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是光(求月票)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捏着丹药想要服下,脑中却蓦然出现清华真人那张严肃却不失疼爱的脸,动作顿了顿。

    这要是让师父知道了,有些不妙啊。

    但看着脚边缓缓被阳光覆盖的阴影,容娴也顾不得许多了,遮阳虽然帮她解脱了束缚,但这药性实在是讨厌的紧,也不知是从何处流传出来的药。

    容娴抿了抿唇,直接将灼华丹塞进了嘴里,暗自决定让属下去查查这药的出处。

    强横的药力带着至阳之力在她体内横冲直撞,融于血脉中阴寒的遮阳之毒似乎感受到威胁,奋起反抗。

    两股力量在体内打架的滋味实在不好受,偏生容娴只能强忍着等候它们分出胜负。

    ‘轰’一声大响在意识中响起,容娴被震的一口血吐了出来,她身形摇摇欲坠,脸色苍白不已,明亮的凤眸也暗淡了下去。

    “咳咳。”容娴咳嗽两声,手有些不稳的从袖中拿出一块帕子将嘴边的血迹擦干净。

    她低头看了眼地上散发着淡淡金光的血液,随手将染血的帕子扔下,盖住了血迹。

    容娴扶着围墙踉跄的站起身,虽然感觉到浑身剧痛,像是被烈火烤炙一般,但她的神色漏出没有半点痛苦,眼底反而带着些微满意。

    “灼华丹的药效倒是不错,可惜了。”能压制住遮阳的时间也只有五天,不过,五天也足够她走到石桥涧了。

    容娴靠在墙上缓了一会,刚抬手准备清理地上的血迹,动作却停滞了下来。

    她若有似无的扫了眼隐秘的一角,嘴角勾起一抹莫名的笑意,这才理了理衣服若无其事的朝着镇外走去。

    嘛,竟然有两只小老鼠跟踪,不知是被人派来的还是自主行动?

    咦?

    容娴脚步微顿,眼里闪过一丝幽光,不仅仅是两位呢。

    “曲浪。”容娴轻声唤道。

    角落里,一团黑雾蓦然化为人影,曲浪试探的问:“大人,要属下杀了他们吗?”

    容娴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垂眸道:“打打杀杀成何体统。”

    曲浪:“……是。”

    然后,他便听见尊主大人语气平静无波道:“昨夜的不速之客,除了这二人外,其他依旧不死心跟在我身后都处理掉。”

    ‘这二人’的描述虽然含糊,但曲浪好歹听明白了,曲浪:“……是。”

    说好的不打打杀杀呢?你这一句‘处理掉’,死的人可有好几位啊。

    容娴极快的反应过来自己在前后矛盾,她清了清嗓子,有些不悦的自圆其说道:“那些人身上的恶意太明显,留着也是麻烦。”

    曲浪:您开心就好。

    容娴摆摆手,曲浪会意消失。

    不过片刻的功夫,淡淡的血腥味传来,又迅速消失,让人不注意的话完全发现不了。

    许久后,巷子里。

    一道懒洋洋的欠揍声响起:“她似乎受伤了,我们只是迟来了半步她就吐血了,若是再晚点儿,她不就没命了吗?”

    陆远扫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即使你不来,容大夫也不会有事。”

    令君从笑嘻嘻的说:“你这么一说,总觉得我们俩很没用啊。”

    陆远懒得再多看他一眼,直接朝着容娴离开的方向走去,边走边道:“既然你担心容大夫,那追上去便是,在这里磨磨唧唧作甚。”

    看到陆远走远,令君从耸了耸肩膀,刚准备追上去,脚步一顿,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

    他蹲下身盯着面前的血迹,目光停在了面前的小草上,然后看着这株枯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焕然新生,越长越旺盛。

    直到地上的血迹被完全吸收,这株草已经长到了令君从的膝盖处。

    “枯木逢春,生命力强横,果然不愧是……”剑帝精血啊。

    令君从神色复杂难辨,他一道灵气打出,将地上的帕子毁去,这才站起身快速朝着陆远追去,神色又恢复了之前那懒洋洋的作态,至于他心里想的是什么,谁都不知道。

    但令君从不清楚的是,在他刚刚离开后,那株长势喜人的草在被阳光笼罩了片刻,转瞬间化为飞灰消失不见。

    容娴一路朝着镇外的高山走去,对身后的两个小老鼠完全没有在意。

    在那二人身上她并没有感受到恶意,甚至还带着几分善意。

    这让她除了偶尔要做不太符合容大夫的行为不方便外,倒也没其它麻烦。

    站在山顶上,崖风吹得她的裙摆轻轻飘动,乌黑的发丝扬起凌乱的轨迹,她伸出手,似乎想要触摸那咫尺之遥却远在天边的太阳。

    她似乎已经许久未曾见到太阳了,暖融融的光芒笼罩在身上,让她舒服的想要睡觉。

    容娴闭着眼睛,伸出双手仔细地摸着阳光。

    它虽然无形,但有温度,温暖的,幸福的,能驱散任何阴霾的——光。

    这时的她忘记了身体无时无刻的灼痛,没有身处黑暗之中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光的珍贵,即便她平时再怎么安慰自己不用在意遮阳,但一直在黑暗中行走还是让她产生了些许焦躁。

    当失去的东西再次拥有时,失而复得的喜悦已经盖过了所有感官。

    金色的光芒从她的指缝中漏出,容娴双手一捧,小心翼翼的像是捧着一件珍宝,然后像个孩子一样满足的笑了一起,眉眼间全是温柔,给人一种春风化雨的暖意。

    “喂,你说容大夫是不是傻了?一大早的不顾伤势跑到悬崖边吹风,手里什么都没有,还那么小心翼翼的捧着。”令君从用他一贯欠揍的调调说道。

    陆远目光深邃的看着崖边的人,一脸认真的说:“她手里有东西。”

    令君从仔细的看了看,又看了看,最后没好气的说:“木头,你在耍我吗?我什么都没看到。”

    陆远沉默许久,这才一字一顿的说道:“她手里的是光。”

    光?

    令君从一怔,再去看容娴时,这才发现那人眉眼柔和,神情像是抓住自己最珍贵的宝物。金色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与她嘴角暖如春风的笑意融为一体。

    他无意识说道:“不,她才是光。”

    站在最接近阳光的地方晒了好一会儿,容娴才转身朝着另一条下山的小路走去。

    她走的并不快,中途碰到了病人还会为病人施诊医治,开好药方才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