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章 外界
    ,精彩小说免费!

    男人没有出声,他双手在半空中凌空一握,老妇人便被一个灵力形成的巨大拳头握在了掌心,眼看老妇人便要七窍流血而死,容娴也忍不住了。

    这人身后的势力她可是十分关心的,若这人就这么死了,线索可不好找啊。

    她神情一动,水灵珠内的灵气迅速在周身笼罩了一层薄雾,随着身形的飘动,依稀间只能看到薄雾后面的模糊人影。

    在薄雾出现的瞬间,男人方圆百米的灵气像是被巨兽一口吞噬般消失不见,他的那道攻击也随之消散。

    “谁!”男人警惕的看向突然冒出来的薄雾,冷冷问道。

    他面上不显,心里警惕到了极致,这人出现时他没有半点察觉,突兀的好似本来就在那里一样,比雾更单薄,比雾更虚幻,似人非人,似鬼非鬼,虚幻而不可捉摸。

    容娴停在老妇人面前,看着人还能再坚持一会儿,便看向那人。

    她的声音分不清男女,飘飘忽忽如同现在的形象一样:“她的命是我的。”

    “你的?在我手上抢人,你可想过后果!”随着他这句话的出口,周围咔擦咔擦瞬间结成厚厚的冰层。

    只这一招便能看出,男人修为的高深莫测。

    薄雾轻轻飘动,似乎没有半点影响,然后男人听那人曲调古怪诡异的说:“呵,已经许久没有人这般大胆的敢对我这么说话了。”

    她的衣摆晃动了下,一个熟悉的标志映入还未失去意识的老妇人眼中,老妇人眼睛一凸,那是无心崖的标志月光草。

    整个小世界唯有无心崖有这种草,而无心崖的魔修衣服上都有这种标志,不同的是数量。

    一般魔修衣服上都绣着三株以上月光草,寒溪尊者、凝月尊者以及少主容钰乃是两株,唯有息心尊主这位实际掌权者衣摆只绣有一株。

    老妇人喉咙嗬嗬了半晌后,终于失声叫了出来:“息心尊主!”

    她的声音虽然微弱,但凭男人的修为依旧捕捉到了。

    男人脸色顿时一变,不仅仅是这神秘人的身份,还有她的修为。

    因为男人低头时才发现,他灵力覆盖的冰层早已消失了干净,连一丝痕迹也没有,这等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让他心惊胆战。

    容娴显然没有理会那人的意思,她得在老妇人撑不下去前得到想要的消息。

    但在这之前,她得清场。

    至于这位明显跟她师父认识的家伙,相信总有机会碰到的。

    而且,她并不认为这人与师父能有何交情。

    这人与师父之间,一看就不是一路人。

    容娴冷哼一声,强大的令人绝望的威压让男人连眼珠子都动弹不得。

    她拂袖挥去,恐怖的掌力隔空击在了男人身上。

    容娴慢条斯理的收回手,嘛,她现在明摆着就是在光明正大报私仇了。

    谁让这人不怀好意的躲起来,害得她没办法施展手脚,被那老太婆打伤呢。

    然后,她操着那古怪诡异的音调漠然道:“这一掌便是给你的教训,退下。”

    男人捂住胸口吐了口血,神色没有半分怨恨,他也不敢有半分负面的情绪泄露,若被这位魔主发现,谁知道他会不会死在这里。

    息心尊主到底有多强男人并不清楚,但那强大的无可匹敌的威势已经让他生不起任何反抗力了。

    他也不敢深究老妇人为何认准了容娴知道息心尊主的消息,而之后息心尊主还真的出现了,他只是敬畏的低下头,语气谦卑道:“多谢尊主手下留情,在下告辞。”

    他身形一闪,快速消失在这里。

    今日已经得知了令人惊悚的隐秘了,他相信只要盯紧了容娴,该知道的他定会知道。

    男人站在远处深深地看了眼练武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见男人没耍什么花招,而是真真切切的离开,容娴轻轻一笑,果然识时务啊。

    她这才低头看着老妇人,语气满是讽刺:“听说你们在找本座,你们以为找到了本座便能拿到神器?真是笑话。”

    她语气依旧平淡,但老妇人却听出了里面的森寒与凌厉:“神器在一千六百年前选择了容家,一千六百年后的今天依旧在我容氏后裔的手上,你们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神器,难道不知道神器会认主吗?呵。”

    听到她的话,老妇人瞪大了眼珠子,似乎想用尽全力看透薄雾后面的人,却只是徒劳无功。

    她喷了口血,从喉咙中挤出一句话:“主上会有办法的,你不过是下等世界的卑贱魔修……”

    她还没有说完,脑袋一歪便断了气。

    容娴周身的薄雾没有散,薄雾下,她神色无比凝重。

    本以为敌人藏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却没想到敌人比她想象的要强大的太多,非小千界的人吗?

    容娴嗤笑一声,既然小千界外的人没有亲自出手,证明他们有所顾忌,不管这顾忌是什么,都方便她动手。

    看着地上的尸体,容娴神色没有半分变化。

    她身怀木灵珠,里面庞大的生命力完全能够救下老妇人。

    但她压根没想过要救人,这人可是她的敌人,不亲自动手已经够厚道了,怎么可能还会救人。

    “听到了吗?”容娴的声音这次不再是古怪诡异的腔调,反而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幽暗深沉。

    在她身后某处,黑雾飘出,曲浪化为人形低垂着头恭敬的回道:“属下听到了。”

    曲浪此时真恨不得自己从未出现过,为何非要快了那么一步听到了这等隐秘,不管是神器还是小千界外的敌人,都不是他能知道的。

    糟糕了,尊主不会想要杀人灭口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曲浪浑身都被冷汗打湿了。

    容娴并不知道她的属下被自己的脑补给吓得亡魂皆冒,她神色幽深道:“给我查,让寒溪派出所有的人,一定要将外界隐藏在小千界内的势力连根拔起。”

    她的声音并不大,语调也轻缓平和,但偏偏这般云淡风轻,吓的曲浪狠狠抖了抖。

    容娴淡淡瞥了他一眼,凤眸干净的近乎冷酷说:“在我的地盘上竟然会出现这等纰漏,魔门若不堪大用,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