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剑气
    ,精彩小说免费!

    院子外,令君从和陆远正靠在墙边,一脸懵逼的看着一个个接近院子后噗通一声倒下去的修士,再看看手里紧紧握住避毒珠一脸警惕的修士,茫然的眨了眨眼。

    等清华飞出来后,看到一幅诡异的场景,他神色古怪的问:“你做了什么?”

    令君从连忙举起手以示清白:“我什么都没做,陆远可以作证。”

    他有些委屈,他真的什么都没做,只是在外面晒晒药草而已,等他发现有人接近后,那些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陆远僵着脸道:“我也什么都没做。”

    他只是窝在树上而已,然后被令君从喊下来帮忙晒药。

    发现有人靠近以后,他还没来得及出手,那些修士已经自己躺倒了,这也太诡异了。

    这时,急促的脚步声快速接近,令君从等人回头看去,却见容娴跑了出来。

    容娴急忙给清华手里塞了一颗丹药,有些腼腆的说:“师父,我刚才忘了说,我刚才下了‘不惊’。”

    不惊是一种迷药,凡中此药者,神魂陷入深眠,哪怕天劫将至,也不能将人惊醒。

    不惊虽然有解药,但不用解药也可,药效也不过是维持十天罢了。

    修士昏睡十天后,中药的人会自然而然清醒,像是睡了一觉一样,不会有任何损伤。

    容大夫从不杀人,这点容娴一直做的很好。

    所以她配置的药也很温和,也不伤人命。

    但对那些被撂倒的修士就不那么好看了,他们无知无觉的被个普通大夫给制住,这让他们脸面有些挂不住,憋屈不已。

    清华扶了扶犯晕的脑袋,看着一脸纯良的小徒弟微微侧目。

    他一直都知道小徒弟以医术闻名,声望极高。

    直到今日亲身体验才明白,小徒弟的医术究竟高到了何种程度。

    他默不吭声的将解药塞进了嘴里,严肃的脸上更加面无表情了都。

    因为被徒弟差点药倒的事情太过丢脸,他还是假装不知道的好。

    令君从讶然的问:“原来是你下的药,那我和木头怎么没事?”

    容娴将视线默默地移到筛子上,低声说:“筛子里的花就是解药。”

    陆远默默将手里的花装进怀里,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紧紧护住容娴。

    令君从嘴角抽了抽:“你这也太随便了吧,哪有人下了毒后将解药光明正大摆在别人面前。”

    容娴无辜的说:“中了药的人又起不来拿解药。”

    陆远默默看了眼容娴,总觉得这人是忘了解药这回事。

    对面,有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拿着避毒珠,眸色冷漠阴森,他指着容娴目光阴鸷道:“抓住她。”

    身后有所准备的下属完全不受迷药影响,他们快速朝着容娴飞去,一个个面无表情,神色冷酷。

    清华神色一肃,手里的剑挽了个剑花,语速极快的朝着令君从和陆远道:“带着小娴离开,快走。”

    “师父。”容娴看着那群凶神恶煞的人,完全不敢放心她师父一人挡在这里。

    清华头也不回的迎上了那群神秘人:“小娴,马上离开。”

    容娴紧了紧拳头,任由令君从和陆远拉着她朝着远处飞去。

    眼看容娴逃开,阴鸷老者冷哼一声,出手挡住了清华,朝着属下道:“去追捕容娴。”

    下属们迅速退开,快速的朝着容娴追去。

    清华脸色微变,招式变得更加凌厉迅猛,想要快速将阴鸷老者解决掉,好去救自己徒儿,但阴鸷老者的修为虽然弱了他一线,但要解决却得费些功夫。

    随着二人的开战,一些散修和其他宗门实力、士族弟子都纷纷朝着容娴的方向追去,也许能捡漏呢。

    这边,令君从拉着容娴快速的躲藏着,他们不敢有半点停顿。

    忽而,令君从察觉到身后一道厉风袭来,他猛地推开容娴,就地一滚,躲过了灰袍人的攻击。

    “是你。”看到来人,令君从惊讶出声。

    容娴站稳身子后,看到那人目光一深,易水阁的人。

    灰袍人没有开口,他身后同样服饰的人有数十个,这些人直接朝着令君从和陆远攻来。

    陆远将手里的剑猛地插在地上,双手飞快的结印,脚下的土地颤了颤,随即猛地钻出来一跳土龙。

    土龙张口嗷的叫了一声,然后威风凛凛的朝着灰袍人攻去。

    令君从手无寸铁,但身法极快的攻向易水阁修士,眼看有一位灰袍人朝着容娴袭去,他从袖中拿出准备送给白长月做琴弦的天蚕丝,手上一抖,天蚕丝飞快的缠住灰袍人。

    他猛地一用力,将那人从容娴面前拉开,张口朝着容娴喊道:“容娴,快跑。”

    容娴也不耽搁,转身便准备跑,她完全没有跟几人同生死共祸福的打算,连句敷衍的话都没有。

    当然,她也没告诉令君从和陆远,作为修为低下的容大夫是完全逃不过修士的追杀的。

    果不其然,她刚刚转身,便被一群士族子弟和宗门修士围住了。

    这些人好歹还要脸皮,没有直接对容娴出手,反而劝她交出剑帝精血。

    容娴没有理会他们,指尖夹着一粒黄色的丹药。

    不等她将丹药捏碎,一道灵力打在了她的手腕上。

    容娴手一疼,丹药掉在了地上。

    “容大夫,虽然你下药的功夫很强,但别忘了这个世界是看实力说话的。实力不够,你便没有下药的时间。”有人嘲讽道。

    容娴揉着发疼手腕垂眸一笑,诚恳无比道:“多谢提点,容娴受教了。”

    她双手拢于袖中,微瞌上双目,一股无形的剑气以她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

    她的剑气跟她所伪装出来的表象一样,无害的没有丁点威胁。

    但剑乃凶器,本身便带着锋锐杀戮。

    于是这剑气气势逼人,将所有意图靠近的敌人尽数驱逐,不杀人却给人制造麻烦。

    “怎么回事,不是说容娴只是一个普通大夫吗?”脾气暴躁的修士一刀砍翻袭来的剑气,然后被左侧的剑气划破了衣服。

    虽然这剑气不伤人,但真心让人丢脸啊,衣服全都被划成破布条了。

    修士脸黑了黑,他觉得众人对‘普通’这俩字有所误解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