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获救
    ,精彩小说免费!

    容娴克制住自己下意识要躲开的行为,毕竟容大夫只是一个战五渣的普通人,若真躲过去了,不是明摆着告诉老妇人她有问题吗?

    她呆愣在原地,身体好似完全来不及反应便被拐杖打在了胸口。

    “唔!”容娴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喉咙涌上一股腥甜,一口血吐了出来,脸色惨白的透明。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妇人重新握住飞回来的拐杖冷声道:“说。”

    她似乎认定了容娴与息心尊主相识了,怎么都说不通。毕竟天底下那么多人,无心崖的人怎么不说别人身上有息心主主的气息却偏偏是她呢,所以这也怪不得老妇人只盯紧了她。

    容娴声音微弱,神色暗淡无比:“我不认识那人,前辈便是杀了我,不识便是不识。”

    老妇人一时间怒火冲天,对这种冥顽不灵的人她只能下狠手了。

    老妇人的手再次松开,拐杖携带着厉风又一次朝着容娴撞去。

    容娴咳嗽了两声,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那拐杖就要砸在自己身上,却被一块银子砸歪了方向。

    与此同时,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这么大年纪的人了非要跟一个小娃娃计较,这可有些掉价啊。”

    容娴侧头看去,只见一身着锦袍的中年男人挡在她面前,语气不悦的说道。

    终于还是出现了。

    容娴心下一定,这人一直在暗中不曾出手,非得等那老太婆下狠手这才出现。

    他是谁?

    一直隐在暗处是打算看清楚那老太婆的修为然后在关键时刻出手,还是……想借由老太婆的嘴,问出一些他想知道的东西,等真问不出什么后这才出手?

    不管这人是谁,自他稳如泰山的藏在暗处看着她被重创时,她便立刻将这人列入了警惕的名单,打算让属下去查查清楚。

    说实话,容娴还是有些迁怒这男人的,若不是这人隐藏的暗处,她早就出手解决了这个老太婆,哪能被打伤呢。

    容娴此时有些凄惨,但沈久留却跟燕菲几人碰上了。

    他目光冷峻的看着这群人,手里紧握着剑,似随时准备出手。

    曲倩倩上前两步,笑容魅惑妖娆,娇声问道:“这位小哥,大家都是要去村子里的,大可以一起走啊,你拦着我们可不行呢,这么霸道的模样可不会有女子喜欢哦。”

    沈久留正欲说什么,却堪堪停在了那里。

    眼前的女子眉眼间有种摄人心魄的力量,让对上那双眼睛的人不可抗拒的被拉入深渊,想要跟随她,想要听从她,想要爱着她……

    沈久留眉头一皱,眉心的朱砂痣越发的红艳,他周身气息冷然森寒,抬手剑指曲倩倩,声音不含半点情绪道:“妖女。”

    这般惑人心弦,不是妖女是什么!

    曲倩倩咯咯一笑,身形转换间已经来到了沈久留面前,她从沈久留面前一晃而过,等他转过身来又从另一方晃来:“小哥哥,你可真有趣,人家就喜欢你这种不解风情的冰块。”

    沈久留脸上依旧没有表情,但那双清冷的眸子却更加冰寒,他紧握着剑,招式大开大合间充满了仙气,每一个剑招都美得惊心动魄,仿佛不是人间之物,就连这份杀机都美得让人不忍心拒绝。

    曲倩倩脸色微变,觉得自己踢到铁板上了。面前这人明显比她强大的多,为了小命安全,她忙喊道:“燕菲,快来帮忙。”

    燕菲一甩腰间的鞭子盛气凌人的朝着沈久留袭去,边打边道:“你欠我一个人情。”

    曲倩倩被剑气割断了发丝,吓的脸都白了,连忙道:“欠欠欠。”

    小婉站在一旁紧张兮兮的看着这场打斗,偶尔还关心下白长月有没有不舒服。

    再说山上,等思心带着自己大师兄来了以后才发现,整个山头都空空荡荡的。

    “咦?师父去了哪里?”思心奇怪的问。

    阳明低头看向山下,他感应到了师父的剑气,身形一晃,立刻化为剑光朝着村落中央而去。

    “哎,大师兄等等我。”思心也急忙跟了过去。

    练武场外,老妇人被中年男人挡住,容娴这从随便拿出一枚疗伤丹塞进嘴里,木灵珠内的生命力一转,脸色好了许多。

    她假装伤势被丹药稳定好,站起身后姿态不见半分狼狈,仿佛之前的糟糕状态完全不存在。

    她朝着中年男人欠了欠身,神色满是感激道:“多谢这位前辈救命之恩,不知前辈名讳,过几日容娴定会与师父上门以谢前辈。”

    男人哈哈大笑,虽然目光依旧盯着老妇人,但话却是跟容娴说的。

    “小丫头倒是挺知礼的,不用谢了,回去告诉清华那个古板的家伙,他可欠了我一个人情呢。”男人的语气满是调侃。

    容娴十分认真的将他的话几下,一板一眼的问:“前辈,我已经记住了,不知您还有什么话要容娴带给师父?”

    男人被噎了一下,嫌弃的摆摆袖子道:“没了没了,你赶紧走,跟你师父那个无趣的家伙一样,一点儿都不好玩。”

    容娴眨了眨眼,凤眸干净温和,但那种极力不赞同的眼神男人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的,他身体僵了僵,怎、怎么了?

    “前辈,师父不无趣,也不古板。”容娴很认真的反驳道。

    男人直接恼羞成怒了,一巴掌将人给掀飞了出去,小声嘀咕道:“真不可爱。”

    凭借这股力量离开老妇人锁定的容娴身形在空中一转,人已经平稳的落在了地上。

    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后,拿出帕子将嘴边的血迹擦干净,眸色深沉如深渊。

    掌心火焰燃起,帕子直接被烧了个干净。

    容娴漫不经心的又朝回走去,她看上去走的并不快,但却眨眼间到了男人与老妇人不远处。

    男人并不知道容娴又回来了,在他的感知中,这里只有他和这个老太婆。

    他也不再掩饰自己,周身无害敦厚的气息瞬间大变,幽深而浑厚,强大的不可捉摸。

    对面的老妇人本就被这股气势锁定不敢动弹,如今这铺天盖地的压力一出,顿时只觉得绝望。

    她惊慌失措的喊道:“你是谁?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何没有被圣山接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