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章 不亏
    ,精彩小说免费!

    清华知道,一般情况下小徒弟是不会隐瞒他任何事的,除非这中间有问题。

    他叹了口气,对上容娴那双澄净的凤眸,语气坚定的说:“小娴,告诉为师,后来发生什么?”

    他不能任由徒弟糊弄过去,这样太不负责了。

    容娴垂眸,看上去乖乖巧巧的,遣词造句却有种让人难以察觉的诱导,她轻声说道:“我遇到了师叔。”

    “师叔?哪个师叔?”清华一怔,似乎没反应过来,他不记得宗门内有哪个同门师弟。

    随即他才想了起来,似乎在外面还真有一个师弟。

    “你碰到了清波?”清华问道。

    容娴点头:“是的。”

    清华眸色一冷,清波那人心术不正,离开玄华山后他们已有百年没有再联系了,听说那人当上了紫薇城城主,没想到竟然会被小徒弟碰上。

    再想想徒弟刚才的态度和话语中的遮遮掩掩,还有这忽然暴露出来剑帝精血出世的消息,清华脸色一变,猛地提高声音问道:“他做了什么?”

    容娴一见清华的表情,差不多已经猜到了他的想法。

    容娴心底感慨,清波师叔的作用真是太大了,到了如今还能给她给黑锅用。

    她叫了清波那么多声师叔,还真是不亏啊。

    然后,她顺水推舟道:“师叔想要剑帝精血。”

    她似乎真被师叔暴露出来的真面目吓到了一般,神色苍白了许多。

    半晌后,她才回过神来,看着耐心等待等着她继续的师父,忐忑不安道:“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剑帝精血在弟子身上了,师父,我会不会连累您?”

    清华将前后两句话一串联,眼神一厉,更加肯定了剑帝精血出世的消息是清波传出去的,清波这是将他的弟子朝死里逼啊。

    清波这个卑鄙的混账!

    但清华却不知道,容娴这两句话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他还做了什么?”清华犀利的问。

    他在小徒弟身上嗅到了几唯药味,皆是至阳之物,以他的阅历已经肯定这些药材时给小徒弟自己用的。

    但小徒弟的身体明明已经好了,即便还没有痊愈,也用不到这些药材。

    清华心下缓缓一沉,目光死死盯着小徒弟,不让她有半点逃避的可能。

    容娴丝毫不意外师父能发觉破绽,在她炼制灼华丹时她已经猜到了。

    容娴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师叔要抓久留,弟子将人给放了。师叔他很不高兴,就找来了、找来了禁药……”

    清华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什么禁药?”

    “遮阳。”

    清华狠狠地闭了闭眼,遮阳,那可是遮阳啊。

    玄华山少有的医典上便记载了遮阳这种剧毒,本以为已经消失,没想到再次出现,还被他师弟用在了他的徒弟身上。

    遮阳的毒性他无比清楚,看着徒弟好好站在阳光下,他嗓音艰涩的无比道:“你用了灼华。”

    他语气十分肯定,玄华山第二任掌门也是喜欢炼丹炼药,对记载的禁药十分感兴趣,他也曾翻阅过那本随笔,医典上记载过遮阳的药性,而那位掌门用了上百年时间才研究出一张克制遮阳药性的丹方,便为灼华。

    但灼华只有五天的效果,且这五天内,服用的人会一直承受着焚身之痛,且一生只能服用五粒。

    之后,遮阳与灼华相克的药性会毁了那人的魂魄,再无生机。

    清华一直挺直的脊背在这一瞬间似乎有些弯曲,他满脸疲惫的问:“你用了第几粒?”

    容娴捏着袖摆,睫毛微颤道:“一粒,今日便是最后一天。”

    清华伸出手,用不接受任何拒绝的语气说:“剩下的给我。”

    容娴没有任何犹豫,满是信赖的将玉瓶递给了清华,清华看了看,里面恰恰好剩下四粒。

    紧紧握着这四粒灼华,清华的眼里满是悲哀,他痛苦的闭了闭眼,猛地将瓶子扔到了半空,一道霜寒的剑气从目中射出,将瓶子连丹药全都毁掉。

    这东西虽然能让徒弟活在阳光下,但无疑是饮鸠止渴,是包裹着糖衣的剧毒,它不仅仅会让徒弟受尽苦楚,还会要了他徒弟的命,他决不允许。

    看着师父因愤怒而四散的剑气,容娴连忙跪了下去,紧紧握住师父的衣摆,明亮澄净的眸子里满是无措:“师父,您别生气,我、我知道错了,我……”

    她没有去在意那些丹药,反而更担心师父的心情。但她似乎又说不上自己哪儿错了,只能笨拙的认错来让自己的师父消气。

    清华缓缓蹲下身,他看着小徒弟,声音满是悲怆和苍凉:“你没错,错的也不是你。”

    他动作轻柔地摸了摸小徒弟的发,看着这双没有任何怨愤不甘的眸子,恍惚间仿佛看见了宽广的大海,看见了澄净的天空,那是充满了令人震撼的包容力。

    她包容了世间所有的恶,却坚定不移地行走在善的路上,赤子之心有何错,为何偏偏要承受那么多。

    清华偶尔会偏激的想,若他的小徒弟若能放肆一些,恶毒一些,将自己的痛苦全然不讲理的朝着他人迁怒,不管不顾的报复那些伤害她的人,他是不是会好受点?!

    可只要想想那样的场景,他便觉得可笑。

    他的小徒弟不会变成那样,那双凤眸永远都干干净净,澄澈明净,那种疯狂的歇斯底里永远不会出现在小徒弟身上。

    “师父……”容娴声音忐忑的叫道。

    她假装自己没有意识到哪里惹师父生气了,那茫然无辜的神色让清华心中升起一股无力:“师父,您别气,弟子知道错了。”

    清华拉着她起身,叹息道“小娴,错的不是你,师父也不是因你而生气。”

    容娴一脸纯良的说:“那师父是因谁生气了?弟子去将人抓来给师父解气。”

    清华心里一软,小徒弟想哄起人来的时候还真是让人拒绝不了。

    他揉了揉小徒弟的头发说:“你别把自己搭进去就好了。”

    他神色严肃道:“剑帝精血的事一了,你跟为师回玄华山。”

    他必须想办法解去遮阳的毒性,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徒弟一生都生活在黑暗里。

    清华感应到外界的变化,不等小徒弟的回应,迅速化为剑影朝着外面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