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痊愈
    ,精彩小说免费!

    一旁围观的众位修士纷纷侧目,只觉得自己眼都要瞎了。

    这等师徒也是第一次见,真是涨姿势了。

    等那些强大的修士都行动了以后,各个山头的世家子弟、宗门长老以及魔门都朝着山下飞去。

    小小的村庄第一次走进这么多人,比郁族所有族人都多。

    人群后方,燕菲、小婉和曲倩倩还有一直没有露面的白长月走在一起。

    白长月虽然没有燕菲的强势,没有小婉的清纯,也没有曲倩倩的妖娆,但她生的很美,浅浅一笑,脸颊上现出两个甜甜的梨涡,她的气质带着两分高冷,但因为病痛多了两分脆弱,让人一看便心生怜爱。

    “君从便在那里吗?咳咳。”白长月关切的问,她语气带着淡淡的关心,苍白的脸色因为咳嗽染上了一丝红晕,引人注目。

    小婉点点头,说:“君大哥在的,我们进去一定能碰到他。”

    曲倩倩在这些人面前没有半点在容娴面前的怂样,她媚眼如丝,风情万种。

    一挑眉、一扬唇间,美的惑人心魄,她娇声道:“前面那么多臭男人,我们还是找条小路悄悄过去。”

    燕菲扫了眼曲倩倩还是同意了,她可不想被人看到跟魔道妖女混在一起。

    小婉是无所谓,白长月身体弱,也不愿意跟大家挤在一起,意见统一,四个风情不一的女子便捡了条小路朝着村内走去。

    这条路直接通向瀑布,当年那伙黑衣人用人命献祭,破坏了结界时,血水顺着这里流进瀑布,染红了瀑布的水。

    十三年过去,一切的痕迹都被时间抹平。

    而此时,山下。

    阳光看到出现在面前的思心,有些维持不住大师兄的威严,惊讶的问:“二师妹,你怎么在这里?”

    思心开心的说:“我跟师父一起来的,大师兄,师父让我来接你。”

    阳明木着脸问:“师父何时来的?”

    思心算了算时间,说:“大概有一个时辰了,大师兄,我们去见师父。”

    阳明:早知道就跟着师父走了。

    他侧头看向一旁新认识的朋友,略带歉意的说:“久留,家师已至,我先离开了。”

    沈久留了然,他理解的说:“好。”

    阳明看了看源源不断赶来的修士,细心叮嘱道:“若你有任何困难,可以来玄华山驻地寻我。”

    沈久留神色微妙了一瞬,玄华山?

    难道是小娴的师门?!

    下意识看向阳明严肃的模样,沈久留有些紧张,他闷声应道:“好,多谢。”

    阳明与思心离开,沈久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身形快速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他失忆后并没有来过这里,但他觉得这里应该有一条能够通往村子内的小路。

    拨开草丛,果然有一条长满了杂草的曲折小路。

    他毫不迟疑的钻了进去,顺着这条小路一直朝着前方走去。

    在他刚离开后,三道暗影慢慢的显露出身形来。

    “尊者,我们现在该如何做?”左护法看似恭敬的询问道。

    冷凝月对于他的称呼已经麻木了,她目光森冷的看着周围的修士,神色复杂的说:“本座与阿柒一起,你自己行动,若找到容娴,将她带到本座面前。”

    左护法立刻应道:“是,尊者。”

    声音落下,人已经消失不见。

    冷凝月冷冷的盯着左护法消失的方向许久,这才朝着阿柒道:“走吧,我们也瞧瞧这个被灭去的氏族。”

    村内,当修士们开始行动时,容娴眸色闪了闪。

    她与令君从朝着小院走去,神色看不出半分异样,宽大的袖袍内,她轻轻捏碎了一枚紫色丹药。

    淡淡的药草香被清风送入整个村庄,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刚回到小院,容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色一苦。

    随即,她迅速的收敛了笑容,朝着身旁的令君从若无其事道:“君从,能麻烦你帮我将那边的药材搬来晒晒吗?”

    令君从连忙点头,二话不说便跑过去抱起筛子朝着门外走去,准备将它晒在外面的石磨上。

    他刚刚离开,一道剑影落在容娴面前,化为一道熟悉的人影。

    看着面前八年未见却依旧风姿不减的男人,容娴立刻跪了下来,惊喜的唤道:“师父。”

    她仰起头,对上清华依旧温和慈爱的眼眸,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脆生生的又喊道:“师父。”

    门外,听到动静的令君从急忙闯了进来,刚好听到了这句称呼。

    见师徒二人都朝着他看过来,令君从神色有些尴尬,他掩饰般的说:“我只是看看还有哪些药材要晒。”

    然后手忙脚乱的将房檐下捆在一起的药材又抱了出去,顺手还关上了门。

    站在门外,他这才松了口气,走到一旁边晒药材边想,没想到容娴还有师门,那人修为貌似很高啊。

    令君从在这里猜来猜去,院子内,清华心疼的拉小徒弟起来,顺手替她把了把脉,眉宇间带着疑惑的说:“你的身体已经痊愈了。”

    容娴也没有隐瞒,她温声回道:“嗯,已经痊愈了。”

    她唇角噙着一抹淡雅的笑意,试探的说:“当年离开玄华山后弟子便一直在外行医,想来师父也听过弟子的名声了,弟子没有堕了师父的威名吧?”

    清华神色依旧淡淡的,但语气中却染上了笑意,与有荣焉道:“你做得很好,即便不是以剑道闯出名声,为师也为你骄傲。”

    这些年小徒儿的名声他当然听说了,在他没有看见的地方,徒儿成长得越来越优秀,这让他又是失落又是骄傲。

    容娴铺垫好后,继续说了下去:“行医途中,弟子也学习炼了很多丹药,这些丹药的疗效都不错,让弟子的身体好了很多。”

    停顿了下,她用春秋笔法删删减减道:“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弟子似乎激发了体内的剑帝精血,身上的伤势便不药而愈了。”

    清华皱了皱眉,拒绝听到这种含糊其辞的陈述,扫了容娴一眼,语气不容抗拒道:“说清楚。”

    容娴站在一旁,有些倔强的抿了抿唇,一声不吭。

    看到她这副准备沉默到底的姿态,清华大感头疼,这个弟子乖巧起来他心疼,倔强起来让他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