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8章 真忙(求月票)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坦荡的对上他的双眼,眉眼如画,笑容暖如春风:“想好了,确定了,我要放了他们。”

    这些人中有一部分不过是散修,秉着‘富贵险中求’偷偷摸摸的来了,有一部分是修仙世家的炮灰,剩下的不过是那些宗门派来的探路石。

    杀不杀都没多大干系,她还需要留着这些人追到他们身后的势力,以便未来算总账时漏了谁。

    容娴眼神一闪,假模假样道:“他们并没有对我造成实际上的伤害,且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利,他们为了这份权利汲汲营营,与人斗,与天斗,与自己斗。”

    她停顿了下,没忍住感慨道:“他们还真是忙啊。”

    众修士:“……”

    “噗!”粗布麻衣的青年没忍住笑了出来。

    即便现在浑身上下都动不了,但他却比别人强了些,起码可以出声。

    姒臻:“……那是他们活该。”

    容娴清了清嗓子,假惺惺道:“我不过是恰恰好拥有能让他们活得更好的东西,他们想要对我出手无可厚非。”

    “但你也拥有拒绝的权利,他们对你出手,你也可以对他们出手。你的东西是你的,凭什么他们想要便给他们。”姒臻的神色同样认真:“今日,你有拒绝他们的手段,来日当你再也威胁不到他们时,他们对你绝不会这么客气,你很可能也会今日的心慈手软而丧命。”

    容娴想了想,赞同道:“你说的对。”

    不等姒臻欣喜,她便一脸严肃道:“所以我得努力修习医道,让他们永远也威胁不到我。”

    姒臻嘴角一抽,这可真是好大的觉悟啊。

    他刚想说什么,容娴却打断了他。

    容娴目光温和而悲悯,语气坚定,然后一本正经道:“我是一个大夫,以行医救世为准则。我虽救了无数的人,也见惯了生死离别,但我依旧不能容忍有人死在我手上。”

    容娴没有说谎,她现在确实是一个大夫,救了无数的人命。而这辈子,她的手上没有沾上一条人命。

    她的手干干净净,未来她也不准备染上血腥。

    并非心善,而是有些事情并并不一定非要自己亲自动手。

    业力的纠缠她受了十三年,已经够了。

    业力吸引天道,被天道无时无刻不想着弄死实在是太操蛋了,那种连走路摔一跤都能撞到刀剑上,想躲过去都能因为忽然岔气再次摔倒磕在石头头破血流实在太悲哀。

    即便她以前无时无刻不想着脱离狴犴魔狱,但她依旧感谢有狴犴魔狱的时光,她镇守了千年狴犴魔狱,狴犴魔狱镇守了她千年无尽业力。

    为了能过安稳日子,也为了能超脱长生,更为了在紧要关头不会被天道扯后腿,她这辈子早已下定决定不再沾染业力。

    但蹦跶到她面前作死还想要她慈悲心肠放过的人,容娴只能一脸高深莫测,感慨万分:惯得你!

    依附她的人很多,她给那些人想要的,那些人帮她做她不想做的不能做的,各取所需最是让人愉快。

    “杀一个人太容易了,可要救活一个人却难上加难。一条生命的流逝简单的让你察觉不到半分不适,可当你看到瓜熟蒂落的婴儿挣扎着一点点长大,你才会发现生命的成长又是多么不易和珍贵。”容娴心静如水,神情却是温柔的,温柔的让人想落泪,她的声音缥缈而神圣,却带着丝丝缕缕对人心人性的悲哀。

    但这也不能改变她在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事实!

    她凤眸微敛,掩去了眼底最真实的冷漠,雾蒙蒙一层轻轻柔柔、似真似假的暖意让被她看到的人软了心肠:“所以臻叔,我不想看到有人死在我在面前,我——”

    容娴琢磨了下,想到了一个合适的形容词,言不由衷道:“——于心不忍啊。”

    听到这些话,姒臻只觉得心里软成了一滩水,他忽然有种将这世间所有黑暗全都驱除,唯剩下光明与美好赠给容娴的想法。

    无论是谁,也无论好坏,心中总有一块净土,而容娴便是唯一能够唤醒那块净土里沉睡的纯净灵魂的人,她太过美好,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却又吸引着这个世界。

    没有人能拒绝她,没有人舍得伤害她。

    “罢了,你想放了他们便放了吧,总归只要我在,便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姒臻无奈的妥协道。

    容娴嘴角的弧度上扬,眼里的愉悦如何都掩饰不了。

    她看向僵直的修士,郑重其事道:“你们可以离开了,以后一定要改邪归正,好好做人。”

    随着她的声音传出,这群修士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动了。

    他们谨慎的对视了一眼,心底隐隐生出几分畏惧,这等神秘莫测的手段,即便没有修为也值得他们尊敬,更何况这人拥有让人尊敬的品德。

    不过片刻,这些修士似乎达成了共识,同时向容娴躬身一礼表示感谢后,便飞快的消失在两人面前。

    无人发现,当这群人离开时,有同样数量的黑雾依附着他们一起离开。

    容娴扫了眼那些黑雾,嘴角扬起一个隐秘而恶劣的笑意。

    眨眼间,这里便只剩下姒臻和容娴两人。

    姒臻弯腰将容娴放在地上的灯笼拿了起来,温声道:“天色已晚,快去休息吧。”

    容娴目光落在灯笼上,轻声应道:“好。”

    看着姒臻离去,容娴眸光闪了闪,灯笼内的药粉已经烧完,姒臻拿走应该也不会出事。

    容娴转身走回房间,房间的烛火不太亮,虽然昏暗却能看清里面的装饰。

    容娴有些不太适应,她拂袖挥去,烛火泯灭,屋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中。

    随即她长袖下的手伸出,一颗硕大的夜明珠散发着淡淡的清辉将整个屋子笼罩。

    她随手将夜明珠放在灯台上,坐在桌前,面前的水壶还散发着热气。

    容娴抬手为自己倒了杯白水,垂眸若有所思。

    姒臻似乎在慢慢恢复她曾经抹去的记忆,他在不自觉的靠近自己。

    已经过了十三年了,这人竟然因为心中缥缈的直觉一直留在这里,终究是跟自己碰到了。

    若当时他离开这里,这份缘便会永远错过,偏偏他没有离开。

    容娴叹了口气,天意如此,只能顺其自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