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尊主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垂眸,睫毛颤了颤,眼底划过一抹幽深的光芒。

    令君从?难不成是令家的人?

    她没有漏出半分异样,眉眼弯弯的说:“我是容娴。”

    令君从哈哈一笑,心情格外的愉快:“我知道你是容娴,你的医术很高,你身上还有剑帝精血。”

    他上前一步,与容娴贴的极近,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交缠。

    一时间,连空气都显得几分暧昧。

    令君从眼里满是戏谑,语气却带着幽幽的恐吓:“我也想要剑帝精血,这样吧,你将剑帝精血给我,我护着你,怎么样?”

    容娴望着他时凤眸澄净柔和,像是纳入了万千风景与无尽月辉,她嘴角缓缓勾起一个极其好看的弧度,似是孩子般的愉悦,又似是发现新奇玩具的欣喜。

    令君从一时间有些失神,这个笑容让他想起阳春白雪,想起水晶琉璃,干净得不可思议,好看的不可思议,却偏偏脆弱的紧,似乎一不小心便能染上污秽毁掉它。

    他油然而生出一种强烈的想法,保护好它,不要让它黯然失色。

    “可是我没有给你剑帝精血你也护着我,令少侠,你是个好人。”容娴调皮的眨了眨眼,有些孩子气的说:“你不用吓唬我,我一点儿都不怕。”

    令君从疑惑的问:“你就不问我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身边?”

    容娴眉角眼梢都是愉悦的笑意,她装模作样道:“每一个出现在我身边的人不是敌人便是朋友,而我的朋友总会比敌人多。”

    “你认为我是你的朋友?”令君从惊讶的问。

    他从未见过容娴这样的人,聪明洒脱,坚强而有趣。她的心肠太过柔软,性格太过纯善,这也许是她最大的缺点,也可能是她最大的优点,因为她是一位济世救人的大夫。

    容娴不是没有见过世间黑暗,毕竟跟着她的那几天令君从便见到了好几次这人被人忽悠着差点卖进花楼,还有几次被人以救人为名骗去行不轨之事。

    这些事情发生以后,完全不用他和陆远出手,容娴便行动干净利落的处理了,没有一人伤亡,却让那些心怀歹意之人受到了教训,手段极其熟练老道,恐怕她以前没少碰到这样的事。

    但这人却一直保持着赤子之心,干净的仿佛没有任何人能在那抹纯白上染上别的色彩。

    她知道这个世界的恶,但却愿意去相信人的善。

    这世上怎么会有容娴这样的人呢,完美的让人心动。

    嘛,前提是忽略她耍人玩儿时的恶作剧。

    容娴只看他的表情便能猜到他在想什么,她眉眼一弯,假惺惺道:“在你救了我的那一刻,我们已经是朋友了。”

    令君从在心底喟叹,与这样的人交朋友绝对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他问:“你不怕我是有其他目的才跟你交朋友吗?”

    容娴的眼睛很亮,也很诚恳,她回道:“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都可以告诉我,能做到的我不会推辞。”

    令君从定定地看了容娴好一会儿,终是开怀大笑:“好好好,我今日倒是交了一个好朋友。”

    他笑完后,直言道:“我想借你的血去救人。”

    容娴微微蹙眉:“是谁告诉你我的血可以救人?”

    令君从一怔,讶然道:“难道不行?之前你受伤吐血,我见到你的血里生命力极强,能枯木逢春,所以才觉得可以救人的。”

    他倒也是坦诚,且没有怀疑容娴不愿意,他了解容娴,所以他等着容娴的未尽之语。

    容娴却没有多说什么,反而道:“天亮以后你就知道了,若不着急,便多等一夜吧。”

    令君从信任的点头说:“好,那你早点休息。”

    说罢,飞身窝进了一旁的大树上,与陆远比邻而居。

    容娴站在原地沉默了半晌,这才转身回房。

    令君从啊令君从,你真该庆幸自己没有偷偷拿着我的血去救人。

    之前她在客栈外的小巷中留下血迹没有处理,也是想要坑人的,没想到一路上这二人规规矩矩,让她的暗手完全没有用上。

    而今令君从坦荡荡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她倒是不好借此坑人了。

    她撑了撑脑袋,不由得感慨:“果真是天意弄人啊。”

    虽然离天明还早,但容娴却没有再睡,她换上一身黑裙,薄薄的黑纱遮住了面容,唯露出的一双凤眸敛去了内里的清透温柔。

    她向前走了几步,似乎想要出门,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随手摘下了腰间的荷包,将它放在了桌上。然后她将周身的气息收敛到极致,打开门不急不缓的走了出去。

    高高的山头上,一片被黑雾笼罩的区域内,中年男人一身黑袍盘膝坐在屋内修炼。

    忽而,他睁开眼睛,目光似穿透这片黑雾看向山下的某处。

    然后他站起身打开门,化为一团黑雾朝着山下飞去。

    刚刚从燕菲那里回来的曲倩倩恰好看到这一幕,她疑惑的想,这么晚了爹爹怎么出去了?

    她眼珠子一转,将她爹送给她的敛息法宝红玉簪戴在了头上,转身悄悄跟了上去。

    练武场,坟茔处。

    容娴双手笼于袖中,步伐优雅从容的走了过来。她眸色淡漠冰凉,脊背挺直如宁折不弯的剑修,周身荡着强烈的厚重和神秘。

    见她出现,一团黑雾落在她的身前,立刻化为人形单膝跪地,恭敬的道:“属下曲浪,拜见尊主。”

    不远处,紧跟着自家爹的曲倩倩伸手捂住嘴,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不可一世的父亲竟然会这般恭敬温顺的跪在另一个女人面前。

    容娴没有出声,她狭长的凤眸漫不经心的扫过曲倩倩的藏身之地,调动水灵珠内的庞大灵力,左手猛地朝着左前方挥去。

    一个大大的掌印在空中形成,铺天盖地的压力让曲浪感到窒息。

    掌印扫过之处,树木花草尽皆化为乌有,然后——一声熟悉的惨叫响起。

    曲浪连忙侧头看去,只见掌印正好打在曲倩倩身上,将她打的倒飞了出去。

    曲倩倩吐了口血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不容拒绝的力量直接将她拉到了二人面前扔在了地上。

    “爹。”曲倩倩脸色惨白,声音虚弱的朝着曲**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