上去都像是新作的,可它上面却落了些许灰尘。

    这本不是什么大事,可这件事放在它息心温柔的主人身上,以及再看看这干净的一尘不染的房间上,直接摆明了主人并不喜爱它,甚至故意忽略它。

    沈久留走上前,将油纸伞取了下来。

    刚拿到手里,他的脸色瞬间变了,伞上有禁制!

    之前这把伞一直在小娴的手中,他见到过却没有重视,只以为是把普通的纸伞。

    可现在却意识到这都是他自以为是罢了,城主府的人怎么可能好心的送东西,他们做的每一件事哪样没有目的。

    沈久留神色凝重的将伞撑开,却小心翼翼的没有触碰禁制。

    他沉思了片刻,转身走出了房间。

    站在阳光下,沈久留手撑油纸伞久久不语。

    他心情是说不出的难受,周身气息冷肃凛冽。

    伞内流光转换,禁制被轻而易举的激发了,执伞的人站在阳光下却感受不到半点温暖。

    这把伞将执伞人与整个世界隔开,外面阳光灿烂,温暖明媚,里面阴冷黑暗,仿佛置身在阴森可怖的地狱。

    一股股冷意从伞柄蔓延到人的四肢百骸,似要将人的五脏六腑全部冻结。

    这股冷意以伞为中心形成一个屏障,隔开了温度,也隔开了阳光。

    小娴握着伞的时候,跟他一样的感受吗?

    沈久留苦笑一声,怎么可能一样。

    小娴没有他这么高的修为,如何抵挡这强横的禁制,她从拿起这把伞时,便无时无刻不在地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