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风流
    ,精彩小说免费!

    若令君从下定决心去做,被天眷顾的他有可能真会成功。

    但容娴可没有期待他会成功,不管令君从成功与否都无所谓,她要的只是令君从多承受些挫折,好好消耗消耗他身上的气运,到时候她下起手来才不会被气运反噬。

    容娴心底愉悦不已,她果然是个坏女人呢!

    令君从不知容娴的算计,只听着容娴毫不犹豫的相信他,心里一暖,嘴角无意识咧开一个傻兮兮的笑容,完全看不出平时的吊儿郎当和偶尔的精明。

    容娴神色一顿,有些辣眼睛的移开视线,连刚酝酿好的歉疚语调都维持不下去了,只能干巴巴道:“剑帝精血没有办法帮到你,我很抱歉。”

    令君从此时顾不上剑帝精血,他满心满眼都是容娴,每每想到这人的遭遇便心疼不已。

    他连忙安慰道:“容娴,帮不到我也没有关系,我的事情并不重要,你不用道歉,我本来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的,真的没有关系。”

    容娴语气真诚的问:“你想要救的那人病了吗?若是方便,可以带她来见见我,我看看能不能治。”

    令君从心里猛地生气一股希冀,虽然很多医术高明的大夫都治不了月儿,但容娴却不一样,她是当世公认医术最高的人,也许她真能有办法呢。

    “好,我今晚便将月儿带来,麻烦你了。”令君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容娴轻笑一声,调侃道:“看来是红颜知己啊,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医治她,倒是君从你,我第一次知道你还会害羞。”

    令君从心塞塞:他只是不好意思在喜欢的女人面前提另一个喜欢的女人。

    “容、容娴,你觉得我的红颜知己怎么样?”令君从试探的问。

    他想知道容娴是否是因为他身边的女人才不喜欢他,女人都会嫉妒的,他明白。

    令君从已经选择性的将容娴之前拒绝他的理由忽视了。

    容娴眨了眨眼,不解的说:“可我从未见过你的红颜知己,没办法评价。再者——”

    她以极为不赞同的目光,直看得令君从手脚僵硬,这才郑重其事道:“君从的红颜知己定都是奇女子,她们对你一片诚心,给了你最真挚的感情,你给不了她们唯一便罢了,如何能这般轻贱她们?”

    令君从挣扎道:“不,我没有……”

    容娴毫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说:“即便我是君从的朋友,君从也不该让我去评判你的红颜,这是对她们的不尊重。”

    她意有所指道:“君从还需多多珍惜她们才是,她们也不容易啊。”

    令君从心里哭成了狗,他其实也很不容易啊。

    他真的只是试探而已,就那么顺嘴一问,竟然又被教训了。

    他有些慌,容娴太正直无私,也太温柔善良了,这样的人跟他在一起后,真不会教育着他的其他红颜离家出走吗?!

    并不是……

    令君从狂躁的抓了抓头发,容娴刚才说起他的红颜知己,用的是‘她们’这个词,容娴是如何知道他有好几位红颜的?

    许是意识到自己暴露了什么,容娴极不走心的给自己打补丁道:“看君从这般风流人物,想来红颜应该很多,对吧?”

    令君从:这话是夸他的意思吗?

    这一天,来到石桥涧的修士看着令君从更多了,得到消息晚的势力也来了大部分。

    在西山头上,清华目光看向那一片墓地,目光满是沉重和遗憾。

    那些淳朴可爱的人真的不在了啊。

    忽而,他神色微微一动,他感应到了大徒弟的剑气。

    清华朝着身后的弟子淡淡道:“思心,去山下接你大师兄。”

    阳明虽然出发的时间早,但他路上耽误的时间比较多。

    而清华接到重光真人的邀请后,放心不下自己小徒弟,便带着一众弟子也御剑而来。

    他的速度快过阳明许多,路上也没有耽搁,倒是比大徒弟来的早了几个时辰。

    “是,师父。”思心一听大师兄来了,脸色一喜,在师父面前也不装乖了,打了声招呼后,风风火火便朝着山下跑去。

    清华摇摇头无奈道:“这孩子啊。”

    他知道思心喜欢阳明,但阳明一心向道,心中并无情爱,若无意外,想来思心这孩子的一腔痴情要付诸流水了。

    不过清华现在没有功夫去管徒弟之间的私事了,他有些发愁的看向山下,他知道自己小徒弟就在那里,这个从救回来便让他放不下的徒弟,懂事乖巧是没错,但惹起事来他还真没法简单抹平,清华觉得自己真是有操不尽的心。

    他身形一晃,化为一道剑影飞向山下。

    周围感应到清华动作的修士尽皆脸色一变,说好的等决定出剑帝精血归属后再动手呢,竟然有人不遵守规则。

    众修士顿时就炸了,他们立刻站了起来,飞快的朝着清华追去,绝对不能让辣个捣乱的剑修拿到剑帝精血!

    相隔不远的重光真人见到这一幕哈哈一笑,拎着安阳也追了过去,边飞边抬了抬拎着安阳的手,讶然说道:“徒弟,你是不是胖了?”

    安阳额角的青筋没忍住又蹦跶了出来,他一字一顿道:“您可以放下我自己走。”

    重光真人脸色一苦,说:“阳儿啊,你怎么随时都想着抛弃为师而去呢,你知道师父我养大一个徒弟多么不容易吗?我一把屎一把尿……哎,徒弟冷静,冷静啊。”

    安阳终于受不了了,手中折扇在空中划过一道犀利的冷光,漫天大火直接就朝着重光真人烧去。

    等重光真人从大火中走出来时,脸上一块儿黑一块儿白的,好在身上的衣服被护体灵气护着,并没有大碍。

    他沉着脸朝着安阳吼道:“安阳,为师是怎么教你的,这么多年了你就学会了个杀人放火吗?这都是坏孩子做的,你这好孩子怎么能学呢。告诉为师,是谁把你给教坏了,为师不拧下他的脑袋?”

    拧下他的脑袋?这话是以身作则教导徒弟不能杀人放火的师父说出口的吗?

    安阳送了他师父一脸呵呵,直接转身就走。

    看着徒弟那毫不留情的背影,重光有些慌,他连忙追了过去:“徒弟,等等为师,快等等为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