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吃瓜
    ,精彩小说免费!

    陆远一根筋道:“别污蔑容大夫,容大夫那么温柔善良的人,怎么会耍人呢,她心里肯定那么想的,才说出来了。”

    令君从眼皮子跳了跳:“……木头,我第一次听到你说这么长的话,还是为了容大夫辩白。”

    陆远不理他,以实际行动表示对污蔑容大夫的人的讨厌。

    令君从无力道:“你瞎啊,这修士明明就是来杀容大夫的,容大夫怎么可能不清楚。你会相信来杀自己的人会爱上自己?别傻了,容大夫是在逗那人玩儿的。”

    陆远满是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龌龊。”

    令君从、令君从憋气:“叫你木头,你还真成了木头。”

    ↑

    以上,都是他们二人在悄悄传音。

    旁边,易水阁修士有些恼怒,他剑指容娴,闷吼道:“少胡说八道,你直接说,跟不跟我走?”

    容娴急了,手足无措道:“这还是我第一次决绝别人的爱慕,虽然伤了你的心,但你也不能一意孤行,强扭的瓜不甜。”

    嗯,她完全将安阳和沈久留抛之脑后了。

    易水阁修士脱口而出:“我不吃瓜。”

    他话音刚落,整张脸都黑了,只觉得一口气噎在喉咙,不上不下卡的难受。

    他以前听说过容娴医术很高,却从未听说过容娴的脑子也有问题,这听不懂人话的毛病她这个当大夫的怎么没想着给自己治治。

    容娴目光包容而宽宏的看着修士,像个慈爱的长辈一样看着不懂事的孩子:“那是你的喜好,你开心就好。”

    易水阁修士耳尖的捕捉到这嘀咕,脸色黑如锅底。

    他开心个鬼!

    他颤抖着手,深吸一口气,气急败坏道:“容娴,不管你今日怎么推三阻四,你都得……”

    顿了顿,修士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话确实容易让人误会,他讪讪道:“我们主子有事要问。”

    容娴神色顿时微妙了起来。

    易水阁修士一见她那表情,心神一凛,下意识补充道:“我们主子不喜欢你。”

    容娴愣了:“我没说你们主子喜欢我,我只是在想,原来你不是单干的,而是团体组织,你背后居然还有个主子。”

    停顿了下,她满脸不解道:“可你如何会说出你们主子也不会喜欢我这种话来,难不成——”

    “我确实不喜欢你。”修士再一次强调自己的清白道。

    容娴听他说完,这才慢吞吞的接着自己的话道:“——我真这么讨人喜欢?”

    修士:“……”

    这就有点尴尬了,好么?

    并不是……

    脑子拐过弯的易水阁修士脸皮抽搐道:“你刚才在耍我。”

    容娴脸上做出一个浮夸的惊讶来,装模作样道:“呀?竟然被你发现了。”

    “你……”易水阁修士被气的唇角有些发抖。

    容娴见他这模样,言不由衷的夸赞道:“您刚才那个‘耍’字,用的真是一针见血。”

    修士恼羞成怒:“容娴!”

    随着修士周身气息的变化,令君从也警惕了起来,他逮着空朝着呆在树上,一脸空白、深受打击的陆远传音道:“木头,看到没?我就说你瞎你还不信,容娴她是温柔善良,将人性想象的太过美好,可她不蠢啊。”

    陆远:“……闭嘴。”

    眼看着这木头脖子都气粗了,令君从干咳一声,也没敢再过火。

    看到修士生气了,容娴却没有任何畏惧,也许在旁人眼中她是‘无知者无畏’,但对于容娴自身来说,那就是实力带来的底气。

    “容大夫,小心,这人的修为不弱。”令君从挡在容娴身前,神色严肃的说。

    容娴点点头,似乎害怕自己拖后腿,还朝后退了两步,温声叮嘱道:“少侠小心。”

    令君从看着她乖巧顺从的模样,脸上闪过一丝笑意。

    他此时完全忽略了所有麻烦都是容娴引起的,而这修士的目标也是容娴这件事。

    他也没有听出容娴那句‘你小心’的意思等于‘你上’。

    易水阁的修士平复了下翻涌的情绪,他修为高深,本不该因容娴的三言两语动摇,但容娴这个人就是那么邪乎,让他不由自主的被牵着鼻子走。

    他冷静下来后,将目光从容娴身上收了回来,他知道想要抓到容娴,就必须过了眼前这青年一关。

    他什么话都不说,握紧手里的剑便朝着令君从杀去。

    令君从的实力没有易水阁修士的高,但二人之间的打斗却平分秋色。

    “这是越级战斗。”容娴轻声自语,眼神若有所思,不管这粗布麻衣的青年是什么身份,这份天赋便让人惊讶了。

    她刚才故意从树上摔下来,也是想要引那跟踪的二人出来,由暗处走向明处,有些问题便好解决多了。

    修士似乎意识到自己短时间内解决不了令君从,而若他没有感应错的话,这里还有一人护着容娴。

    易水阁修士目光森寒的扫了眼不远处的大树,狠狠瞪了容娴一眼,也不恋战,转身便撤退了。

    容娴:“……”瞪她作甚?

    大树上,随时等待出手的陆远收回了灵力,他默默的看了眼下方的二人,依旧沉浸在容大夫刚才耍人的行为里拔不出来。

    不知怎地,容大夫刚才的行为虽然与平日不符,但却意外的可爱。

    意识到自己在想了什么,陆远轻咳一声,摸摸红了耳根。

    令君从眼睁睁的看着那人撤走,却不敢去追,唯恐被调虎离山,让容娴出了什么问题。

    他有些遗憾的握了握拳头,能打得这么爽的机会可不多,今晚碰到还真是庆幸,不过他也不失望,只要跟着容娴,这架总不会少的。

    转过身来,借着月色看向容娴,令君从放轻了声音询问:“容大夫,没事吧?”

    容娴凤眸清澈的看着他,哪怕脸上没有任何笑意,也会让人莫名感到一种温和与暖意:“无事,多谢少侠相救。”

    令君从看着这清风朗月般的女子,听着她柔和的嗓音,就像有人突兀地在他心肺间吹进了一股暖风,让他都不由得心神安宁,所有的杂念全都消失。

    “我叫令君从。”令君从忽然郑重的介绍道,他心底极不愿意听到容娴喊他少侠,所以遵从内心的感觉,郑重其事的介绍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