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99章 联系(为水深陌打赏加更)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伸手拨动了下悬浮在眼前的花儿,唇角勾起,现在要紧的是沈久留了。

    她早就料到沈久留不会乖乖被三长老领回圣山,特别是灭族仇人刚刚出现而她又离开了,沈久留无论如何都不会放着她不管。

    而今,一路追过来的沈久留该是知道了剑帝精血的消息了吧。

    容娴眼里闪过一丝趣味,郁氏一族世代守护剑帝精血,他也因为剑帝精血承受了十三年的噬心之痛。如今剑帝精血突然出现,且还是在他在意的人身上,沈久留到底是何想法她实在很想知道。

    似乎想要事情变得更有趣些,容娴双手飞快的结印,若仔细去看便会发现,她结印的方式与教给沈久留的手法完全相反。

    待她放下手时,面前的花儿迅速从清晰逐渐变得模糊,然后化为雾气消失不见。

    黑色的绸布凭空飞来将夜明珠盖住,屋内顿时一片黑暗。

    许久后,黑暗中传来一道喟叹:“沈久留,再等等,别那么急的找到我。”

    沈久留急吗?他快急死了。

    沈久留离开紫薇城后,一路随着花儿紧追着容娴不放,但人还没追到,剑帝精血出世的消息却沸沸扬扬,一路上他看到太多寻找剑帝精血的修士了。

    剑帝精血是不是真的在容娴身上沈久留并不关心,对他来说,除了手上的剑外,他不相信任何外物。

    但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容娴的处境,不提她是否真中了遮阳之毒,便是那噬心之痛的诅咒也不是容娴可以应付的。

    但眼看便要找到人了,指路花就在沈久留眼皮子底下消失不见了。

    沈久留:“……”

    沈久留懵了半晌后,双手再次结印,但熟悉的花儿没有再出现,沈久留:“!!”

    难道小娴出事了?

    想到这种可能,他眼里略过一丝急躁,偏偏面前有三个分岔路口,该去哪儿找人他完全不知道。

    深吸一口气,沈久留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既然暂时找不到小娴的位置,他只能前往郁族之地等候了。

    郁族啊。

    沈久留化为一道剑影朝着师尊交代给他的地方飞去,半点也不敢耽搁。

    他刚刚离开,三道人影慢慢浮现了出来。

    “他与容娴的联系似乎已经消失了。”冷凝月深深的看了眼沈久留离开的方向,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阿柒胸有成竹道:“他也是郁氏族人,即使暂时与容娴失去了联系,也一定会相遇的。”

    左护法一言不发,像一个合格的侍卫,寡言少语,又可靠忠诚。

    冷凝月从不怀疑阿柒的每一句话,她淡淡道:“那就继续跟着他吧。”

    话音落下,三道身影化为一团暗影朝着沈久留追去。

    天蒙蒙亮,拂晓的风吹得人有一丝寒意,容娴打开门走了出来,太阳即将初升,她没有多少时间了。

    轻步走出小院,容娴拦住边打哈欠边提着茶壶的小二,柔声唤道:“小二哥。”

    小二眨了眨迷糊的眼睛,发现是容娴后,立刻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说:“原来是姑娘啊,姑娘起得真早,有什么需要的直接告诉小的,小的马上给您办得妥妥的。”

    容娴摇摇头,虽然很着急,但她的语气和姿态完全看不出半分急切,依旧矜持有礼:“多谢,不过我并无需要的,拦住你也是有事相求。”

    小二挠了挠脸颊,憨笑道:“姑娘有事尽管吩咐便是,哪用得到‘求’字。”

    容娴也不客气,直接说道:“我有急事要离开,这会儿可能来不及跟臻叔告辞,麻烦小二哥帮我跟臻叔说一声,等我忙完以后,定会回来向他当面致歉的。”

    小二嘴角抽了抽,他又打量了下容娴的姿态,发现这人目光含笑,语气不疾不徐,姿态风雅温柔,完全看不出有半分着急的意思。

    但人家既然这样说了,他就当成真的吧,想到这里,小二笑呵呵的一口应了。

    容娴这才松了口气,谢过小二后,快步朝着客栈外走去。

    隔壁院子内,双手负后的姒臻叹了口气,还是拦不住啊。

    罢了,那孩子看着也是个倔强的。

    姒臻拍拍手,从门外走进来两名修士,看模样竟是昨夜闯进来的那群不速之客中的二人。

    一人黑袍锦衣,一人粗布麻衣,正是那玉霄门的法修和那粗布麻衣打扮的修士。

    姒臻看着二人,面无表情的说:“既然你们已经决定要留在小娴身边,便保护好她。一旦她有危险,我希望你们能传信于我,我会第一时间赶过去。”

    陆远沉默不语,一旁粗布麻衣的青年脸上带着三分笑意,他虽然长相不如沈久留有仙气,也不如云游风有侠气,没有姒臻的温和,不像叶清风那般儒雅,但偏偏属于那种一见难忘的。

    粗布麻衣也掩盖不了身上的贵气,上挑的桃花眼带着三分多情,嘴角自然上挑,即便不笑也让人觉得有几分笑意,他眉宇正气,说话偏生多了几分纨绔作态。

    “哎呀,这可说不好啊,毕竟老板才认识容大夫时间不长,若心存歹意,我们给你报信不是陷人容大夫于危难之中吗?”令君从懒洋洋的说道。

    虽然他的话并不好听,但也有道理,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不是吗。

    姒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按你这么说,我现在便可以将你拦在这里,毕竟你昨日来可不是要保护小娴的。”

    令君从立刻识时务道:“先生交代的事情我都记下了,若容大夫有危险,我和这木头又无能为力,定然会第一时间给您传信的。”

    姒臻:好久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了。

    陆远:呵呵。

    此时,刚刚走出客栈的容娴脚步顿住,抬头看着天边一抹光晕。

    她暗暗叹息,还是晚了一步。

    她走在光芒照不到的地方,快速来到一处偏僻的巷子靠在墙边,她脸色苍白的厉害,隐隐有种透明之感。

    容娴从怀中拿出一个玉瓶,从瓶子里倒出一粒丹药,丹药散发着淡淡的香气,但灼热的温度让周围的空气都扭曲了。

    容娴神色复杂的看着这枚药丸,离开紫薇城前她炼制了五枚灼华丹,没想到用这第一枚药的时间竟然是见了那个男人一面之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