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佛说
    ,精彩小说免费!

    曲浪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赌咒发誓自己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暗处的老鼠找出来抽筋扒皮,绝对不会让尊主老人家再费半点心神。

    容娴这才放过了他,低头看着地上的尸体,她道:“处理干净。”

    说罢,薄雾在原地消散了个干净。

    曲浪也不敢有半点耽搁,连忙将容娴出现后的所有气息线索消除了个干净,这才抹了把冷汗传召属下办事。

    虽然被尊主威胁了,但曲浪的心情依旧很激动,这可是跟小千界外的人过招啊,与吊打小千界内的名门正派不同,若这次真能将那些人连根拔起,岂不是说他赢了外界的人?

    兴奋嘤。

    不提曲浪那热血上头的模样,容娴离开这里后,速度飞快的来到了一处隐蔽之地。

    薄雾散去,依旧是蹭着点灰尘的白裙,上面有点点血迹。

    但她的气色却好了很多,无论多强的伤势,木灵珠内的生机游过,便好了大半。

    虽然衣服染上了脏污,但她的姿态依旧优雅,步伐依旧从容。

    然后,她拐了个弯儿,目光落在一身青衣,安静等在那里的人身上。

    男人转过头来,赫然是左护法。

    他细细打量了下容娴,嘴角泄出淡淡的戏谑:“您看起来不是一般的狼狈啊。”

    容娴眯了眯眼,周身无害的气息瞬间变化,气度深沉如海,那双凤眸干净的留不下任何的影子。

    她的语调微微上挑,不再是以往的柔和婉转,反而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之感。

    她说:“看来冷凝月也来了。”

    左护法受她命令一直在无心崖保护容钰,容钰离开后便守在无心崖监视冷凝月,此时他出现在石桥涧,证明冷凝月定然也来了,毕竟左护法可没有胆量违背她的命令。

    左护法眼里划过一道流光,敬畏的说:“您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啊,轻而易举便能看透一切。”

    容娴稍稍露出个笑容,温如亲切。

    左护法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沉默以对。

    容娴语气平和道:“别害怕,我只是想跟你叙叙旧而已。”

    左护法:“……”那你别吓我啊!

    “无我。”容娴开口唤道,语气轻飘飘的落不到实处,缥缈而难测。

    左护法脸上的神色瞬间消失,他周身魔气一散,变得纯正而清澈,干净而圣洁。

    在这个时刻,他与容娴周身的气息竟然又一瞬间的重合。

    “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阿弥陀佛。”无我手腕上的佛珠落在手心。

    他手执佛珠站在那里,目光平静地与容娴对视,只听他淡淡地开口:“容施主,贫僧无我有礼。”

    容娴凤眸澄净恍如天空,她看着无我,幽幽叹道:“寒溪寺依旧在,你若想回去,便回去吧。”

    青衣男子站在原地,长发随意被木簪束缚,眉目微敛,出尘俊逸。

    他静静地看着容娴,平静的目光中又夹杂了一丝悲哀,“贫僧回不去了。”

    他停顿了一瞬,声音依旧淡淡的,似乎没有悲喜:“寒溪寺犹在,故人不再,贫僧已经入魔,走不出去了。”

    容娴轻声一笑,周身气息回暖,恍如春风吹拂大地,她笑得眉眼弯弯,圣洁又悲悯:“佛家有言: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只要你杀了心魔,便能走出来了。”

    无我看着她,漆黑如墨一般的眸中是一种难以撼动的平静,他轻轻开口,每一个字都像佛偈:“万物生灵,皆有其存在的道理,魔亦是如此。虽佛有怒目金刚,但贫僧却愿以己身度魔。”

    “是吗?”容娴走上前一步,与嘴角微弯的弧度完全不同的是那双如同深海般的眼神,轻柔的没有重量的语气,“无我,你只是不愿意走出来罢了,你的佛有没有告诉你,不愿得到救赎的灵魂如何能走出地狱?”

    无我抬头看向天空,仿佛看到了曾经大殿上宝相庄严的佛。

    随即,他目光坦然的看向容娴,语气平和的说:“贫僧早已背离了那高高在上的佛,坠入了无边无际的深渊。”

    因为贫僧心中有惦念至深的人,那人比佛更重要。

    最终,她死了。

    佛没有救她,也救不了她。

    容娴睫毛微颤,声音似是缅怀,似是悲哀:“堂姐不会回来了。无我,执念当断,不可深陷。”

    她虽不是好人,但也不愿意看着最后的故人沉沦黑暗,再也找不到曾经的面貌,她不愿意曾经那干净的记忆面目全非。

    无我对上她澄澈的凤眸,难得凝眸,那远端之上的佛似乎也在用悲悯的眼神看他。

    他说:“世人皆有执念,贫僧有,施主有,仙有,魔亦有。若执念能简单了断,便也不是执念了。”

    他忘不掉他的姑娘在见到他无意识笑出来时的痴迷深情,忘不掉他的姑娘送来一身新缝制的僧袍时那低头娇羞的红晕,忘不掉他的姑娘霸道的宣布他是她的,忘不掉他的姑娘每每在他做晚课时偷偷跑进来靠着她不停地询问:吾与佛,孰重。

    无我拨动着佛珠,这些年来无数次在梦中回到那个场景,他的姑娘一遍遍在他耳边问:吾与佛孰重?

    他轻轻揽着他的姑娘,斩钉截铁的告诉她:你比佛更重要。

    然后他的姑娘一脸娇羞,他们拜别了佛,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但梦始终是梦,现实永远都晚了。

    在他辞别了佛准备跟他心爱的姑娘白头到老时,他的姑娘离开了他,再也回不来了。

    佛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可是佛,弟子做不到。

    他紧紧捏着佛珠,轻声低喃:“阿弥陀佛。”

    容娴没有再劝,当年容氏一族的灭顶之灾毁掉的岂止是无我一人。

    她看着无我平静的眼底一抹黑气窜出,然后那周身干净的气息顿时染上了魔气,微微抿起的嘴角也扬起了戏谑的笑。

    “尊主可叙完旧了?”左护法道。

    容娴看着无我的心魔左护法,沉吟片刻,吩咐道:“已经叙完旧了,寒溪很快便会出现,你想办法将冷凝月引到寒溪面前让寒溪处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