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去查
    ,精彩小说免费!

    刚听到那声惨叫,曲浪心中便猛地一跳,再看到被扔在面前的人影时,曲浪唇角一抖,满脸不敢置信:“倩、倩倩?你怎么来了?”

    眼看女儿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曲浪连忙朝着容娴磕头道:“尊主,这是属下的女儿,求尊主饶她一命。”

    曲倩倩仰头看着她爹痛苦的模样,心里满是后悔,早知道就不跟上来了,没跟她爹说上话便罢了,还把命丢这儿了。

    容娴垂眸扫了眼曲倩倩,漠然道:“她死不了。”

    她本就不打算杀人,出手不过是为了教训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听到这话,曲浪神色一喜,仿佛之前的悲痛是假的。

    曲浪他啊,对他家尊主的可谓是无比信任,尊主说女儿死不了,那女儿想死也死不掉的。

    曲倩倩:!!

    她爹真是太好骗了,她明明马上要断气了。

    似乎察觉到曲倩倩在想什么,容娴凤眸转动间,流光溢彩。

    她指尖一弹,一股精纯至极的生命力钻入曲倩倩的身体。

    曲倩倩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伤势像被一只手掌迅速抚平。不过片刻,她便活蹦乱跳了。

    曲倩倩一懵:我仿佛受了假伤。

    曲浪看到女儿脸色红润的模样,心里一喜,感激道:“多谢尊主。”

    曲倩倩:爹,你是不是忘了女儿的伤就是她干的?

    曲浪完全不管他女儿在想什么,反而瞪了眼曲倩倩,沉声呵道:“还不快谢过尊主。”

    不管心里再怎么不服气,曲倩倩还是怂怂的跪了下来:“倩倩多谢尊主救命之恩。”

    “都起吧。”容娴声音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情绪在内。

    曲浪起身后,一把拉着他女儿,将人塞到了他身后,自觉认错道:“是属下没有教好女儿,惊扰尊主实在罪该万死。”

    曲倩倩这时才敢抬起头看向对面让他爹惶恐不已的女子,却刚好对上那人的目光。

    高高在上,仿佛将一切看透,那双眼睛太过冷漠,就像万事万物在她眼中都是一样的,那种有生命的没有生命的,在她眼里没有任何区别,冷漠的让人心惊。

    她心中猛地一跳,连忙低下头,再也不敢看第二眼。

    然后,她听到那人漫不经心道:“没有下次。”

    这时,她才感觉到她爹真正的放松了下来。

    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她爹可是魔门门主,为何会这般惧这人。

    曲倩倩心里虽然不解,却不敢露出半分。

    容娴心念一动,无形的剑气在半空形成一个诡异的图案,似水非水让人难以捉摸:“记住了吗?”

    曲浪认真回道:“属下已经记下。”

    半空中的图案砰然散开,周围的砂石都被这股剑气削成碎末,曲倩倩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很好。”容娴狭长的凤眸眯了眯,凌厉而危险:“这是易水阁的标志,找到有这种标志的人,该如何做寒溪会吩咐你们。”

    “是,属下明白。”曲浪应道。

    吩咐完重要的事情,容娴的目光落在了曲倩倩身上。

    曲浪顿时紧张不已,唯恐尊主将自家宝贝女儿怎么了。

    “你叫什么?”容娴问道。

    她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凤眸也一片深沉,让曲倩倩觉得一股难以逾越的压力压在身上,害怕的腿都软了,完全没有在别人面前魅惑众生的模样。

    她结结巴巴答道:“曲、曲倩倩。”

    容娴盯着她,语气冰凉的问:“认识令君从吗?”

    曲倩倩脸一僵,却不敢说谎:“认识。”

    “知道令家还有哪些人吗?”容娴继续问道。

    曲倩倩唇角有些发抖:“令君从的父亲、母亲和妹妹。”

    她抬头看着那神秘人微微瞌目,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她说话,曲倩倩眼珠子转了转,古灵精怪。

    容娴一眼便看出曲倩倩想要耍花招,小孩子的伪装浅薄而幼稚,实在有些可笑。

    她倒是没想到令君从的魅力这么大,竟然能让曲倩倩愿意为了他不顾危险来欺瞒主上。

    容娴眸色幽深的盯着曲倩倩,用听不出喜怒的语调道:“若胡编乱造,最好别让我看出破绽。你有胆子在我面前说谎,想来也准备好被我发现后用魔门上下所有人的命来做代价。”

    曲倩倩脸色瞬间煞白,再也不敢有任何侥幸心理。

    她虽喜欢令君从,但并不代表着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交换,她始终记得自己是魔门之人,她父亲是魔门门主,她的财富地位全都来源于她的父亲,来源于魔门。

    这次曲倩倩十分干脆,背叛开始了以后,后面的便简单了很多:“令家是一个大家族,听说传承了几千年。令君从一家是令家的旁支。属下听说,他们一族千年前曾遭遇毁灭性的灾难,幸存的人又用了千年时间才稍稍恢复了过来,至于嫡系那边有什么人属下并不清楚。”

    容娴目光一凝,那双眸子若沉寂千年的古泉,深邃黑暗看不到底,沉沉郁郁仿佛黑云压顶,让人喘不过气来:“去查。”

    简单的两个字仿若惊雷落在了曲倩倩身上,曲倩倩忙道:“是,属下定会查清令家的所有信息。”

    容娴这才移开目光,重新落在了曲浪身上。

    那种令人绝望的沉重感消失后,曲倩倩这才松了口气。

    “曲倩倩查到的消息送我一份,送寒溪一份,后续之事等我命令。”容娴朝着曲浪吩咐道。

    曲浪:“是,属下明白。”

    “你女儿不错,完成这次任务,她若愿意,便跟着寒溪吧。”这是容娴给出的奖励,曲倩倩要不要都无所谓。

    曲浪神色一喜,继而又是一苦,拱手应道:“是,属下明白。”

    能跟在寒溪尊者身边确实不错,对女儿的修行也很有好处,但寒溪尊者是个蛇精病,有事没事就发疯也不知女儿能不能受得住。

    容娴没有理会曲浪的小烦恼,她直接转身离开,步伐依旧从容优雅,像是走进厚重的历史中,古意森森,雍容华贵。

    当人影消失在黑夜中,曲浪这才抬起头来,抹了把冷汗,伸手就揪住闺女的耳朵吼:“你这个混账东西,谁让你偷偷跟过来的,你差点没把爹给吓死,还好这次你的小命保住了,以后再这么胡闹,看我不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