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不安
    ,精彩小说免费!

    沈久留眸子清凌凌的看着阳明,语调冷清道:“不是。”

    阳明眼里泛起一层波澜,随即笑笑说:“我也不是。”

    他们对视一眼,又默契的移开视线。

    他们二人其实本应该比容娴早到的,偏生地方比较难找便罢了,一路上的修士来来往往,他们若真大大咧咧的御剑朝目的地跑,那乐子可就大了。

    二人无奈只能徒步朝着山上走,偶尔碰到性情合拍的散修,也会聚在一起,因而也造成了容娴居然比两人早到了许久。

    散修还在前行的路上,各大修仙家族和宗门已经派出了长老带队围上了石桥涧。

    山顶,各方人马分别占领一个山头,目光灼灼的盯着下方的村落,都在想办法得到传说中的宝物。

    东边山头,中年男人一身华丽的锦袍,长发被高高的玉冠束缚,一身仙气飘飘,充满正气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他看着山下的某处,语气温和的朝着身旁的大弟子问:“远儿就在那里吧。”

    安阳依旧锦袍玉带,手里拿着把折扇,听到师父问话,他扫了眼那处,回道:“是的师父。

    重光真人扬眉一下,声音带着一丝戏谑道:“听说你与容娴有过一面之缘,如今连师弟都给派出去当护卫了。你若真喜欢人家,师父可以向清华那老古板提亲。”

    听到重光真人的话,安阳顿时满头大汗,连忙拒绝道:“师父,我若喜欢定会亲自去追的,您还是别添乱了。”

    重光真人脸一垮,语气颇为幽怨道:“为师怎么能是添乱呢,为师还不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为师在你小时候又是当爹又是当娘的,好不容你将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如今还要管你娶媳妇的事,这天底下哪有我这么好的师父,你偏偏还不听话,还以下犯上敢说为师添乱,真是好心喂了白眼狼,太让人心痛了。”

    安阳额角的青筋忍不住蹦跶了下,他紧握着折扇,半分风度也无,咬牙切齿的低吼道:“师父,求您闭嘴。”

    重光真人:“……你个大逆不道的逆徒,竟然连师父说话都管。”

    安阳立刻被气得脸色铁青,握着折扇的手上青筋直冒。

    #每天都想弑师系列#

    看将徒弟惹毛了,崇光真人讪讪的闭上了嘴,唯恐徒弟真以下犯上弑师,那他真就愧对玉霄门的历代祖师了。

    在他们对面的一个山头,一群穿着简单的修士目光冷漠的看着下方的村落,为首的老者神色阴鸷道:“没想到郁氏一族居然藏在这里,倒是挺会藏的。”

    在他身旁,满头白发的老妇人死死盯着山下,问:“你说在容娴身上发现了息心尊主的气息,这个消息可靠吗?”

    老者语气慎重的说:“是无心崖的阿柒亲口告诉冷凝月的,我也是意外得知,想来是不会有错的。”

    老妇人握着拐杖点了点脚下的石头,说:“我等寻找神器两千年之久,若再找不到,主上那里怕是不好交代。”

    老者语气阴森道:“放心,有剑帝精血吸引这方世界的人,我等可以暗中带走容娴,到时候逼问出息心尊主的消息,找到神器。”

    老妇人闭了闭眼,叹息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安。”

    老者扫了眼周围的人,沉声说道:“放心,这里无人是我等的对手。”

    比他们的山头矮了一截的山上,一群世家子弟各个风度翩翩,呼朋引伴,仆从如云。

    他们全都是家族内的精英,实力与长相并重,这次跟着家族长辈来此,第一也是长长见识,第二也想看看他们与剑帝精血有无缘分。

    在这群人当中,一位穿着简单的少女俏生生的站在崖边,有些沮丧的喃喃:“君大哥怎么还没来,希望君大哥平平安安得偿所愿。”

    “放心,他不会有事的。”坚定不移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女子穿着纹绣繁杂的城主服走了过来。

    “燕城主。”少女惊讶的叫道:“您怎么出来了,君大哥说你的伤势还没好,要好好休养。”

    燕菲摇摇头,眼里满是思念道:“不了,距离君从越近,我越不安稳。”

    “我看你是想他了。”娇媚的声音凭空响起,酥的人骨头都有些发软。

    少女眨了眨眼,笑着叫道:“倩倩姐。”

    燕菲看着大大咧咧走来的人,皱了皱眉:“曲倩倩,你是不是忘了你的身份,这里都是正道修士,你一个魔门的魔女跑来想找死不成?”

    曲倩倩走到少女跟前,捏了捏她的脸蛋,毫不畏惧的说:“你看看小婉多乖啊,哪像你一样,张口闭口的魔女的称呼人家,讨厌。”

    然后她咯咯一笑,说:“那些正道修士现在可不敢动我,我爹和魔门的长老都来了不少,他们若不想活着离开这里,尽管动手好了。”

    小婉悄悄看了眼燕菲,吐了吐舌头讨好的朝着曲倩倩说:“倩倩姐,燕城主也是关心你,你别怪她。”

    “是吗?”曲倩倩似笑非笑的看着燕菲,娇媚的脸上风情万种:“那我可要多谢她了。”

    燕菲冷哼一声没有接话,曲倩倩低头看向山下,娇声说道:“看来君从就在那里了。”

    小婉好奇的说:“也不知道君大哥跟着容大夫有什么收获。”

    燕菲酸溜溜的说:“当然有收获了,听说那容娴长得还挺漂亮的,我看他是乐不思蜀了。”

    曲倩倩调皮的拍了拍手,娇笑道:“哎呀呀,看来我们很快就要再添一个姐妹了。”

    燕菲嗤笑一声,扫了眼身后的帐篷道:“你这话可别让白长月听到,她若是伤心了,君从可要怪罪了。”

    曲倩倩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又恢复了那副妖娆魅惑的模样:“君从为了她的病一直跟在容娴身边寻找解决的办法,他们之间的感情还真是深厚。”

    “君大哥和白小姐是青梅竹马。”小婉语气低落的说。

    还与陆远暗搓搓跟着容娴的令君从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女人们打翻了醋坛了,他仰头朝着周围的山峰看了一眼,只觉得压抑不已。

    “木头,你说容娴知道自己被包围了吗?”令君从看着貌似好无所觉晒药草的容娴,低声朝着陆远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