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7章 夫子
    ,精彩小说免费!

    “你是大夫?”有人问道。

    容娴的回复依旧是那两个字:“正是。”

    她漫不经心的将灯笼提高,似乎嫌灯笼不够亮,指尖轻轻拨动了下烛心,谁也没看到她指尖的点点粉末不着痕迹地洒进了火苗里。

    四周一片沉寂,有人按耐不住道:“剑帝精血在你身上?”

    容娴将灯笼轻轻放在地上,状似苦恼的揉了揉额头,坦荡磊落道:“若你们寻的是郁族世代守护的东西,那确实在我身上。”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按耐不住了,有人直接跳出来,用武器指向容娴,语气满是贪婪和野望道:“交出剑帝精血,我等便饶你一命。”

    “容娴,剑帝精血这等宝物不是你一个凡人能拥有的,你拿着会有杀身之祸。”

    “若你交出剑帝精血,我可保你加入仙门,此后脱去凡胎,长生不死。”

    “怀璧其罪的道理我想容大夫也听过,剑帝精血对你来说不过是小儿怀金过闹事,该如何抉择,我想容大夫定然不会让我等失望。”

    容娴扫过这群人,听着他们或劝慰或诱惑或威胁的话音,多看了两眼最后说话的这人。

    那人一身粗布麻衣虽然简朴,周身的气质却很是独特,一张脸也十分讨喜。懒洋洋的模样像是应付差事一样,看他那模样,容娴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随着周围的声音逐渐降低,所有修士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容娴身上,似乎等待着容娴的决定。

    他们都是修士,对容娴没有动手也是顾忌着修士的那张面皮,毕竟他们自诩高人一等,对个凡人出手怎么都说不过去。

    可容娴给出的答案若不能让他们满意,想来他们也会‘为了修士前途的发展,忍受良心的谴责杀了不明天时的愚昧凡人’。

    对上十数双灼灼的目光,容娴没有半点不适,她双手拢于袖中,微微蹙眉,似乎极不赞成他们的行为,语气带着痛心疾首的说教:“你们都是修士,修仙先修心,但你们看看自己,一个个只想着蝇营狗苟,不劳而获。”

    “实力有多大责任便又多大,但你们呢,只在意自己的蝇头小利,还用实际行动来抢别人家的东西,这等强盗行为实在不可取,习惯了定会移了心性。”

    这群人被容娴唠叨的说教行为气得双眼发红,但等他们想动手时才发现他们除了眼珠子能动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顿时,修士们眼里满是惊骇的看向容娴。

    容娴朝着众人微微一笑,然后,众人便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听容娴将他们从头数落到脚,然后还一脸#真拿你们没办法#的无奈宽宏,道:“你们以后一定要改邪归正,这次我就不计较了,你们可要记得,不是每个人都给你们犯错的机会的。”

    众修士听到她说的这句总结性完结语,差点泪流满面,他们一个个被说的头昏脑涨两眼发直,如今能解脱了简直不亚于新生。

    容娴完全没有理会这群人崩溃的心情,反正她的心情很好,这段时间以来,因为遮阳的原因她总在夜间赶路,憋了一肚子话都没人说。

    今晚忽然有人自动送上门来,容娴顿时一解心中的憋闷。

    末了,她还有些意犹未尽,装模作样的感慨道:“我曾经的心愿便是在学堂内教书育人,最好能教出几个饱读诗书的大儒来。”

    众人差点眼珠子没瞪到地上去,说好的一心普度众生呢?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大夫!

    #不想当夫子的大夫不是个好魔主#

    看着众人不敢置信的模样,容娴故作遗憾的叹了口气,不太开心道:“在学堂当夫子多好啊,谁知道我就阴差阳错成了大夫呢。”

    她痛心疾首道:“我的大儒学生啊,就那么没了,这可真是苍天无眼啊。”

    苍天:“……”猝不及防一口大锅又一次甩来。

    众修士:呵呵,还大儒学生?你自己有多少能耐你心里没点数吗?能别祸害别人了成吗?!

    容娴心里还真没数,她也不觉得自己在祸害人,看容钰不是被她教导的很好吗?

    发泄了心中的抑郁后,容娴准备将这些人全都放走。

    她刚抬起手来,一道温和的声音在院外响起,伴随着脚步声渐渐靠近:“小娴准备将这些不速之客如何处置?”

    容娴抬眸看去,只见姒臻手执灯笼,脸上似有些忍俊不禁。

    姒臻看向容娴,深邃的眼眸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宠溺而无奈道:“调皮。”

    他发现有人闯入后,害怕容娴受到伤害,快速赶来后便一直隐在暗处没有出手。

    他不知道容娴会不会介意自己插手,所以只能等待着,一旦容娴有任何危险,便直接杀了这些人。

    没曾想,容娴倒是给了他一个好大的惊喜。

    他这时也才想起,这人虽然修为不怎么样,但医术当世难以找出第二个可以与之匹敌之人。

    医术高明的大夫下起毒来手段也是诡秘莫测,让人防不胜防,看看这些僵直的修士便知道,他们不知不觉间便中招了。

    可之后的发展实在出乎他的意料,容娴一本正经的教训着这群不怀好心的人,说教起来没玩没了,看着这群人双目发直,姒臻差点大笑出声了,这场景实在好笑的紧。

    可让他更想不到的是容娴这个在医道上天资卓越的大夫心中的愿望居然是想当个教书的,这可真是……一言难尽。

    眼看说教结束,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见容娴似乎打算放过这些人,他连忙走了出来,也算对这些修士的警告,省的这群人一得解脱,气不过真伤了容娴。

    容娴看到来人,昂起头带着小小得意道:“臻叔来了,是我吵到你了吧。”

    姒臻若有似无的扫过那些修士,眸子里的警告犹如实质。

    他温声朝着容娴说道:“并非小娴的错。我察觉有人闯入家门,出来见见。”

    顿了顿,他意有所指道:“小娴准备将他们如何?”

    容娴想都不想的答道:“放了。”

    “你可想好了?这些人的目的一直在你,即便你放了他们,他们也不会轻易放弃,更不会对你感恩戴德。”姒臻问道,他紧紧盯着容娴的眸子,想要看清楚她真正的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